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一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一节

所谓划船节,是一个古老的节日。到了这一天,一对对从各地赶来的年轻男女,穿着节日的盛装,赶往热闹非凡的青龙镇。河岸两堤,挤满了人,有的摇着彩旗,有的载歌载舞,有的吹着唢呐,为各自村庄的参赛者呐喊加油。参赛划船者必须是一男一女组合,一般为热恋中的男女,从青龙镇的龙尾码头开始,划向莱河的下游,展示着他们的青春和力量。这是一项纯粹重在参与、自娱自乐的民间活动,获胜者没有证书,没有奖杯。不过,获得前三名的参赛者有望得到前来赞助活动的商家颁发的商品,而且莱市电视台也在现场拍摄,参赛者有机会在电视台露一露脸。对大多数参赛者来说,这是展示自我形象的一次难得的机会,也是舒放生活压力的一种娱乐方式。

文婷的提议立即得到了周子强的赞同。文婷穿着一身红色的运动服,显现出丰满而匀称的身材。长长的睫毛,大而明亮的双眼,紫红的玫瑰压在精心盘起的发际上,英姿焕发。周子强则穿着白色的运动服,简洁而鲜明。

终点线设在罗家湾,参赛者要通过莱河最险的一段,以最先到达者为胜。比赛开始之前,自愿维持秩序的船只三三两两地在河面每隔一段距离布置着。小船在微波中荡漾,河面上零星点缀着人们撒落的各种颜色的纸船花。阳光像快乐的天使,在水面上轻盈起舞,泛起粼粼闪耀的波光。大朵的白云飘浮在半空,时间仿佛在这一刻无限停止。

参赛者各自找好了搭档,每两人坐上一条竹排船,在工作人员的推送下,一对一对冲下水,开始了激情之旅。

周子强和文婷分在第二组的第三条航道。和一个男人双篙撑船,文婷是第一次。除了力量和速度之外,还要讲究互相配合的默契。

开始时,河面宽阔,平静得像湖水。大家使劲地撑着篙,竹排似箭一般往前行驶。行驶了大约五百米远的时候,开始进入水流湍急的险滩河段。从岸上看,这段河流并不怎么起眼,但在河水中央,竹排不过是河水手中的玩具,任其玩弄。刚才还羞怯安静的河水露出了狂野的本性,河水打着旋涡冒着白沫,往下翻滚,哗哗的浪涛声也渐渐大了起来。参赛的竹排相互碰到了一块,东一头、西一头地撞来撞去,像一头头疯牛乱蹿,不是钻入旋涡直打转转,便是冲进乱石阵中搁浅下来,寸步难行。文婷在船上猛力地撑篙,周子强卷起裤腿,跳入冷水中,在后面使劲推。文婷娴熟的驾船技术充分发挥了作用,她挥舞着竹篙,左冲右突,巧妙地避开撞过来的竹排,一路领先。周子强跳上竹排时,像只落汤鸡,惹得文婷哈哈大笑。

随着河面的水位差越来越大,竹排漂流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到了离起点线大约八百米远的地方,竹排像离弦之箭,唰地向前冲去,接着猛然跌下一段大约有两米多落差的小瀑布。文婷和周子强两人伏在竹排上,紧紧地抓住竹排的两边。飞奔的河水带着竹排,冲过一块岩石又一块岩石,掉进一个旋涡又一个旋涡。忽然,竹排刚刚被抛入水中,立马又被浪涛高高地举起。眼睛里看见的全是铺天盖地的浪花,文婷的惊叫还没来得及出声,竹排往下一跳,进入了一段平缓的河面。

河面上飞舞的水花在阳光下组成了一道道美丽的彩虹。水声、笑声、尖叫声汇成一片,让人惊叹。

经过几个不大不小的滩头之后,两人早已是衣衫尽湿,全无干处。还没有来得及喘息,随水漂流的竹排,突地又到了一处“险滩”。文婷一时失手,伴着一声惊叫,船翻了,周子强被翻扣在船板底下。文婷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将船只扳转过来。

“你的头……”文婷指着周子强的头,眼神里带着惊恐。

“我的头怎么了?”周子强摸着头问道。

“你的头流血了。”文婷叫了出来。

周子强这才感觉到自己头部出奇的疼,还有点晕,自己的手上沾满了血。他意识到,刚才头顶的一碰,一定碰着了一块大石头,可能是水流的作用减缓了疼痛的效果,他当时居然没有感觉。

“没什么,我们继续划。”周子强说着,朝后面望了望快要追上来的竹排队伍,“我们要坚持走完最后的一段水路。”

过了这个险滩,离比赛终点大约还有三百米的距离,都是平静的河面。在他们后面,处于第二名的划船者离他们不过十来米远。

“不行,你的头流血了,我们不能继续比赛了。”文婷要将竹排划靠岸,然后送周子强到月田乡卫生院包扎伤口。

“在人生的路途中,如果遇到挫折和困难,就认为找到了放弃的理由,那我们肯定会一事无成。现在,不能因为这点伤就让我们之前的努力都白费了!”

周子强的话感染了文婷,文婷把船头转回来,撑着篙向终点线冲去。

两人忘记了疼痛疲劳,使尽全力撑着篙,十米……三米、二米、一米。岸上的“加油”声铺天盖地,震耳欲聋,场面令人激动、欢欣。当司线员宣布第一名到达的那一刹那,文婷快乐得像是回到了孩提时代。短暂的几分钟,让她体验到了竭力拼搏后获得人生丰收的喜悦。可是,当她正要向岸上的人群挥手致意时,面前的周子强因失血过多,一头栽倒在船上,晕了过去。

周子强醒来时,已躺在了月田乡卫生院的病床上。文婷趴在床边,睡着了。她那柔和温暖的酒窝,带着一种至美的宁静。周子强闭上双眼,脸上浮着幸福满足的笑容。

第三天的黄昏,莱河脱掉了波光潋滟的日装,披上柔软的睡裙,慵懒地蜷缩在青龙镇的怀里,河水恬静,如明镜一般,让一切充满了梦幻的色彩。

莱河岸边,捧在周子强手里的玫瑰花,火红、娇嫩。当他把玫瑰递给文婷时,一种说不出的喜悦填满了他的心房。

随即,周子强玩魔术般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首饰盒,轻轻地放在她面前的草地上。

夜色茫茫,文婷心乱意迷。突如其来的变化,令她有些措手不及。

周子强蹲下身子,脸上写满了笑意,以十分优雅的姿势,缓缓地揭开了首饰盒的盖子,取出一枚亮晶晶的东西。

钻石的光芒令文婷眼前一阵晕眩。接着,像有一枚印章盖在了她的脸颊上,潮湿温暖。随后,一句温软的话语从周子强口里轻轻地蹦了出来,“I love you!”

恍惚之中,一个温暖结实的身体靠近了她,拉住了她的手。文婷把头埋进了他山一样的胸膛……

啪的一声响,把文婷从迷幻中惊醒了过来。她睁眼一看,周子强脸色苍白,手上拿着的戒指不翼而飞。紧接着,一条黑影在远处一闪,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

文婷明白了,刚才有人使用了弹子。高速飞来的石子,击中了戒指。静止中的戒指获得了强大的冲力,瞬间脱离了周子强的手,随着惯性,落入了莱河的水中。那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