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一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一节

还了毕素文的钱后,文婷身上只剩下两块钱的硬币,刚好只够坐一次公交车的车费。

为了凑够到滨海的路费,她把手机卖了,把自己那些比较时尚的漂亮衣服也卖了。现在,对她来说,每一分钱都非常重要。

照着表姐提供的路线,两个小时之后,文婷找到了餐馆。餐馆开在滨海大学医学院的对门,顾客多为医学院的学生和老师,三十多个平方的铺面,生意十分兴隆。

餐馆里正好缺一个洗碗工,就这样,文婷成了餐馆的临时冼碗工。

厨房的卫生实在令人不敢恭维。洗碗池一共有两个,右边池子里是放了洗洁精的水,从早到晚一个轮回,经常洗到一半就漂了厚厚一层油花,变得又酸又臭,难闻的味道令文婷作呕,但中途仍不能更换新鲜的自来水和洗洁精。表姐说,因为来这儿消费的顾客多为学生,饭菜价格不能定得太高,所以利润也薄,如果再不注意节约成本,饭馆随时会面临倒闭的危险。

左边水池的水龙头一直处于打开状态。洗的时候,先把脏碗在右边池里用布抹一下,过程充其量就是一秒,然后再把脏碗漂在左边的清水池冲大约三十秒。等清水池里的碗差不多堆满了,就得一个个沥干水分,搬到放碗的地方,这样就可以上桌了。

第一次洗碗的时候,文婷先用抹布将每个碗擦三遍,再放入清水池漂洗,直到碗壁没有一丝污渍。表姐看到之后,马上跑过来,说:“喂,你不要这样。不用洗那么多遍,这样洗碗的速度太慢,客人等得太久会生气,这样会影响餐店的生意。”

“可是,碗里还有油渍呀!”文婷望着碗壁上的油花,油花在灯光的照耀下,发出了五彩的光色。

“你别管啦,出外打工就得听老板的。”表姐说话的口气不仅不容辩驳,而且显得很专横,脸色也不好看。

文婷的工作除了洗碗之外,到了客人高峰期,还得冲到前线做服务生。餐馆生意不错,所以客人们吃完后的碗碟都得马上去洗。

晚上住在表姐给安排的一个狭小的出租房里。表姐有架袖珍收音机,她来之后,就送给了她。这样,每天晚上听听时事新闻,听听有关日常生活中饮食和保健方面的节目,心情得到了暂时的平静。

文婷一改以往大学生的娇媚百态,完全褪回到高考之前农村少女的憨厚形象。一条陈旧的牛仔裤,一件半旧的短袖花衣,像在二手市场讨价还价得来的货品,几乎天天穿在身上。她每天早起晚睡,忙碌不停,只要她一有空,表姐就会安排活给她做,使得她当初来这学厨艺的愿望落空。日复一日,像个机器人一样机械地干着活,其辛酸和劳苦,大概只有她自己能体会。

表姐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呢?小气,刻薄。

更为烦恼的是,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晚上打烊没什么客人的时候,表姐夫那双滴溜溜的眼睛老是盯着她的胸脯看。

不知不觉就这样干了一个月。

一天,文婷照例在洗碗池旁工作,当她用托盘端起洗好的十个碗,朝着碗柜走去时,慌乱之中跌了一跤。一记清脆的响声,十只碗全部掉在地上,碎片散落了一地。

“我来帮你。”

表姐夫从灶台边跑了过来,蹲下身子时顺便在她手上摸了一把,接着装模作样地帮着她收拾地上的碎片,还时不时地用手故意蹭一下文婷的手背。

为了表姐,文婷只好忍耐着。可是,这一切却被听到响声后走过来的表姐看到了。

“怎么回事?”表姐一把将文婷的头发扯了起来,声音非常不满。

“对不起,我不小心打碎的。”文婷小声地回道。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想勾引我老公。”表姐说着,啪的在她脸上打了一记耳光。

文婷忍着痛,不让泪水流出来,继续捡地上的碎片。

“滚,给我滚出去。”表姐指着门外,咆哮着,像匹发怒的母狼。

文婷低着头,从后门走了出去,再也控制不住,泪水流了出来。

文婷来到海滨长廊,坐在长条石椅上,失神地望向远方的海平面。

海滨长廊,是一座宽17米、长约2公里呈港湾带状的海堤公园。海面上鱼帆片片,沿堤绿树扶疏,不同形状的可爱石雕,点缀其中。倚在海边的栏杆上,清凉的海风轻轻吹来,夹杂着腥咸的气息。长廊上,很多老年人或散步,或跳舞,或喝茶,或棋牌,过着一种悠然自得的生活。

文婷的心像一艘远离海岸,漫无目的的小船,在浪涛中扑击着,浮沉着。到处是茫茫的大海,找不到栖息的港湾。

文婷想哭,但最终没有流出眼泪来。世界,从来都是强者的世界,绝不会因为弱者的眼泪而施加同情。

“小姐,买报纸吗?”一个学生模样的少年,手里拿着一份滨海都市报走了过来,“最后一份报纸了,帮帮忙吧!”

报纸上的一则招聘启事引起了她的注意,文婷什么也没说就买了下来。

一口爽饮品公司要在滨海建一个新厂,急需招聘大量的员工,企划部、销售部、开发部等各个部门都需要招人。可一看申请者应具备的条件,大学本科或以上学历(专业不限)的要求,文婷不禁有些泄气。她刚想扔下报纸,后面一条细小字体的附加文字说明又促使她拿了起来。上面写着:如果你不适合以上条件,但有独特的方法证明自己能胜任以上的任一岗位,经公司面试通过后,也可破格录用。

报名的手续很简单,从一口爽饮品公司人力资源部领个表,按要求填好表格中的内容,再寄给公司就可以了。当然,也可以从网上下载表格。但公司对填表有要求,不得打印,必须手写。

文婷为公司的饮料瓶装外观,设计了一个非常有创意的草图:一个翻山越岭的青年,头戴浅黄色草帽,趴在鹅岭山下,俯着身子,双手握成勺状,从石缝涌出的山泉中,捧起一窝清亮清亮的泉水,仰头大喝。长途跋涉后的疲劳,酷暑烈日下的焦渴,仿佛在一口泉水之中化为无影无踪。最后,文婷加上标题:“好爽。”

带着这张草图,文婷走进招聘公司的厂区。刚进厂门十几米远,遇到一位高中的女同学刘丽人。刘丽人是一口爽饮品公司的经理,正准备去公司办公室上班。读高中时,长得很帅的班长喜欢文婷,而刘丽人却喜欢这个班长。为此,两人还闹过一些不愉快。

“文婷?”刘丽人望见走进厂区大门的文婷,不由一怔,走过来问道,“你来这儿做什么?”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