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节

“文小姐。”一个带着磁性的男低声飘了过来,好听又温柔。

文婷回头一看,原来是周子强走了过来。她在法庭上看到了周子强,他也在旁听。看来他一直在关心她的事,文婷心里不禁涌起一阵感动。

“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吗?”周子强柔声问道。

“谢谢。”文婷说道,“贺晓拈律师是你请来的吧?”

“举手之劳,无须挂齿。”周子强和文婷并肩而行,“我的公司由于贸易上的关系,经常有法律上的问题需要请教他,我知道你的情况后,就顺便向他提了一下。很遗憾,他没能帮上你什么忙。”

“你们已经帮了我不少,我感谢还来不及呢。”

“这段时间你瘦了许多,当心别把身体累垮了。”周子强关心地问道,“为了你弟弟的事没少操心吧?”

“这是做姐姐的责任。”文婷的眼睛里散发出淡淡的忧伤,“我不能看着弟弟被判死刑而不管。”

“你真是一个好姐姐。”周子强夸了一句,然后问道:“为了还清民事赔偿,听说你把家里的新房子卖了?”

文婷没有说话。

“能还清吗?”

“老实说,钱不够,还差十多万。”文婷回道。

“你打算怎么办?贷款还吗?”

“我倒是很想贷款,只怕银行不愿意呢,我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向银行抵押。”文婷苦笑了一下,用手拢了拢头发,“我想好了,决定辍学打工。为了弟弟,我愿意放弃目前的学业。”

“真是太可惜了,难道没有其他办法可想了吗?”

“会有什么好办法可想呢?”文婷脸上浮现了一丝无可奈何的表情,“这种事不可能指望别人能帮上什么……”

“要是我愿意帮助你呢?”

“你……”文婷吃了一惊,她没想到周子强会说出这种话。难道他对我有意思吗?不过,她马上否定了这种想法。以他现有的地位和条件,根本用不着找一个杀人犯的姐姐。

“做为一个好姐姐的榜样,你已经深深地打动了我。”周子强动情地说道,“我知道你是一位极为要强的女孩子,不会轻易接受别人的帮助,我说出这样的话,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我不会让你因为接受我的帮助而对我产生一丝愧疚和某种感恩的心理。”

“周经理的意思是……”

“我替你还清这笔民事赔偿款,条件是你来我公司上班,以后每个月在你的薪水里扣除一定比例的工资,这样你就不会产生心理负担,也不会有任何经济上的压力。如果你不愿意的话,也可以参照贷款买房的标准,公司贷款给你还债,本金连同利息一起从你在公司每月的工资里扣除,我们可以签订一份合同。怎么样?”

“可是,我到你们公司能做什么呢?”

“我办公室正好缺一名秘书,如果……”周子强的语气变得迟疑起来。

“这事让我回去好好想一想。”文婷回道。

“嗯,我等你回音。”

周子强走后,文婷久久地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周子强救她、和歹徒英勇奋战的形象,此时一古脑儿地全涌现在她的脑海里。她家遭受如此的剧变打击,要不是周子强在背后帮忙,她不知会比现在凄惨多少倍。

周子强提出这样的要求,她能拒绝吗?

可是,她的这一想法马上被后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所打断,回头一看,一位打扮非常入时的少女走到了她跟前。

“文婷小姐,你真有本事。”少女以一种非常不友好的口气说道。

“你是谁?”文婷以同样的口气回敬少女。

“我是周子强的妹妹周子玟,知道了吗?”少女略略提高了嗓门。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文婷知道周子玟的身份后,虽然不明白周子玟的态度为何如此不友好,但说话的口气转为婉转而有礼貌。

“我告诉你,你不要与我哥哥亲近。我哥哥是被你可怜的样子蒙住了双眼,他是世上最善良的男人,最容易被女人的眼泪所欺骗。”

“你在说什么呢?周子玟小姐。”

“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从刚才你看着我哥哥的那种依依不舍的样子,就知道你心中有什么想法。我告诉你,你最好不要想入非非,去打我哥哥的什么主意。”

周子玟的话像针一样扎进了文婷的心。

“谢谢你的指教,我知道我怎样做。”文婷回敬了一句,便脚步匆匆地离开了。

周子玟的一番话令她心情糟透了,她一口气走到蔡伦广场,选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坐了下来。

时而,她脑海里出现了周子强温文尔雅的形象;时而,她耳边响起周子玟尖酸刻薄的话语。她原以为,只要答应了周子强的条件,这一切就……

一个影子投射到了她的跟前。她抬起头一看,一个约莫五十多岁的高大中年人从她身旁走过,一头浓密粗硬的头发,在太阳光的照射下,泛着耀眼的光泽,络腮胡须几乎遮盖了整个下巴,腮帮处的胡须又黑又密,看起来充满了男子汉的阳刚之美。

过了大约不到五分钟,那位五十多岁的中年人站在蔡伦雕像前仰望了很久,才慢腾腾地往广场外走。

刚刚走到文化路边,不知怎么的,中年男子一头栽倒在地上,人事不省,身上掉出的1200元现金也散落了一地。

文婷见势不妙,立即跑了过去,用她以前跟一位在中医学院读书的同学学习的急救点穴法对中年男子进行了抢救。在中年男子的病情稳定之后,文婷又将散落一地的钞票全部捡起来,整理好放回中年男子的包里。

中年男子逐渐苏醒过来了。为了确保中年男子不出其他意外,文婷赶紧拨打了120急救电话,将中年男子送往莱市人民医院急救中心进行救治。

经检查,中年男子有高血压,伴有低血糖,突然晕倒是由于一时缺氧头晕而造成的。到了晚上7点多,中年人经过CT等检查,暂时没发现脑部有受伤的迹象,但需住院观察。

医生要联系中年男子的家属时,被他拒绝。

“我可以知道你叫什么名吗?”中年男子坐在病床上,看着文婷,眼神充满了和蔼可亲。

“做点好事算不了什么,不必留下姓名。”文婷回道,“看你现在的样子,我想你应该不会再有什么问题了。不过像你这种情况,以后外出一定要小心,最好是有人陪着,或者至少要让家人知道你去了什么地方。”

“我外出一般不会有什么大问题,身上一向带着药,今天出门时不知怎么的忘了这件事。”中年男子带着感激对她说道,“今天要不是遇到你,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遇到谁都会这样。”文婷说道,“我不能陪你了,你自己多保重,我得回家了。”

“等等。”中年男子从身上摸出一张看起来非常普通、毫不起眼的名片,又从上衣口袋掏出一支笔,龙飞凤舞般签了三个字:周金柱,然后递到她手里,道:“你以后遇到什么困难,可以按照上面的地址和电话找我。”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