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四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四节

寻找林绚绚,第一个要去的地方就是葫芦岛。但这一去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文婷不得而知。告别周金柱之后,文婷决定先回家看看妈妈,也顺便探望一下狱中的弟弟。

回到月湄庄时,文婷的心再次有种酸痛的感觉,作为杀人犯的家属,路上不时有人向她投来异样的目光,文婷尽量显得神态自若,微笑着向相识的村民主动打招呼。

当她推开家门,走进破旧的房子里,一股潮湿的霉味扑鼻而来。窗台上织着的蜘蛛网惊醒了文婷的记忆,妈妈早就不在这儿了。妈妈在电话里说过,她到鹅岭沟山脚下的化工公司去看大门,搬到那儿住了。

文婷锁上门,坐上车来到化工公司。在厂区的一个角落里,文婷找到了妈妈所住的房子,一个二十平米的单人宿舍。当她见到妈妈一拐一拐的腿时,大吃了一惊。

“妈,你怎么啦?”

“不小心摔倒的。”王锦芝说,“多亏周子强人好,背我上了医院,给摔伤的部位拍了照,还派人照顾我。我好几次要打电许告诉你这件事,可他就是不让我说。他说,只要他在这里,就会照顾好我,让你放心在外面闯荡,不要对我牵挂太多。真是不知道哪辈子积了德,遇到这么好的小伙子……”

王锦芝絮絮叨叨的话在文婷耳边缠绵了好一阵,文婷始终没有说话,默默地收拾着屋子里的东西,然后帮妈妈削了一个苹果。

“婷儿,你该考虑自已的婚姻大事了。”

“妈,你在说什么呀?”文婷红着脸,她知道妈妈的言下之意,只是这种话由妈妈口里提出来,是那么不自然。

“妈脑子再糊涂,也不至于对摆在眼前的事实看不到,周经理要不是对你有意思……”

“妈,我自己的事自己会处理。”文婷想阻止妈妈继续这方面的话题。

“你想想看,你现在是杀人犯的姐姐。走在大街上,许多人躲你还来不及,别说有人主动来关心你,对你好……”

“妈。”文婷想起周子玟曾对她说过的话,于是打断王锦芝说,“有些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这事有那么复杂吗?周经理喜欢你,这是傻子也看得出来的事实。像周经理这样的人,一表人才,又有钱又有地位,围在他身边转的女人会少吗?别说女大学生,就是女博士,他不一定还看得上呢。他能看上像你这样半成品的大学生,只能说是你的福气。”

“妈,你越说越玄了。”文婷说着,走了出去。

她的心被妈妈的话打得好乱好乱。

外面的天,不知何时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的,落在了地面上,落在了匆匆赶路的行人身上,也落在文婷纷乱不已的心上。

文婷茫然走出厂区,在山脚下踽踽而行,任由细雨在脸上洒落。的确,她有些疲倦……人生中的疲倦。她多么渴望能有一只宽大的肩膀让她靠着,能有一个宽阔的胸让她倚着。她只想宁静地在人生的路上歇息一番。

漂渺孤鸿影,寂寞沙洲冷。人生如四季,苦乐常相依。在这带来丝丝寒冷的秋雨之中,文婷只觉得独自走在一条没有尽头的路上。

文婷站住了,她忽然感到脸上没有了冰凉的雨水。一把雨伞不知何时撑在了她的头上,周子强那俊朗的脸,温暖的眼神,映入了她的眼帘。

文婷真想扑进那宽大的胸膛里,任由心头的泪水洒落。然而,仿佛有一双怀着敌意的大眼,在后面紧紧地盯着她、注意着她,她不由得心里打了一个冷战,克制住了自己。

“谢谢你,谢谢你对我妈妈的照顾。”文婷说罢,逃也似的离开了那把雨伞。

厂区有一个舞厅,既是职工休闲放松的去处,也是附近乡村年轻男女唯一的娱乐场所。

文婷走进了舞厅。自弟弟出事以来,她第一次想要来这种地方。是为了情感的宣泄,还是为了心灵的驰奔,她自己也不知道。

音乐响起来了,人群跳起来了。

文婷独自走向那双双对对翩翩起舞的舞池中央,随着音乐的节拍,轻轻地跳了起来。文婷的每一个细胞是一节舞韵,每一个动作是一条优美的弧线。高跟鞋蠹蠹敲击着地面,随着怡然自得的舞姿,和着节奏快意的拍子,文婷的身体在音乐中起伏、旋转,似风中杨柳,袅娜出一道道动人的风景。

文婷的心进入了一个陶醉的世界,一个淹没了自已的世界,身子腾空般,轻飘飘地向着一个缥缈的远方独自飞行,飞行。

文婷回到房间时,王锦芝正坐在床上暗自垂泪。

“妈,你怎么啦?”文婷单腿跪下去,帮妈妈揩净眼角的泪花。

“婷儿。”王锦芝抚摸着文婷红润的双颊,那对浅浅的迷人酒窝,曾让双亲寄予了无限的希望。文扬一案,使家庭迅速破落衰败,她常常在梦中哭泣。周子强的主动帮助,让她在黑暗中看到光明,在寒冷中看到希望,如今文婷的变化又怎能不令人伤心呢?“也许妈妈的想法有些自私,但是周经理确实帮了我们家的大忙,我们不能忘恩负义。不管怎样,妈妈希望你能和他好。”

“妈,你别说了,婷儿知道怎么做了。”

这晚,也许是因为一路的颠簸劳累,也许是由于思想负担突然的释放,文婷睡得非常踏实、非常安详。而王锦芝,望着女儿瘦削的脸,将毛巾塞在嘴里,悄悄地又哭了。

第二日清晨醒来,天已大亮。推开木窗,清凉湿润的空气扑面而来。文婷深深地呼吸着,贪婪地享受着新鲜清凉的空气。光线穿透楼阁,暖暖地洒进房间。文婷扬起脸,眯起眼睛,踮起脚尖,望向窗外的山上。

窗外,周子强提着一个小巧的饭篮,里面放着一盆热气腾腾的地瓜粥,还有刚刚蒸出来的一笼三鲜饺子,向她走来。

“伯母醒了吗?”周子强站在窗前问道。

文婷走过去,轻轻地打开了门,“周经理,呵,不,子强,进来吧。”

听到“子强”这么亲切的称呼,周子强脸上绽出了太阳般的笑容。

文婷接过周子强手里的东西,指着炉火边的竹椅说道,“坐吧!”

周子强坐下后,也指着旁边的竹椅说道:“你也坐吧!”

王锦芝醒来,看到两人并排坐在一起,心里乐开了花,“婷儿,房子太小,你让周经理坐这儿不太合适。我看,你们不如到外边去散散步。”

“伯母,这样挺好,一会儿我就要去上班了。”

“哎呀呀,周经理,我知道你是个大忙人,但是婷儿好不容易回一次家,难道你今天还要按着秒表去上班吗?”王锦芝一边说着,一边向文婷使了个眼色。

“子强,我妈说得对,我们出去走一走吧。”

“你还没吃早餐呢!”周子强说道,“我帮伯母打早餐的时候,也顺便把你的早餐捎带来了。”

文婷吃完早餐之后,周子强说道:“你知道今天是什么节日吗?”

“划船节。”文婷想了一会儿大叫道,“对,我们今天去划船。”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