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节

周子强站在那儿,怔了一会儿,正要向文婷说什么时,身上的手机响了。周子强看了看电话号码,说道:“对不起,我有点急事。”说完,就匆匆离开了莱河岸。

文婷正要回家,一个人影挡住了她的路。

“周子玟?”文婷心里一颤。

周子玟冷笑着望向文婷,丝毫没有让路的意思。

“请让一让,好吗?”文婷压低声调。

“此路不通。”周子玟的话,冰冷,没有一丝热度。暗淡的夜色下,她脸上的仇视表情依稀可辨,眼睛里充满了愤怒的火焰。

她为什么会对我充满了敌意呢?文婷想道。

“你堵得了一时,堵得了一世吗?”文婷说道。

“我告诉你,有我在,你和我哥哥结婚的目的就休想得逞。”周子玟的话充满了无情,“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根本就不爱我哥哥。你和他之间根本就没有爱情,你图的是他的财产,你只是看中了他的财产,他的地位。像你这种杀人犯的家庭还有什么手段使不出来吗?我那可怜的哥哥,竟然让你一时假装的清纯骗取了感情,骗取了真心。为了我哥哥的幸福,我一定要阻止这场婚姻。”

“你心里要怎么想,你嘴上要怎么说,我管不着。但是,我的事用不着你来管,我有追求爱情和幸福的权力。”

“好,那我们就骑驴子看唱本……走着瞧。我就不相信,我阻止不了你们。”周子玟说完,扭转身,闪开了路。

周子玟走后,文婷的心里乱糟糟的,周子强和周子玟兄妹俩的身影不时出现在她面前。她觉得现在处于很为难的境地,抛开个人感情不说,就周子强对她家的帮助而言,就很难说服自己不和周子强来往。

周子玟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仅仅像她说的这样吗?文婷心里想道,如果周子强再次向我求婚,我该怎么办才好呢?我能拒绝吗?

文婷回到房间时,仍然想着这些问题,以至于头差点撞上了门框。

“婷儿,你怎么啦?脸色这么难看。”

“没什么。”文婷抬起头,脸上强作笑容。

“怎么没看到周经理送你回来?”

“他有事,先走了。”

“婷儿,妈问你,你觉得周经理怎么样?”

“嗯,人挺好的。”

“你们有没有说什么来着?”

“说什么?”

“我是说你们有没有谈恋爱?”王锦芝说话的声调略略提高了些,显然对女儿这种不积极的回答不太满意。

“妈,你在说什么?人家的条件那么好,会看得上我吗?”

“别以为你妈上了年纪,年轻人那点心思就看不出来。现在学雷锋的时代早过去了。如果不是想和你交朋友,他为什么要对你好?不对其他女孩子好?还有,他凭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我能为他带来什么好处?”

“妈,你分析得没错。虽然周经理有这个意思,可是,妈,你想过没有,如果我就这么轻易答应,让别人认为我们想高攀是次要,万一他是因一时冲动看上我,到后面要后悔了呢?毕竟我们彼此不是完全了解。因此,我不能这样自私。先缓一段时间,给他有充足的时间,对我们的事多做考虑。”

“婷儿,你老是这么替别人着想。其实,人本来就是自私的。世界哪有什么爱情,你可能看小说看电视看得太多了,竟相信那些虚构的东西。人生活就是图实惠、图享受。不然,怎么会有十多岁的女娃愿意嫁给六七十岁的老头呢?”王锦芝说道,“当然,我也反对那种没有一点爱情基础、完全以物质来衡量的婚姻。但你们的情况不是这样,是两厢情愿……”

“妈,我没有不遵从你的意思,我只是认为感情上的事要慢慢来。”文婷说道,“这样,也可以让别人少说些闲话。”

“是周经理对你有意思,又不是我们要缠着他不放,这周围的人谁都看得出,谁会说闲话?”

“虽然事实是这样,但是我们静观些日子不是更好吗?真正的感情也不在于一时一刻,更何况我们接触不多,婚姻与感恩是两回事。所以,妈,这事不用这么急。”

“不是我急。看得出,周经理真的是对你好,这么好的男人,现在打着灯笼也难找。万一周经理看中别的女孩子了呢?我是为你感到可惜,怕错过一段好姻缘。”

“妈,你和爸爸谈恋爱时是不是也担心他会找别的女孩子,就匆匆地和他结婚了呢?”

“婷儿,你扯到哪儿去了?做母亲的谁不希望自己的女儿过上好生活呢?你这样辛苦地打工还你弟弟的民事赔偿,何日是个尽头呢?要是……”说着,王锦芝哭了起来。

“妈,这种情况只是暂时的。”文婷觉得不是和妈妈谈弟弟的时候,就说道,“一切会好起来的。”

那一晚,文婷又没睡好,睡到半夜还能听到妈妈藏在被子里的哭声。要是妈妈知道周子玟极力反对她和周子强来往,不知她会有何想法?文婷叹了一口气。

一大早,文婷去监狱探望了文扬。文扬瘦了,但身子比以前更加结实了,性格变得更加沉默寡言了。第一次见到文婷时嚷着要她想办法救他出去,现在一个字也不提了。叫了她一声姐姐之后,除了问一句回一句的机械式被动回答,剩下的就是默默地坐在那儿。他的头上多出了一块很大的伤疤,一问原因,才知是同室的犯人和他打架时留下的记号。在牢内,拳头会为强者说话。文婷搂着弟弟的肩膀不停地流着眼泪,感到非常非常的心疼。文扬原本善良亲切的目光,不知何时变成了一种凶性和冷漠。这种眼光令文婷害怕、担心,他的人生以后还能不能走向正常呢?

可怜的文扬!可怜的弟弟!

文婷失魂落魄地走出监狱的大门。离大门十多米远的地方,周子强坐在一辆奔驰车里在等她。

“子强,你怎么来了?”文婷走到车窗边,感到有些意外。

“我按伯母的要求,来接你回去。”周子强把车门打开,“上车吧!”

文婷坐上车,一言不发地望向窗外。

车子沿着蜿蜒的路线,在高速公路上飞驰。慵懒的阳光从玻璃窗口爬进车厢,空气中带着讨厌的微尘。倒行中的田园和农舍,呈现出一片毫无生气的空旷。车子穿过一个又一个的山坡后,终于到达了繁华热闹的莱市。

“你怎么啦?脸色这么差。”周子强关心地问道。

“没什么。”文婷不想提到弟弟的事。

“对了,告诉你一件大喜事,今天,你妈答应了我们的婚事。”周子强双眼泛喜,动情地说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们明天就办订婚酒席……”

“订婚?酒席?”文婷像在梦中,喃喃自语道。

“是呵,难道你不高兴吗?”周子强望着文婷说道。

文婷想了一会儿,问道:“子强,我有一句话想问你,你妹妹同意我们的婚事吗?”

“你那么在乎我妹妹的想法吗?”周子强反问道。

“结婚不能只是简单地想着你和我,而全然不顾亲人的感受,我们不能太自私。”文婷说道,“我们能不能再等一段时间?”

“那,我们还要等多久?”

“明年六月份,我们公司要向市场推出一种新产品,我是新产品试验配方的主要技术人员。我们在和另一家公司竟争,新产品的成功与否决定着我们公司将来能否在市场上开创新的奇迹。在这之前,我必须把全部的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去。因此,我今天下午就得回公司。”文婷望了周子强一眼,“我想,我们的事最好推到我们公司的新产品上市之后再说。”

“嗯,好吧。”周子强回答得很勉强。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