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节

此时的青龙镇十分热闹,辞旧迎新的爆竹声此起彼伏地响着。车子上、渡船上扎着招财进宝的红花。码头边、洗衣台、石板路,都被冲洗得干干净净。家家户户的大人们都安安静静地坐在家里,围坐在摆满丰盛菜肴的桌子旁,端着酒,喝着茶,聊着一年来的困顿和疲惫,聊着对新一年的憧憬和期望;小孩子们穿着花花绿绿的新衣服,在路上追赶着、嬉闹着,神情是那么欢乐、那么开心。记得小时候有一年的春节,一个顽皮的男孩,将一个点燃的爆竹丢在她的脚下,弟弟表现得非常勇敢,及时地将爆竹捡起,丢回了那男孩的脚边。那男孩吓人不成,自己反被吓得哇哇大叫。那时,不管她遇到什么危险,总会有弟弟挡在她的前面,不会让她受到半点委屈。弟弟虽然比她小一岁,但是俨然像个大哥哥,时时刻刻护着她。

苏家大楼和文家一样,显得非常冷清,没有一丝往年过节的气氛,甚至连院内的电灯也没有拉亮。文婷在大门口站了很久,才鼓起勇气敲了敲门。她不知苏姗姗的父母会对她怎样,也不知她这样的行动对挽救弟弟有没有效果,但为了弟弟,她豁出去了。

门打开了,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妇女出来了,她就是苏姗姗的母亲刘玲英。刘玲英漠然地望着眼前神情悲伤的少女,痴呆的目光在她身上迟缓地挪移着,过了好一会儿,才从她嘴里吐出一句冷冰冰的话:“你是谁?有什么事吗?”

文婷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对不起,伯母,我代弟弟向你们请罪来了。”

从屋内闻声赶来的苏银潼走到门口,见文婷不停地磕着头,冷冷地说道:“我知道你爸爸是个老实人,你妈妈在青龙镇经常摆摊子,人也不错。可是,孩子,你这样做,就能挽回我女儿的生命吗?到底我女儿犯你弟弟什么了?她还那么年轻,就被他残忍地杀害了。”

刘玲英像从梦中醒过来一般似的,突然一把抓住文婷的头发,死命地将她的头往地上磕,“原来是你弟弟杀了我家山妹,天哪,你们赔我女儿来,赔我女儿来呵。我不要你赔罪,我只要我女儿,我只要她活着回来!”

文婷没有任何反抗,任凭刘玲英疯狂地发泄着。不一会儿,她头发披散开来,脑袋上有几处弄破了皮,流出的血沾满了她那张白净的脸。

“伯父伯母,我不想求得你们的谅解,我只希望在你们有生之年,让我做你们的女儿。我愿意代替苏姗姗,孝敬你们,服侍你们。”文婷在地上又连连磕了几下头。

“哼,你的嘴巴真会说,是不是想为你弟弟求情?”刘玲英不知是用尽力气了,还是不忍再对这个不作任何反抗的女孩子动手,放弃了撕扯,嘶着声音说道。

“不敢,我弟弟杀人,自然会受到法律的惩办。我只想代他向你们赎罪,向你们道歉,真诚地表示悔过,并不奢望能得到你们的谅解。”文婷再一次将头磕在地上,“真的对不起。”

“你弟弟怎么就那么狠心,要杀害我的女儿?你说呀!我女儿与他有什么深仇大恨?我不想看到你们家的人,快滚,滚得越远越好。”

刘玲英捶胸顿足地嚎啕着,上前再次扯住文婷的头发,往前一拖,一绺头发扯脱了,散落在地上。她还觉得不解气,又用脚尖踢文婷的后背,狠狠地踢。

“爸,妈,我回来了。”远处传来毕素文的声音。刘玲英这才停止殴打,和苏银潼一起走了过去。

刘玲英拉着毕素文的手说道:“素文,你们出去这么久,害得我们一直在担心,饿了吧?快进屋吃年饭。”

“星星呢?星星没回来吗?”毕素文感到不对,忙问道。

“怎么?他不是和你在一起吗?”刘玲英吃惊地问道。

“我在这儿呢!”苏星星从不远处的阴影中跳了出来。原来,他下山和周子玟分了手后,刚踏入青龙镇,就看到了毕素文的身影,苏星星别提有多高兴了。要不然,如果毕素文没有回来,他还不知该如何跟爸爸妈妈说清楚这件事呢。

“周子玟呢?”毕素文问道。

“糟了,周子玟报警去了,我赶快给她回个电话。”说着,苏星星给周子玟打了个电话,然后他又转向毕素文说道:“她说等会儿过来。”

“噢。这是谁?”毕素文这才注意到地上跪着一个女孩子,披头散发,脸上布满了伤痕和血迹。

“那个凶手的姐姐,说是来给我们家道歉。这个道歉太大了吧,山妹的一条命因为道歉就会回来吗?”刘玲英余恨未消地说道。

文婷艰难地站起来,低着头,向苏银潼夫妇、苏星星还有毕素文一一行了鞠躬礼。

“请你们相信,如果法院判决民事赔偿后,我会一分不少地赔给你们。没有钱,我会去借。”

“借不到呢?”苏星星问道。

“我会打欠条,我一定会还你们的。”

“打欠条?”苏星星冷笑道,“你以为我们会收你的欠条吗?”

“赔再多的钱有什么用呢?我不要钱,我只要我的女儿。”刘玲英大声喊道。

“对不起,事情发生了。我无法做到这一点,如果能用我的生命换回苏姗姗的话,就请你们把我的生命拿去吧。”文婷平静地站在那儿,像雕塑般一动也不动。

“我不但要把你弟弟判为死刑,也要你们家的人赔钱。”苏星星嚷嚷道。

“爸,妈,还有星星,我们进屋,今天是大年三十,我们吃顿团圆饭。”毕素文开口了,他很同情文婷的处境,但他不敢流露出他的思想。

苏星星,苏银潼还有刘玲英这才进屋去了。

趁这当口,毕素文从身上拿出一叠百元钞票,塞在文婷的手里,道:“还你的,快回家吧!”

文婷从中抽出一张,将其余的默默地退给了毕素文,然后转身往渡口方向走去。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