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节

毕素文的家位于广东省东南部的沿海城市,滨海市。滨海市可谓气候宜人,碧海蓝天,冬无严寒,夏无酷暑。一年四季阳光明媚,山青水绿。

毕素文博士毕业后到哪里工作,自然是家里人议论的中心话题。按父母的意思,当然希望他能回离家近点的广东;北京是他向往的城市,有机会在那儿拼搏也不错;出国也列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由于苏姗姗被害的疑团一直萦绕着他,让他心神不安,在没弄清真相之前,他找工作的意愿非常淡薄。

毕素文举棋不定的态度,得到了全家人的宽容和理解。大家都知道苏姗姗的事给了他不小的刺激和打击,所以有关他的毕业去向,大家不再提出这样那样的建议要求,由着他心情平静之后再行决定。

毕素文刚回到家,就接到妹妹毕素芸打来的电话,说她谈了一个湖南籍的男朋友,今天刚从湖南那边过来。她想请男朋友到湘西土家族人开的毛家湾酒店吃饭,届时要他一块参加。

毛家湾地处沃尔玛广场购物中心斜对面,两层楼,中等规模的酒店,里面布置优雅,用装饰漂亮的三合板隔开了许许多多的小区间。每个区间的席位数大小不等,可供顾客依据就餐人数多少自由选择。毕素文和同学以前吃过几次湘菜,给他印象最深的有三样菜:干锅脆皮豆腐,剁椒鱼头,酱板鸭。

毕素芸属于贤慧能干的女子,个子比较瘦小。她并不会刻意打扮自已,穿着非常随意。一大早毕素芸就和一位体形魁梧的青年男子坐在二楼的一个包间等着他。

通过妹妹的介绍,毕素文才知道,她的男朋友,叫王福平,在浙江大学读昆虫生物学博士,今年毕业,已联系好到滨海大学海洋生物研究所工作。玻璃与昆虫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为什么彼此陌生而相隔很远的两个人认识了呢?说起来有些奇怪,两人是从QQ上认识的。据说,王福平因为要到这边找工作,想向滨海大学的学生了解这边的情况。滨海大学的一个学生,也是毕素芸过去的一个同学,将QQ号转给了毕素芸,而QQ上面填着滨海大学一栏,毕素芸未能及时删掉,于是,王福平就把这个号加为好友。就这样,他们认识了。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但好像是谈了很久的老朋友。

由于毕素文和王福平同在杭州读博士,两人谈得甚是投机,自然聊起了彼此相关的专业和以后的求职问题。

“我导师去年申请了一个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课题,并为这个课题特地新开了一个专业,结果没招到一个博士生,害得我去年一年都在为他的课题打工。”王福平说道。

博士生和硕士生为自己的导师打工,这在高校很正常,毕素文也有过类似的经历。

“什么专业?”毕素文漫不经心地问道。

“法医昆虫学。”

“什么是法医昆虫学?”毕素芸插进来问道。

“法医昆虫学主要研究并解决司法实践中与昆虫有关的问题。根据昆虫学知识,可以对尸体的死亡时间、死亡地点、死亡原因及其他事实真相进行分析判断。具体来说,就是不同的地域空间,一般都有其特定的蝇种,因此在尸体上出现的蛆虫也会因为抛尸地点的不同而有变化。另外,从产卵到变成蛆虫,其生长周期有一定的规律性。法医昆虫学就是基于这些来判断是否发生了移尸或推断尸体的死亡时间。”

王福平的话令毕素文马上想到了苏姗姗尸体上的蝇虫,心里不禁微微一动,于是问道:“化学专业的学生能从事法医昆虫学的工作吗?”

“你想从事法医工作?”王福平有些惊讶。

“我想尝试。”毕素文回道。

毕素芸向王福平示意了一下眼色,意思是要他说服毕素文放弃这个想法。

王福平想了一下,慢条斯理地说道:“人生之路好比大海行舟,选择职业绝对是一件能完全改变你一生航向的事情,毕大哥一定要慎重再慎重。坦率地说,以世俗的目光,法医根本不是一个好职业。抛开尸体的血腥恶臭不提,社会地位和经济收入也远远不如医生,还居无定所,行无定时,甚至同行、家人都有可能很难理解你为什么要做法医。只有非常非常热爱法医这一行的人,才能抛弃所有的不如意,从内心获得对自己工作的满足感。”

“我明白你导师招不到博士生的原因了。昆虫与尸体都是令人讨厌的东西,女生一般会畏而远之,而男生选择了它,会担心学业无成反而造成自己狭窄的就业门路。”

“对,搞这种科学研究需要具备富于自我牺牲的精神,需要具备敢于面对现实的勇气。”

“可是,你扯这些与我刚才的问题有关吗?”毕素文问道。

“的确没有。”王福平歉意地笑了笑,“在凶杀案件中,被害者死亡时间(或死后间隔时间)的推断在刑事案件的侦破中有着重要意义。以往通常是根据尸体上昆虫的区系演替、形态变化及发育历期等。但这些指标有时难以真实地反映昆虫所处的生长发育阶段,如蝇类离食期幼虫的体长和形态变化均不明显,易造成推断误差。有人预测,昆虫生长发育过程中内在的有关生化物质组成一定与其含量呈某种规律的变化。若能揭示这种规律,即有望弥补以往推断指标的某些缺陷,这样也更易采用仪器进行规范地测定,减少人为误差。我国对这方面的研究起步较晚,现有的法医昆虫学研究大都建立在实验室水平,能用于刑事案件的技术微乎其微。而野外由于气候变化无常,影响因素众多,规律性更为复杂。因此,要将法医昆虫学的研究结果用于实际案件的侦破,困难不少。所以,不同学科的渗透和互补,能大大推动法医昆虫学的研究。据我所知,滨海大学有个著名的法医学教授想打破当前国内这种研究的现状,招化学专业的博士后进行与生化物质有联系的法医昆虫学研究。”

“嗯,这些问题能不能饭后再谈?”毕素芸将筷子不满意地在锅内扒动了一下。刚才王福平的侃侃而谈,丝毫没有增加她的好感,反而那些蝇,还有什么尸体,令她的胃内产生一阵轻微的痉挛,大大降低了她此时的食欲,本来非常美味可口的菜忽然间变了味似的,有点难以下咽。

毕素文和王福平同时哈哈大笑了起来。

“妹妹,不谈了,不谈了。”毕素文笑着对王福平举起酒杯,“来,喝酒,干杯。”

在王福平讲这些话的时候,毕素文心里已做了决定。他觉得这种具有挑战性的学科很适合他。

“哥,莫非你真的想从事这个?”毕素芸看着毕素文高兴的神情,心里猜着了七八分。

“嗯,我想试试。”毕素文说道,“关于这个决定,我希望能取得妹妹的支持。”

“可是,就算我没意见,爸爸妈妈会同意你这么做吗?”

“我想,只要我以后能做出成绩,相信会得到他们的理解的。”毕素文问道,“对了,苏星星现在表现怎样?”

“哥,你放心好啦。有我的调教,包管他走上正道。其实他不是很坏的人,身上有些坏毛病而已。贪小便宜、自私、不为别人着想等等,只要没有让它发芽成长的土壤,自然就会消失。”

“我果然没看错人。”毕素文笑道,“把苏星星交给你,我真的很放心。”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