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节

“完了,毕哥哥完了。”苏星星一屁股坐在地上,仰天叹道。

吓呆了的周子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顿时慌了,道:“这下怎么办呢?”

“哼,都怪你!”

“毕大哥明明是因为救你才摔下去的,没想到你反过来咬我一口。”周子玟气恼地从地上捡起一根棍子,举起来就向苏星星的头上劈去。

苏星星闪身一躲。

“你还不快点下去救人!”周子玟跺着脚叫道。

苏星星生气地把背袋甩在地上,取出几根绳子在洞口边结了一张网,将四角固定在周围的大树、巨石上,安上升降装置,再把下降的绳子从网的中央伸到洞中,以保证下降时身体不与洞壁碰撞,然后在身上系了保护带,背上一个小型氧气筒,一手拿着手电筒,一手拿着一把长砍刀,躬身钻进网中。这些知识都是毕素文临出发前教给他的,如果遇到山洞,就用这种方法探险。现在,他只能硬着头皮下去了。如果找不到毕素文,就这样回家,他肯定会被爸爸轰出家门。而且,周子玟一向瞧不起他,在这种时候,要是不表现一下自己,传出去这张脸也丢不起。

周子玟慢慢将苏星星放下去。夜已经全黑了下来,地面上只剩下了她一个人,四周只有嗖嗖的北风在吹,吹得树枝啪啪作响。周子玟浑身颤抖着,生怕旁边钻出一只怪物,将她活生生地吞了。

死一般的寂静加重了周子玟的恐惧,她不禁嘤嘤地哭了起来。许久许久,她感到绳子动了一下,又动了一下,接着又动了一下。这是苏星星发出的上升的信号。周子玟使出吃奶的力气把他拉了起来。当苏星星上到洞口时,周子玟只觉得两只胳膊快要断了。

“完了,我找遍了下面的山洞,全是白森森的尸骨,但就是找不到毕哥哥。”说罢,苏星星哭出声来。

“苏星星,不要哭了,你用几滴假惺惺的眼泪骗谁呢?”周子玟鄙夷地冷笑道。

“你说什么?”苏星星瞪着一双发红的眼睛。

“我看你压根儿就没下到洞底去找。”周子玟回道,“要是你真的认真去找,怎么会找不到人呢?”

“我真的没找到毕哥哥。”周子玟的怀疑让苏星星很是生气。

“毕大哥明明是从洞口掉下去的,难不成还能飞走了?”

“子玟姐姐,我说的是真的,我可以赌咒发誓……”

“得了,我可不想听你这些低级无趣的话。”周子玟打断道,“就是毕大哥摔死在洞底,你也应该见到他的尸体才对,难道你什么也没看到吗?”

“我真的什么也没看到,事实就是这样,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苏星星涨红着脸辩解道,“我是一直下到洞底,又在洞内搜寻了一会儿的。你要知道在黑漆漆的洞内,踩着满地尸骨找人的感觉有多恐怖。要不是我怕回家挨我爸的骂,我早逃出山洞了。我的心到现在还在怦怦地跳个不停,不信,你摸摸看。”说着,苏星星就要解开胸前的衣服。

“苏星星,我服你了,别为了取得别人的信任就不顾自己的尊严,你好不好意思?”

“你若不信,自己下去寻,好不好?”苏星星使出了最后一招。

果然,周子玟迟疑了一会儿,说道:“既然这样,我们下山吧!”

收拾好了东西,两人开始往山下走。可是,又累又饿,两人最终只能在山上过夜。由于周子玟的睡袋放在毕素文的袋子里,两人只有一个睡袋了。

“你睡吧,我不困。”苏星星说罢,从袋子里取出睡袋给了周子玟。

“我们轮流睡吧!”周子玟实在太困了,说完就钻进睡袋里睡了起来。半夜,周子玟的膀胱胀得难受,爬出来蹲在一边解了小便。扭头一看,只见黑暗中,苏星星蹲在那儿缩成了一团,身子冷得直发抖,不停地在嘴边哈着手指。她心里一动,走过去,一把从后面抱住苏星星,道:“来吧,我们一起睡睡袋。”

“不不不。”苏星星还想说什么,被周子玟捂住了嘴巴,拖进睡袋。温暖柔软的身体靠着他,融化了他的心。一种从来没有的舒服感涌遍了全身,他再也不挣扎了。

周子玟很快进入了梦乡。她双手抱住苏星星的脖颈,头枕在他的手臂上,睡得那么安详,那么香甜,竟然发出轻微快意的鼾声。那对圆鼓鼓的,发育得像刚烘出来的面包似的乳房,顶在他的胸前,软软的、暖暖的,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宛如一阵阵袭过来的脉冲电流,引起苏星星体内阵阵颤栗。尽管隔着衣物,苏星星仍然能感觉得到周子玟柔软而富有弹性的肉体,如同燃烧的火焰般能烧痛他的手指。

黑暗中,苏星星的脸红了,心跳加速了,像落在一片汪洋大海之中,潮水快要把他淹没。苏星星做梦也没想到,之前那么讨厌的周子玟,此刻,她的体香,不,她的肉香,是如此的让人迷恋。

可怜的苏星星,此时体内像烧着了一股巨大的火焰,万分痛苦和难受。

他真想把周子玟一把搂进怀里,紧紧地……

有几次他将手轻轻地放在了周子玟的胸前,甚至滑到了她的裤带处,只要他稍稍拨弄一下,那裤带就会滑落……可是最终他放弃了继续的动作。夜,是那么黑,苏星星的心是那么乱。“我不能趁人之危”。苏星星想道。

于是,他将手伸进自已的裤裆,轻轻地摩挲着发烧的下身。大约十分钟后,有股液体从体内一跃而出,一种淋漓尽致的舒畅涌向全身。瞬间,苏星星平静了,那种不安的躁动奇迹般地消失了。之后,他带着满足的神情悄然入睡。

“起来,起来。”苏星星醒来时,太阳已蹿上山顶老高,周子玟正气呼呼地站在一旁,用脚狠狠地踢着他的屁股。

“疼死我了,你能不能轻点?小魔女。”苏星星摸了摸疼痛的部位,叫道。

“什么?你又叫我小魔女?”周子玟气恼得将睡袋一推,苏星星一骨碌从里面滚了出来,头撞在一块石头上,一丝鲜血立时流了出来。

“子玟姐姐,你能不能温柔一点?我们的关系到了这种地步,你还要对我这样凶?”

“谁和你有关系了?”周子玟气得七窍生烟,走过去用手指扯起苏星星的一只耳朵。

“我们睡都睡了……”苏星星从嘴里哼哼着说。

“住嘴,苏星星,不许你胡说。”周子玟松开手,大声吼道:“我昨晚是看在你可怜的份上,让你钻进来的。没想到你占了大便宜,还要胡说八道。我警告你,到了山下以后,只要你把我们昨晚的事说出去半句,我就割了你的舌头,听明白了没有?”

“明白了。”苏星星用手护住两只耳朵。

“出了此山,大路朝天,各走各边。从此,我们互不认识。”

“子玟姐姐,你这样说就不对了,明明青龙镇的人都知道我们认识,突然之间我和你又变成了互不认识的人,这不是明摆着让人家往歪处想吗?”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苏星星一句回一句的态度令周子玟甚是恼火。

“山上的事我不说就是,但是我有个小小的要求,我以前欠你的钱就一笔勾销了吧,毕竟一夜夫妻百……”

苏星星话音未落,周子玟一记耳光甩在他的脸上,“谁和你夫妻?”

苏星星捂着火辣辣的脸,哭丧着说:“少奶奶,你别折腾我了,你以后叫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还不行?”

其实,他心里乐开了花,这债,只怕她以后再也不好意思开口要了。

“哼,这可是你说的。”

“当然。”苏星星拍了拍胸脯,“男子汉说话算数,决无戏言。”

“如果毕大哥真的出了事,我们回去怎么办?”周子玟提出了苏星星也一直在想的问题。

“是呵,明明我们是三个人上山的,结果回来就少了一个人。”苏星星哭丧着脸,蹲在地上,“我怎么回去向爸爸妈妈交差呵?”

“我们报警吧!”周子玟拿出手机就要拨号。

“等等,不能报警。”苏星星说道,“要是警察没找到尸体,说是我们杀了人,把尸体藏起来了怎么办?”

“既然这样,我们不如先下山躲一两天,如果毕大哥还活着,说不定会从山上的另一个地方出来。如果出了事,只能叫警察帮着去找了。”

“好吧,到了山下以后,我先回青龙镇打听;你暂时待在月田乡,一有消息我就通知你。”

两人商定后,这才慢慢地沿着原来上山的路往山下走。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