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一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一节

文婷回到出租房后,躺在床上睡了整整一天,思想上做着要不要离开一口爽公司的斗争。就这样走了,正中刘丽人的下怀;不走,即使这次风波平息,刘丽人以后还是会找机会给她穿小鞋。

权衡利弊后,文婷最终决定离开这个地方。

到了第二天早上,她收拾好床上的东西,塞进身旁一个小小的行李箱内。可是,当她打开衣柜时,又想起了周金柱,想起了她和他之间的那个约定。正当她犹豫时,毕素文跨进门来。

文婷住的地方很简陋,房子很旧,大约十来平米。墙壁四周都贴着花花绿绿的画报,使得房间看起来有点亮眼。

“你怎么进来的?”文婷吃了一惊。

“门不是打开的吗?”毕素文微笑着说。

“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儿?”文婷问了一句,又低头忙碌着收拾物品。

“我妹妹告诉我的。”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文婷仍然没有抬头。

“关于蛆虫的事,公司已查清了,与你无关。”

原来,苏星星因为文扬害死了苏姗姗,连带着对文婷一直怀恨在心。刘丽人利用这点,唆使苏星星从厂区外面拿进一只生了蛆的老鼠,放在二楼的一个空房间里,打算在领导参观工厂之前将死老鼠弄到大门前的地毯下,然后刘丽人派人来检查,用这个借口将文婷解雇。没想到,那晚蛆虫刚好到了成蛹期,要找一个化蛹的场所,于是一夜之间从老鼠尸体上转移到了地毯下(蛆怕光)。

听完毕素文的说明之后,文婷思忖了半晌,“这样也好,我走得也清白。”

“不,你不能走。”

“为什么?”文婷放下手里的东西,怔怔地望着毕素文,“你凭什么这样要求我?”

“毕素芸需要你,她很想在饮料行业杀出她的一片天地。”

“她太高看我了吧?像我这样的人比比皆是。”

“文婷,回不回公司这事由你决定,我不想为妹妹说太多。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你去任何一个新的地方,都得从头开始。如果有能和你同甘共苦,且志同道合的朋友和知己,至少对你将来的事业有益而无害,不是吗?”

“我看你来这里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你妹妹做说客吧?”

“没错,我的确还有别的事找你。”

文婷把行李箱拉好,提在手上。

“文婷,你要到哪里去?”

“你管不着。”文婷跨出房门。

毕素文从后面一把扯住她,“文婷,你听我说……”

“你不要理我,我是杀人犯的姐姐……”

“文婷你别这样,你弟弟杀了人与你有什么关系……”

“我弟弟不是杀人犯,他不是杀人犯,他说过他没有杀人!”文婷说完,丢下行李箱,扑在床上,放声大哭起来,身子剧烈地抖动着,哭得那么伤心,那么悲痛。

“你说的我相信,可是别人会相信吗?法律讲究证据,你拿什么来说服别人相信你弟弟没杀人呢?”

“我相信我弟弟说的,他就是没有杀人。他是我的弟弟,我最了解,我相信他不会对我撒谎。”文婷用拳头捶打着床板,眼泪不断地流了出来,“为什么要让我弟弟受那么多苦?他究竟得罪了什么人?”

“请你看着我。”毕素文抓着文婷的臂膀,将她的身子扭过来,朝向他,“你知道吗?我正是因为你弟弟的事才来找你的。”

“因为我弟弟的事找我?”文婷止住了哭。

毕素文点了点头,“没错,我想查清事情的真相。从一开始,我就对此事发生的合理性产生了怀疑。”

“可是,我查过,所有的证据对他都不利。”

“你知道解剖那天我在苏姗姗的尸体上看到了什么吗?”

“看到了什么?”

“一种蝇类产下的蛆虫。”

“不可能,冬天怎么会有蝇呢?”

“笼统地说冬天是不科学的,蝇类的生活与气温还有环境的潮湿度都有关,而且不同的蝇种的生活习性也不一样。”

“可是,这能说明什么问题呢?”

“如果能找出确凿的证据,你弟弟就有无罪释放的可能。”

“真的吗?”

“但是,得等些日子,我需要做详细的调查和实验,目前还没有具有足够说服力的实验数据。”

“那么,我能帮些什么呢?”

“什么都不需要你帮,你安心为我妹妹弄好公司就行。我妹妹事业心太强了,她简直把这个公司当做生命。”

毕素文诚挚的态度,终于打动了文婷。

当她回到一口爽公司上班时,被周金柱一个电话叫到了办公室。

文婷进来之后,周金柱什么也没说,首先递给她一份莱市日报。

文婷在报纸上瞧了一眼之后,除了头版头条“缔结友好城市二十年,莱市岐阜共建乐鹅园”算是莱市的重大新闻之外,其他大多是转载的内容,或是对本地领导们歌功颂德的新闻,根本不值一看。

所谓乐鹅园,就是计划将鹅岭沟、鸟岛以及“华南第一泉”围成一个三角区,开发成集探险、赏鸟、泡泉为一体的国际旅游胜地。莱市政府早有此雄心,只因资金困顿,才使这一计划迟迟未能付诸行动。最能让游客心动的恐怕就是酝酿中的二大景点:在鹅岭山南岭的大峡谷打造国内独一无二的“死亡谷”,在北岭的秋云庄和大峡谷的上方建成一个太空探险电动飞船,在鹅岭沟山上通往鸟岛之间铺设一条“索魂道”。报道说,中日双方就共同投资达成共识,将于明年六月破土动工,第一期工程投资2000万元。与此同时,莱市届时将举行一次盛大的“鹅岭之夏”中日友好文化旅游节。

“周董事长,您是不是对旅游节感兴趣?”文婷揣摸着问道。

“来自全国各地的团体将被邀请在那儿举行野外活动,对一口爽公司来说,这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商业宣传时机。参与这次活动,不单是一次简单的产品促销活动,对扩大一口爽产品的知名度,提升品牌形象,有着无法估量的潜在意义,我怎能不重视呢?”周金柱朝对面的座位一指,示意文婷坐下来,“公司明年要到莱市搞一次大型的新产品推销会,我希望到那儿的各地游客都能喝到你们全新包装的新饮品。”

“我会更加努力地为公司工作。”文婷想,周金柱找她来,一定不会只仅仅限于谈公司里的事。

“关于蛆虫这件事,我从毕素芸那儿得知了详细的事情经过。”周金柱像一位父亲,慈祥的眼光看着文婷,语气充满着亲切,“我代表公司向你表示道歉。”

“谢谢周董的厚爱。”文婷接过周金柱递过来的热茶。周金柱诚恳的态度,让她觉得刘丽人的侮辱不再重要。

“关于刘丽人的情况我调查过了。”周金柱换用一种凝重的口气说道,“不仅仅蛆虫一事,公司门口边的塑像本是你的创意,也被她盗用。鉴于她的恶劣做法,董事会将对她做出降职处理,并向员工们发布了新的任命通知书,刘丽人的位置交给毕素芸,你接替毕素芸的位置。”

“我?”文婷显得有些吃惊,“我恐怕不能胜任……”

周金柱摆了摆手,从抽屉的一个牛皮纸包内取出一张很旧、已经泛黄的相片。上面是两个中年人的合影,一个是国民党军人,另一个是农民,穿着只有解放前才有的那种旧棉袄。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