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一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一节

农历二十九早上,一切准备就绪,三人出发了。

从青龙镇出发,坐船横渡莱河,跨过月田乡,沿着山路进去五公里,就到了鹅岭沟的入口。鹅岭沟风景秀丽,峰峦叠嶂。由于气候温和,雨量充沛,森林植被丰厚,天然溶洞、奇石异草遍布,大理石、重晶石等矿产资源丰富。

入口处是“莱市鹅岭化工公司”的重晶石生产基地,为湖南省的主要重晶石矿区。公司占地规模50000平方米。从远处看,八个金属大字高高地耸立在厂房的大门上,在太阳光下闪闪发光。

著名的鹅岭温泉风景区,有“华南第一泉”的称号,位于重晶石加工厂东侧,距莱河半公里处。古人对温泉洗浴的推崇与青睐,有唐代诗人白居易在《长恨歌》中描写杨贵妃出浴的诗为证,“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

鹅岭温泉是典型的硫酸盐泉,水温常年恒定为38-39℃,水质清澈。风景区占地面积34亩,泉眼密布,日流量2000立方米,而且久旱不涸,久雨不滥。客房,浴室,露天游泳池,会议室,卡拉OK舞厅等一应俱全。每年冬季来这儿泡温泉的游客络绎不绝。

如果把鹅岭化工公司和鹅岭温泉风景区比作“Y”形上方的两个分枝,则月田乡属于下方的主茎。从鹅岭沟延伸过来的断头崖,将化工厂与温泉风景区之间截断,化工公司往北有一条上山的小路,直通鹅岭沟的深处。

车子到达鹅岭重晶石化工厂门口就停了下来。

化工厂与小路之间锁着一扇笨重的大铁门,叫唤了很久,门卫才懒洋洋地从厂区里走出来,却极力阻挠他们上山,理由是冬季是林场的封山防火季节,任何人都不能上山。周子玟说只是到上面看看风景,拍几张风景照,仍然得不到同意,最后,只好亮明她是周子强的妹妹这一身份,门卫才让他们上了山。

从山脚到半山腰,路并不难走。半山腰海拔大约六百米,仰首向北望去,鹅岭沟云雾缭绕,山峦叠嶂。东边岩壁裸露,山势陡峭;西边树木密集,森林片片。在寒冷气流的侵袭下,叶子像鸟一样一片片地飞走。死寂的树干上,只剩下呼呼轰响的北风。三人沿着右侧山边又小又窄的路,朝着鹅岭沟的山顶小心前行。

上山之前,周子玟仍然忘不了将自己打扮一番。合身的针织衫款的连衣裙,V字领和裙摆上的蕾丝既增加了性感也添加了一种温和的柔美。另外再搭配一件灰色的小外套,小外套上有金属的双排扣,一双平跟长靴,这一切使她妩媚与娇俏并存。她不时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寒冷的空气中,让人感觉到一丝春意。

毕素文走在最前,苏星星跟在最后,两人各背着一个塞满物品的大袋子。周子玟提着一个数码相机,走在两人的中间。苏星星很想在周子玟那一扭一扭的屁股上踢一脚,他恨周子玟加重了他和毕素文的负担,也恨她在毕素文面前卖弄风骚。姐姐尸骨未寒,她就开始争夺姐姐在毕素文心中的那份爱。

前行不远,发现了第一个T形山沟,根据周子玟从她叔叔那里打听出来的路线,沿左侧前行,会再一次遇到一个T形口,此时会看到第一道石梯。上了石梯之后,再沿着右侧的山沟走。

走不多远,只见一小型瀑布飞流直下,积水形成了一个浅潭。三人顺山沟而行,继续走了几十米发现不对,沿着一条小路绕到小瀑布的上方,才找到了第二个石梯。鹅岭沟实际上是一条幽深的山峪。越往深处走,景色越优美。走在狭窄的路上,有着与世隔绝的苍凉。抬头望去,四周的山峰挡住了视线,只有一片蔚蓝的天空悬在头顶。

毕素文第一次真正领略到了“井底之蛙”的滋味。

之后的道路只有一条,别无他路。下午一点左右,他们到达一片岩石堆旁,穿过山谷向外张望,可以清晰地看见对面的山,像一只鹅矗立空中,引颈扬头,那就是鹅岭山。周子玟的体力消耗怠尽,脚步变得蜗牛一般缓慢,有好几次,差点摔倒了。当她身子快要歪倒的时候,总要尖叫一声。这样,毕素文就会及时伸出手拉她一把。苏星星跟在后面,心里很是窝火,觉得周子玟是在借机与毕素文亲近。所以,到了后来,周子玟一叫,他也不管周子玟愿不愿意,就上前握住周子玟的手,用力一拉。

“哎呀,痛死我了。”周子玟恼怒生气的时候,便是苏星星暗自开心的时候。在苏星星眼里,毕素文是属于他姐姐的,他不想看到周子玟去勾引毕素文。

走了一段路后,三人在一棵大树下清扫了一块小地方,坐下来一边休息喝水,一边吃些面包饼干类的食物充饥。

休息久了,剧烈运动产生的热量散尽,觉得有点冷了。对于前面的险该如何探,三人心中都没有数。他们都没来过这种地方,走下去会遇到什么情况谁都无法预料。进山的路线是周子玟描绘的概图,而这幅概图只是她从那个台湾叔叔的电话中听来的。她叔叔只告诉了她进山的路线,至于到了里面应当怎么走,她叔叔也不清楚。据周子玟说,她叔叔八十年代初来过一次,也是进到里面一无收获。

周子玟相信毕素文的这一举动是为了探险。依他家的经济情况,用不着到这种危险的地方来找宝藏,而使她神魂颠倒地跟进山来,完全是因为毕素文有一种吸引力,将她吸引了过来……毕素文身上有着一般男人身上所不具备的元素和探索未知的勇气。而苏星星则幻想着能发现一个宝藏,摇身一变哪怕能成为青龙镇的小富,冒一次险也值得了。至于毕素文,他其实只想弄清苏姗姗留下的那些符号的意义。就这样,三人各自怀着不同的目的,艰难地爬上了山。

休息了半小时后,三人决定继续向前走。走了十几分钟,突然发现来到一个“X”字路口。往左往右及往前都会走到尽头。尽头处的山岭十分陡峭,难以攀爬。因为怕走错,毕素文在走过的路上,用小刀在树干上留下记号。时间渐渐到了黄昏,光线越来越暗。毕素文打开手电筒,四处探寻出口,可是,再也无法找到继续前进的道路。

三人又疲又累,天更加黑了下来。周子玟整个人像垮了似的,步子越来越软弱无力,每走一小段路就要坐下来休息,大大影响了队伍行进的速度。苏星星敢怒不敢言,跟在后面拉长着脸,心里开始后悔来到这儿。

一天就要过去,三人依然在寻找着一条他们所希望的路口。最后,三人又折回到了“X”字交叉路口。

“瞎子洞到底在哪儿呢?”周子玟气喘吁吁地问道。

“这要问你呢?你不是来给我们当向导的吗?怎么问起我们来了?”苏星星没好气地回道。

“我看你才是十足的笨。要不是我在关键的地方指点一下,你现在还在半山腰上不知往哪里走呢。”

“哼,进山之前,你告诉我们不就得了。这样跟着我们来,受这种活罪,你到底安的什么心?”

“苏星星,闭起你的臭嘴。”周子玟说着,一脚踢将过去。苏星星闪身一躲,未曾料到脚被地上的枯树枝绊住,脚一歪,往一旁摔了下去。

苏星星摔下来滚到一棵大树下时,背部撞在裸露在外的老树根上,发出砰的一声。

“噢?这声音有些不对。”苏星星顺着树根,钻进一人深的荆丛,扒开地面上的杂草和枯叶,竟露出一块石板,使尽力气搬开石板,竟意外地发现下面有个极为隐秘的洞口。

“快来看呀,我找到山洞了。”苏星星大叫道。

苏星星顺着树根刨的时候就引起了毕素文的注意,所以当苏星星喊叫的时候,他已到达了洞口。这时,苏星星正探头往洞里看。

忽然洞内传来一阵巨响,紧接着一股巨大的黄色烟雾从洞底喷射而出。

“小心。”毕素文冲上前将苏星星推倒在一边,但他自己却由于用力过猛,跌进洞内。

烟雾很快消失了。苏星星取出手电筒朝洞内一望,里面一片漆黑,悄无声响。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