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一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一节

为了不引起旁人注目,文婷选择大年三十的傍晚,趁黄昏大家都在家里吃团圆饭的时候,来到了青龙镇。

回到月湄湾庄后,文婷站在门前仰望着自家的房子,眼神显得很悲伤。这栋房子是爸爸妈妈十多年来用汗水和心血打拼下来的家产,三间正房,两间偏房,两层楼结构,青砖红瓦,瓷砖地板,装修中档,在当地算不上首屈一指,但相对那些低矮平房,也足以夺目生辉。为了这个家,爸爸天天摇船,从年头到年尾,从此岸到彼岸,永不知疲倦;妈妈则天天到青龙镇摆小吃摊,煎油饼、炸油条、煮米糕。两人节衣缩食,用日积月累的钱,供弟弟读完了高中,供她读上了大学。然后燕子衔泥般的,一点一滴地建成了这栋楼房。只因弟弟不太喜欢劳作,拖累了家里的经济状况,不然妈妈早在青龙镇租铺面开店了。

“我弟弟会被判死刑吗?”

“除非你能提出新的证据证明他无罪,否则做无罪辩护没有任何意义。我们要做的是,在不违背司法条文的基础上,尽量将量刑降到最低。”

“文婷小姐,你别激动。今天叫你来,主要是和你商量如何走好下一步,如何朝着对你弟弟有利的一面走。侦查工作结束后,估计不久你弟弟就会接到起诉书。到那时,只要你弟弟的杀人罪名已成定论,再反驳将没有实质性的意义了。”

文婷从贺律师那儿要了纸和笔,写道:

“什么?”王锦芝吃了一惊。

“妈妈,我想好了,我不读大学了。”

弟弟被捕、父亲去世,突如其来的双重打击,将文婷从身体到精神几乎彻底击垮了。犹如在风平浪静的水面上行驶着的小船,突然之间被抛翻在急流中的旋涡里,她扑腾着、挣扎着,不但要摆脱旋涡,还要奋力游向海岸。如果此时有船只从她身边经过,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伸出求救的双手。

“故意杀人是一项非常严重的犯罪行为,一般会被判死刑。但有些情况,是可以判死缓的,比如杀人的人有轻微的精神病,杀人后自首且有立功表现的,未成年人杀人,不是一个人作案、有共同犯的。但这些情况都不适合你弟弟。”贺晓拈脸色严峻地说道,“现在,我们认为哪些情况会对他有利呢?认定一时情绪失控的激情杀人、认罪态度好、没有前科劣迹、积极赔偿民事。这样,在起诉时请求法院酌情予以从轻处罚,我们就会有一定的把握。但是,所有这些,最重要的前提是,你弟弟的认罪态度要好。鉴于目前你弟弟拒不认罪的情形来看,前景很不乐观。”

“这是不可能,我弟弟绝不会那样做!”文婷哭道。

“妈,别哭,你一哭,我就心慌。你现在是我身后的支撑,面临这些困难,只有妈妈能帮我。我相信,我们家一定会渡过这个难关的。你也要相信婷儿,一定会把这些事处理好。”

“妈妈,我们把房子卖了吧!”文婷进屋后对妈妈说道。

“不行呵,女儿,这是一辈子的大事……”

姐,文婷

“妈,为了救弟弟,我想了很久。与其等法院下达民事赔偿判决,倒不如我们先主动找山妹家积极赔偿。虽然我们不知道要赔多少钱,但这样做至少可以表示我们的诚意。如果我们态度好,山妹家能对我们有微小的原谅,弟弟就可能不会被判死刑。”

“你的意思是要我们放弃为他做无罪辩护吗?”文婷一惊。

“婷儿,妈一切都听你的。只要你认为做得对,妈妈哪怕吃苦受罪,也不会说什么。妈妈和爸爸辛辛苦苦,还不是为了你们姐弟俩过上好日子吗?扬儿落到这般地步,虽然有他的责任,但我们不能见死不救。只是苦了你,婷儿。家里现在一贫如洗,你以后读大学怎么办呢?”王锦芝呜呜地哭了起来。

文婷明白了贺晓拈的话,于是当即说道:“这事我来办,只要能保住他的命,就让他暂时委屈一下。我马上写一封信,请你代转交给他。”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