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节

“你知道相片上的人是谁吗?”周金柱指着相片中的人问。文婷摇了摇头。

“穿着国民党军装的是我父亲,另一个是你爷爷文心田。”

爷爷?文婷自出生就没有见过爷爷是什么样子,今天是第一次看到照片,不免感到很吃惊,还有些怀疑。爸爸从来不谈爷爷的事,妈妈私下告诉过她,爷爷是土匪,作为土匪的儿子,爸爸在解放初期受尽了白眼和苦头。至于爷爷其他的事,妈妈也不太清楚,因为在妈妈嫁过来之前,爷爷就不在世了。今天,周金柱突然提到爷爷,还拿出了当年爷爷的照片,令她十分好奇。过了许久,她若有所思地说道,“我好像听说过,就是因为这张照片,爷爷才被当做与国民党特务有联系的反动派,‘三反五反’运动时被抓去批斗,被迫跪在碎玻璃片上。当时我爷爷始终不承认有罪,后来就跳河自杀了。加上爷爷手上也没有什么土地,所以我家的成分当时划到了贫农,分到了一些田地。”

“你想了解这张照片的来历吗?”

文婷点了点头。

“这事还得从1944年的衡阳保卫战说起。”周金柱的语调变得沉重而迟缓,“衡阳保卫战失败后,我父亲奉莱县县长的命令,去说服驻扎在鹅岭沟一带的土匪头子周云清参加游击队抗日,不要扰乱百姓。

“周云清是鹅岭沟有名的土匪头子,带领手下的人,打着劫富济贫替天行道的旗号,劫镖盗墓,绑有钱人的肉票,洗劫钱庄等。县里几次要捉拿他,均无果而归。此人身强力壮,学了些拳棍,在鹅岭沟方圆几十里到处收徒传艺,很有势力。他们不占山筑寨,也不竖旗称王,个个练得一身硬功,传说能飞檐走壁,来去无踪。这些人平时照常在地里干活,一有号令就马上集结,他的队伍不欺凌穷人,在鹅岭沟一带颇得人心,甚至许多年轻力壮的青年,自愿跟他上山当土匪。但周云清有条不成文的铁律,手下人数从不超过33人,必须个个武艺高强,不畏生死。

“邻县一个个沦陷后,加强莱县抗日的力量显得非常迫切。县长从大局出发,不计前嫌,想劝降他们,组成一支保安大队。当时我父亲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奉命前去说服周云清的。

“周云清虽然没有文化,但极重义气,说话算数。经过两天的考虑后,父亲找来了周云清的一个亲戚,也就是你的爷爷文心田,叫他帮忙一起劝说周云清。父亲由文心田带路,找了好几个地方,才在鹅岭山下的一个小旅店找到他。见到我父亲,周云清觉得非常意外。当他得知父亲是独自一人前来的,反而产生了一种敬佩。父亲开门见山地说明来意,要他带领手下组成一支抗日游击队。结果他不买账,认为成了县长的手下会坏了他的名声。不管父亲和文心田怎么劝说,周云清始终不肯让步。最后,父亲气恼地抽出手枪往桌上一拍,决定捉拿周云清去见县长。”

说到这里,周金柱点燃了一枝烟,狠狠地吸了一口。

“周云清虽然身强力壮,但毕竟没有受过专门训练,身法手法都不如父亲,在搏斗中很快便处于下风。于是,周云清跳出大门,向鹅岭沟处的山崖跑去。父亲提着枪向周云清追去。周云清跑到一个崖边,一跃跳下了五、六米高的山崖。父亲一横心,也跳了下去,正好落在刚爬起来的周云清身上,两个人滚在了一起。父亲起身用左手抓住周云清的胳膊,右手用枪顶着他的脑袋,说你再跑我就打死你。周云清对死倒不在乎,但对父亲敢跳下山崖捉他表示敬意,他说,他愿听命于父亲,但不愿听命于县长。父亲为这事考虑了很久,为了抗日大局着想,便先答应了他的要求,准备回到县城再作打算。

“在父亲去找他之前,周云清及手下正在召开一年一度的欢庆宴会,得到县长会派部队过来围攻的假情报,便将三十多个手下都撤到了鹅岭沟一个非常隐密的地方。当周云清带着父亲到了那里,才知道在自己下山时,山上发生了一场大灾难,32个土匪全部死在了里面。望着洞内全是兄弟们的尸体,周云清当场嚎啕大哭。但随后周云清清点尸体时,却发现少了一具。”

说着,周金柱点燃了一支香烟,那凝思的神情,思维仿佛回去了那久远的年代。

文婷现在明白爸爸为什么不愿意谈论爷爷过去的事了,原来爷爷与土匪头子有亲戚关系。在那个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岁月,让人知道并非好事。

“后来呢?”文婷最关心爷爷的照片是怎么来的。

“在父亲和周云清下山的路上,突然遇到了一个蒙面人的袭击。周云清中了一枪,生命危在旦夕,父亲的腿部也受了伤。父亲要背着周云清一起逃命,周云清执意不肯。据周云清的推测,袭击他们的,应该是他的手下苏泽塘。因为宝物储藏点的两把钥匙由苏泽塘和他分别掌管,宝物藏在一个深洞内,门口上了一把需要他们两人同时到场才能开启的锁。而且到达藏宝地点,要绕一个很复杂的地形迷宫,他们怕记不住,就在外面的石头上刻了一些只有他们自己才能看得懂的符号。”

文婷从身上拿出一个银质甲虫状的物品,现在看起来确实像把钥匙,“∝”形状为钥匙孔,她怎么以前就没想到呢?

“是这种吗?”文婷问道。

周金柱点了点头,“没错。”

“可是,这么重要的物品,后来怎么会到了我爸爸手里呢?”文婷问道。

周金柱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继续讲了下去。

“周云清认为是苏泽塘趁他下山后,一时起了贪念,想一人独吞宝物。但是,苏泽塘一个人怎么能对付得了那么多人?这是父亲后来一直十分纳闷的地方。

“周云清要父亲逃命,并把他身上的藏宝钥匙解下来递给了父亲,说绝不能让那些黄金宝石落入苏泽塘手里,宁愿让父亲挖出来捐给抗日战友。之后,给父亲指明了一条只有他自己知道的下山秘道,并说他弄到这种地步是罪有应得,然后拔枪自杀了。

“鹅岭山脚下通往断头崖处有家小店,叫‘独此一家’。这家小店拦腰建在狭窄的小道上,上山的人必须得从小店的院子中穿过。小店形同一座城门,到了晚上就关闭,谁也无法通过。这家店名义上是让过路人投宿休息之用,实则为周云清一伙把关放哨。当时,跟父亲一起来的文心田,就在店内等候父亲。父亲因腿受伤走不动,加之连续赶路,身体非常疲劳,极需休息。文心田便把父亲藏进水缸里,叫他听到什么响动都不能出来,他则坦然面对从山上下来的蒙面人,从而让父亲逃过一劫。”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