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节

毕素文多给文婷一些钱,是觉得她的处境的确令人同情。那满脸的污血,零乱的头发,冒着令人瑟缩的寒风跪伏在地上的情景,好像不是她弟弟杀了人,而是她杀了人。对于一个花季少女,一个有着灿烂前景的医科大学生,这需要莫大的勇气才能做到?本应在花丛中得到温馨与幸福的文婷,却因弟弟的犯罪被拖进了苦难无尽的泥沼。如果不是出于疼爱自己的弟弟,谁会愿意这样不顾尊严,任别人殴打和谩骂,甘愿受尽屈辱和白眼呢?这令他不能不动容。

目送文婷走了之后,毕素文正要进屋,忽然发现周子玟站在不远处,手里拿着一个手机,样式及型号与他丢失的一样。

周子玟微微一笑,走到他面前,将手机递给他,“毕大哥,给你。”

“是我的吗?”毕素文疑惑地道。

周子玟忍不住噗地笑了起来,道:“你自己的手机认不出来吗?”

毕素文接过手机,问道:“你怎么捡到的?”

“苏星星下到洞内找你的时候,我试图用手机拨打你的号码,结果发现在洞口边的草地里有手机响。我想,你掉进洞时,可能手机从你身上掉出来落到了洞外的草丛里。”周子玟顿了一顿,接着又说道:“刚才没打扰到你们吧?”

毕素文的脸唰地红了。他递钱给文婷的情景,周子玟一定看到了,如果这件事让苏姗姗的父母知道,一定会让他在苏家很难堪,毕竟他这样做的动机无法从口头上说清楚。万一被人误会成他对文婷产生了个人感情呢?

“毕大哥,你怎么从鹅岭山逃出来的?经历一定很有趣,是吧?”周子玟含情脉脉地望着毕素文。

“嗯……”周子玟大胆火辣的目光让毕素文显得不自在,他觉得现在说这些话很不适宜,“我……”

这时,苏星星跑了出来。

“子玟姐姐,你还不回去和家里人吃年饭呵……”苏星星可能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马上在自己嘴上轻轻地掌了一下,“对不起,我是说你自己也应当庆祝一下。”

周子玟气恼地瞪了苏星星一眼,向毕素文摆了摆手,道:“我走了,毕大哥,有机会再聊。”

苏星星在周子玟后面做了一个恶心的姿势,心里骂道:“哼,做梦去吧!毕大哥、毕大哥,毕大哥是你叫的吗?”

毕素文进了苏家大楼,吃了年夜饭,独自回到房内,刚刚坐下,苏星星跑了进来。

“毕大哥,周子玟好像对你有兴趣,你可要提防她,她是那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狐狸精。”

毕素文对于苏星星的话未置可否地一笑,问道:“你提到吃年饭时,她的神情好像不太对?”

“她一个人生活,没有家,去哪里吃年饭?”

“什么?”毕素文吃了一惊。

“她妈妈在断头崖自杀,她爸爸失踪,她和哥哥老死不相往来。”

“自杀?失踪?老死不相往来?”

“嗯,她一家对外人来说是个谜。有人说,进了鹅岭沟没有出来的人,其实就是她爸爸。”

进鹅岭沟没有出来?毕素文心里想道,如果真是这样,山上应该多出一个人的尸骨才对,既然在山上没发现第33具头盖骨,就意味着有两种情况:第一,从山上活着走出来了;第二,死在了山上其他地方。第一种情况,似乎不太可能,活着出来应该回家才对;如属第二种情况,那么尸骨到底在哪儿呢?难道山上还有更隐蔽的地方吗?

越是谜一样的问题越能激发毕素文的兴趣,但由于今年博士毕业,还有许多问题等着他去处理,他的寒假时间安排得非常紧,回广东和家人团聚两天就得马上返校;把导师交给他的课题任务完成后,还得马上准备他的博士生论文答辩;接下来就是找工作。原来打算毕业后到苏姗姗工作的城市随便找个单位,可苏姗姗的死让他一时没了主意。

湘南这边的事,只好等以后有时间再来解决。

初三一大早,毕素文带着苏星星,告别了依依不舍的苏银潼夫妇。他们在莱市东站刚刚下车,苏星星便指着横在车站出入口上方的一幅巨大的广告牌叫道:“毕哥哥,你看,小魔女会跳冰舞呢!”

毕素文开始一愣,当他看清招牌上写着“子玟冰舞会”时,才明白苏星星说的是怎么回事。

毕素文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离上火车还差三个小时。

“想看吗?”毕素文问苏星星。事实上,他也正想借这个机会了解一下周子玟。

苏星星本来有些讨厌周子玟,但一想到等火车的这段时间也很无聊,进冰舞会正好用来打发,于是点头答应了。

冰舞会在一个大型的滑冰场举行,里面的火爆程度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买票的人排着长长的队伍。苏星星立刻用电话联系到了周子玟,为他们弄到了两张梯形观众席位的关系票。

滑冰场是一个很长的椭圆形,分上下两层。上层为表演层,场上设置有许多形状不一的障碍物;下层为娱乐层,可同时容纳一千人在里面滑冰。楼层由透明材料制成,因而,站在滑冰场的任何位置都可以欣赏到滑冰者的姿势。周围布置了条形的观众席,并有充满活力的服务生溜着冰在其中穿梭,提供饮料或点心类的服务。

周子玟的打扮很特别,红色的短裙,黑色掐卡腰短衣,大腿及肚脐眼周围裸露的肌肤的尺寸恰到好处。头发扎成一束长长的马尾巴,从发梢往上,等距离分别绑着红黄蓝三种不同颜色的绸布,非常耀眼。脚踩四轮滑冰鞋,手上还套着两只小巧的三轮滑冰鞋。

周子玟以左脚跟顶住右脚内侧,成T字形站立,上身稍向前倾后飞速入场。很快,她那精湛的舞姿、娴熟的滑冰技巧,扣住了所有观众的心弦。在轻快曼妙的旋律下,周子玟时而前翻,时而后仰,时而金鸡独立,时而旋转,时而跳跃,时而倒立,时而蜻蜓点水般滑过种种障碍物。当她旋转身体时,身体成了高速旋转的陀螺,而甩在身后头发上的绸布,形成了极为美丽的三色同心圆。周子玟将各种各样惊险、复杂的技巧性动作发挥得淋漓尽致。那优美的弧线、轻盈的脚步、目不暇接的花样,令人眼花缭乱,叹为观止。自她一入场,滑冰场内的欢呼声、口哨声,便一直持续不断。

周子玟的表演刚结束,下层早就等候在入场口的众人蜂拥而入,开始了规模巨大的滑冰狂欢活动。

苏星星拉着毕素文退出滑冰场,开始朝火车站方向走去。走到离火车站不远处的一条街道时,一位个子不高的年轻人走了过来,对着毕素文问道:“请问,你是毕先生吗?”

“你是谁?”毕素文停下脚步,上下打量着面前的陌生人。

“有位先生要找你。”

“谁?”

“喏,你看,”年轻人指着树底下站着的人影说道,“就是站在那儿的先生。”

毕素文抬头一看,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人,背对着他,正靠在路旁一棵大树的树干上,视线盯着前方,离他不远的地方停着一辆黑色的小车。

“这……”毕素文有点犹豫。

“毕先生,人家听说你是化学方面的博士,专程来请教你一个化学问题,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

毕素文听到这么一说,便打消了心里的疑虑,走了过去。

毕素文走到那人面前,刚要说话,那人突然转过身来,用一块早就准备好的布捂住了他的嘴,停在那儿的小车车门迅速打开,钻出三个彪形大汉,走过来团团围住毕素文,挟持着他走到车边,把他推进了车后座。紧跟着,关上了车窗。

事情来得太突然了,毕素文的心乱作了一团。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