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节

毕素文掉下去的时候,如同掉入了黑暗的深渊。开始的一刹那,意识和思想都飞离了躯体,他宛如一具毫无生命的木头,一头栽了下去。一股浓烈的刺激性气味扑鼻而来,令人窒息的空气,立即使他恢复了清醒的意识。

洞内危险!毕素文在心里绝望地呼喊着。

随后,他的屁股重重地撞在了洞壁上。这一撞,不但使他下落的方向发生了轻微的改变,同时也减缓了他下落的速度。他的手触到洞壁上一个不是非常坚硬的突出物,本能地一把紧紧地抓住,不让自己的身体继续往下掉。当他的脚靠着洞壁之后,墙壁被他当做一个用力的支点,使劲往上一蹬。可是,当他的大半个身子好不容易蹭上突出物时,不料这个突出物竟然是活动的,往另一个方向一翻,他整个人又头朝下栽了下去。

啪地一声,毕素文重重地摔在了地上。随即,一阵清新的空气,挟带着深深的寒意飘进他的鼻孔。

像跌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毕素文毫发无损。当他意识到身下是一块草地后,便迅速站了起来。

野外,已经到了野外。毕素文心里一阵狂喜,这意味着他已经脱离了掉入洞底的危险。

之后,他解下身上的袋子,拿出手电筒,朝四周照了照,发现果然是在野外,这是个很小但又很深的山谷,四面都是很高很陡的山壁,无路通向外界。山谷内一些杯盘碗盏的碎片和烧过的木头竹片,仿佛在述说着当年人声鼎沸的景象。看来,这就是当年土匪留下的生活痕迹。

不知苏星星和周子玟他们现在怎么了样?会下到洞内找他吗?当他要从衣服口袋里拿出手机与他们取得联系时,才发现手机不见了。手机什么时候掉的,掉在了什么地方,他全然没有一点印象了。

毕素文用手电筒照亮他刚才摔落的洞口,发现这是石块和木块共同构筑的一个活动机关。木块不动时,刚好遮住了洞口。木块表面微微烧焦后涂上一层外观颜色和洞壁一样的泥浆,这样当木块挡住洞口时,外人根本发现不了洞壁上隐藏着一个洞口。山谷到洞口,有一条很窄很陡的石梯,落满了枯枝和腐烂的树叶。

无疑,这儿的山谷是当年土匪的栖身之处。后来,他们发生了什么呢?还有,他们真的有宝藏吗?山谷几乎没有隐蔽的地方,显然不适合藏宝。

怎么办?爬回去找苏星星他们吗?万一那木块将他翻入洞内怎么办呢?他想起刚才掉入洞内的时候冒烟的情景,再联想到有关土匪的传说,他可以断定土匪全部死在洞内的。

又累又饿又困,他极度需要休息,养精蓄锐以准备明天的活动。至于苏星星和周子玟两人,估计一时找不着他,也不会无休无止地找下去……爬了一天的山,早把他们累得散了架。他们也非常疲倦和劳累,同样需要休息。

想到这里,毕素文吃了一些东西,找到了一个平整的地方,钻进睡袋,开始睡觉。

第二天,天刚刚亮,毕素文就钻出睡袋。在白昼的光线下,山谷的概貌一目了然,此时可以看到,山谷实质上像是个V形的坑。

毕素文开始四处寻找,看有没有别的小路能从这个山谷走出去。

当所有的地方找遍之后,毕素文最后来到了一块大岩石的背后。离地面约1.5米高的岩石处有一个小小的缝隙。毕素文找来一块石头,然后踩在石头上爬进这个缝隙,挤过一米远后,发现右边是个一人身宽的小洞,左下角有块孤立的石头。毕素文感到石头与周围的岩石不是一个整体,用手一推,果然石头能移动。他将石头推开,眼前出现了一个直径近一米宽的洞口。

毕素文略略思考了一下,从袋内取出氧气筒背上,再拿出手电筒朝里面照射,发现有一条石头砌的台阶一路延伸到洞底。而台阶上及洞内,布满了零散的尸骨,遍地狼藉。头骨、锁骨、髋骨、肋骨等等。尸骨下布满了许许多多的炭黑粉末及多孔的木炭,以及不易腐烂的随身物品。当年洞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人死后被烧?又没有见到焦黑的尸骨。是被熏而死?为何又有许多炭末?

毕素文沿着尸骨走下去,每下去一步,他的心会惊悚一下。走了一段路,体内涌出的巨大恐惧渐渐淡了下去,一股强烈的好奇心占了上风。他数了数,整整三十二具头骨。这意味着三十二条生命曾在这里一起消失,那些生命肯定曾在这里挣扎过。经过久远的年代、空气、水气以及大自然界其他元素的侵袭,山洞里的痕迹已被抚平,让人无法想象在这种生活环境、狭小的空间里,那些人是如何度过他们生命的最后时光的。

在洞内走了大约十多米,就到了尽头。毕素文的第一感觉就是山洞内不但潮气很重,而且很暖和,犹如开了空调一样令人舒适。这种地方,如果没有别的危险,且洞内有新鲜的空气进来,无疑为冬季绝佳的藏身之处。毕素文用手电筒照了照头顶上方,发现上方是个黑漆漆的山洞。手电筒的光照不到洞口,无法知道洞有多深。但可以肯定,如果没有外援的力量,他无法走出这个山洞。根据他移动的距离,完全可以推算出,当初要不是洞壁上的突出物将他意外地翻到洞外,他掉落的地方必定是他现在所站立的位置。摔下来的结果可想而知,即使不死也会重伤,还要面临着洞内的毒气和窒息般空气的侵袭,活着走出这个山洞的希望几乎为零。

毕素文下意识地颤抖了一下,紧接着他朝上面大喊道:“苏星星,周子玟。”可是,除了山洞的回音之外,就是死一般的寂静。喊了几句,觉得无济于事,便停了下来。他待了一会儿,感到害怕。万一氧气筒内的氧气用完,苏星星和周子玟又没及时发现他,他会面临无法继续待在洞内的困境。

洞内满地的尸骨,像无数只睁着眼睛的人头,让他内心生出新的恐惧。他小心地退出山洞,唯恐碰着了同类的骨头。忽然,他的脚踩空了,身子一跌,一只脚陷入一个狭小的洞口,卡在那儿动弹不得。他费尽力气拔出脚,用手电筒朝里一照,发现那种不好闻的气体正是从这里面冒出来的,而且夹杂着一股带有很大热量的水气。水气挡住了手电筒的光线,使得他无法看清小洞底下有什么。他明白了,之前的黄色烟雾就是从这里面冒出来的。气体中的成分很复杂,除了刺鼻的二氧化硫之外,还含有硫磺、水蒸气、一氧化碳、二氧化碳,这些混合着,形成了黄色的烟雾。

这种黄色烟雾恰恰是致命的。

现在,毕素文对传说中的土匪的死有了合理的解释:这山底下有股地热在活动,地底下的气体在地热作用下慢慢释放,贮存在某个封闭的空间里,一旦气体的压力超过周围环境所能承受的临界点,就会像火山爆发一样释放出来。而那些土匪,其中有两个可能对其他土匪起了杀意,一个晚上把他们悄悄地封闭在洞内,本想用火烟熏死他们,但是奇迹发生了,洞底下产生的黄色烟雾帮了他们。

所谓活着逃出山洞的两个土匪,其实他们本来就是想杀死其他土匪的凶手。

如果确实是这种情况,令毕素文感兴趣的是,那两个土匪又是如何逃出山洞的呢?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