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节

“我来求职。”文婷朝衣着华丽的刘丽人看了一眼,再看一看自己一身土里土气的打扮,心里有些后悔,竟忘了在来之前为自己买一套好看的衣服。

刘丽人听说了文扬杀人的事,但没想到文婷会停学打工。以前,班长就是因为喜欢文婷,对她不理不睬,并且说了一些使她伤心的话,她一直觉得有口恶气堵在心里。

刘丽人上上下下打量了文婷一番,鼻孔里发出哼的一声,“你不知道公司对学历有要求吗?”

“嗯,我知道。我想能不能通过破格录用的方式进厂?”

“是吗?你有什么特殊的才能?”刘丽人脸上现出不屑的神情。

文婷把她的作品从提着的塑料袋中拿了出来。

刘丽人一把抢过去,迅速看了一遍,然后皱着眉头道:“就凭这小孩子画的东西,你也想进这个公司?”说罢,将设计图纸揉成团,顺手丢进了路旁的垃圾箱内。

“你为什么扔我的东西?”文婷把设计图从垃圾箱里捡出来,拍了拍上面沾的尘土,再把图纸放在一块平整的地方小心地打开,用手掌把皱褶抚平。可是当她刚折好要放入袋子内时,没想到刘丽人又走了过来,一把从她手上抢过图纸,再次抛到地上。

“你为什么和我过不去?”文婷气愤已极,上前扯住刘丽人。

刘丽人狠狠一推,文婷就摔倒在地。文婷爬起身,恼怒地又冲了上去,立时,两人扭打在一起。

“保安,把这个女人拖出去。”刘丽人对着远处的保安大叫道。

文婷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冲上来的两个保安一左一右扯住双手,像拖一条狗般,将她扔到了大门外。

当文婷挣扎着要从地上爬起来时,一辆黑色的小车驶过来,停在了她面前。车子停下后,司机急忙打开后面的车门,座驾上下来一个眼光像鹰一般锐利的中年人,他正是曾晕倒在蔡伦广场上的周金柱。

“怎么回事?”周金柱走到文婷身边,询问保安。

“她由于学历不够,求职不成,就在厂内闹事,刘经理让我们推她出来的。”一位保安点头哈腰地解释道。

“嗯,知道了。”周金柱挥了挥手。

待两位保安走开后,周金柱将文婷扶着站起来,关切地问道:“姑娘,你没事吧?”

“我没事。”文婷拍了拍身上的灰。

“你想到哪个部门求职?”

“我……可以进这家公司吗?”文婷有些疑惑了。

“当然可以,你说吧。”

“其实我对饮料并不是很懂,只想要找一份工作而已。”文婷低声说道。

“听说你弟弟因为杀了人欠了别人十多万民事赔偿,是吗?”周金柱换了一种口气问道,脸色显得有些神秘。

“可这与我到公司应聘有什么关系?”

“确实没有关系。”周金柱继续说道,“如果你答应我一件事,你弟弟的民事赔偿我可以帮你还清。”

“还清?”文婷简直不敢相信周金柱会说出这句话。

“没错。”

“可是,你不先告诉我让我做什么事,我怎么能胡乱答应呢?”

“第一,不会教你杀人行凶,第二,不会让你出卖尊严。”周金柱说道,“这件事我不宜出面,才想到委托一个比较信任的人去做。我是从生意人的角度和你谈交易,你可以等考虑清楚后再回答我。”

如果答应周金柱这个条件,无疑,弟弟出狱时就不会有任何经济压力,思想负担也没有了。文婷想了一会,说道:“好的。”

“不过,我得继续观察你一段时间,直到你完全取得我的信任为止。在我交给你具体任务之前,你在销售部上班吧!”周金柱道,“你要记住,这是我们两人之间的秘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说完,他坐上车进了厂区。

文婷进厂后才知道,这家公司是毕素文的妹妹毕素芸和周金柱合股的企业。刘丽人开拓市场有些手段,颇得周金柱的赏识,于是周金柱将坐落在滨海市的一口爽分公司(又叫东滨饮品公司),交由刘丽人负责。毕素芸虽为副经理,但只负责销售部,在公司拥有的权限非常少。由于东滨饮品公司刚成立不久,生产线正在建设之中,销售部目前没正式对外招人。现有的销售工作,主要任务是从母公司调来饮品,再分发到各个地方的大商场和批发商。但母公司的饮品目前在粤东地区市场所占的份额不大,所以毕素芸的主要任务是拓展粤东的市场。

文婷工作的范围,则主要是根据网上或市场调查的大量资料和数据来分析公司饮品的口感度,如电解质成分种类及含量,果汁的配方比例,有无营养价值和某种医学保健功能,并做出对市场需求的分析和看法。

从大门进去不远,是东滨饮品公司环境优雅的花园式生产区。生产区的中间是洁净明亮的专用参观通道,由耐臭氧的彩钢板构建而成。透过通道两旁密封的玻璃窗口,一边可以看到现代化设备及制饮料的生产线,一边则可以看到无菌室内全自动清洗及灌装生产线。

一个月后,正值市领导打算前来视察新建好的生产线的日子。巨大的欢迎标语挂在公司大门的两旁,显得非常耀眼。

公司大门前有个圆形的花园,周围十多个水龙头喷着形态各异的水花,后来中间修了一座巨大的品牌宣传雕像。烈日下,一位年轻的男子,打着赤膊,头戴浅黄色草帽,豆粒大的汗珠从额头落下,他仰起脖颈,双手握住底部朝天的饮料瓶,那如饥似渴的形态被雕刻得栩栩如生。在他脸上浮现出一种解困后的深深满足,一种找到久违后的幸福的激动。夸张的表情,加上浓重的笔触颜色的渲染,只要你的视线接触到这幅作品,你的心里就会被它震憾。这个塑像,是文婷当初来参加招工面试的瓶装外观设计图,现在却成了刘丽人在人前大肆宣扬的得意之作。这件事文婷只有打落牙齿往肚里咽,没有人会相信这是她想出来的东西,因为没有人看到她画过这样的作品。当初设计图纸被刘丽人丢了之后,她就被保安拖出了大门,再回来捡那幅作品时,已不见了踪影。她以为是厂区的人当做垃圾处理了,没想到,居然被刘丽人利用了。

进了大门,往左边的大道,通向五层高的公司办公大楼。一条红红的地毯,从很远的距离延伸到了自动化开关的玻璃大门前。

销售部在一楼最显眼的位置,走进玻璃大门,就可以看到“销售部”三个惹眼的大字。

市领导要来参观的那天早上,文婷刚从外面进来,老远就瞧见玻璃大门口围着了一堆人,这与以往的清静极不相称。人群中毕素芸正与刘丽人在争论着什么,刘丽人显得非常激动。

原来,为了欢迎今天前来参观的领导,昨天晚上,刘丽人让文婷在大门前换上新地毯。可是,当今天早上大家上班的时候,却发现了地毯下边有许多大蛆。这不仅仅涉及到厂内的环境卫生问题,更重要的是,一旦让前来参观的领导知道,把这事捅到了外边,将给公司的声誉带来毁灭性的打击。因为事关重大,员工很快把这事报告了刘丽人。

谁都不相信这一厘米长的蛆在一夜之间长出来的。毕素芸在极力为文婷作着辩解,但在刘丽人的指责之下,却难以解释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

“地毯是你弄来的,你给大家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刘丽人双手叉着腰,气呼呼地责问着走过来的文婷。

“我不知道。我放了地毯之后,怎么会知道晚上发生了什么事呢?毕竟我不可能不睡觉守着它。”

“噢?你的意思是我栽赃了你?”刘丽人气得脸都快要发紫了。

“我可没有这个意思。可是,这明明是清洁工干的事,你为什么偏偏要吩咐我做呢?”文婷气愤地反问道。

自从她进公司以来,刘丽人总是吩咐她做这做那,把她当做一个佣人随时使唤,她早就憋了一肚子气。要不是毕素芸对她的重视,要不是想着弟弟的民事赔偿,她早就想拂袖而去。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