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节

查阅了大量的文献,毕素文决定以巨尾阿丽蝇为他的第一个野外实验目标,并以此为突破口,从苏姗姗被害一案中寻找昆虫学证据。

食尸性昆虫种类的出现有较强的规律性。最早在腐败尸体上出现的主要为双翅目丽蝇科类的苍蝇,丽蝇科中尤以巨尾阿丽蝇、丝光绿蝇、大头金蝇三种最典型。而这三种当中,巨尾阿丽蝇是我国除新疆及高寒地区外的死亡现场出现最多的昆虫,东部和降雨量超过500毫米的地区种群数量大,常在早春和晚秋的尸体上占绝对优势。湖南省降雨虽然在5月~7月比较集中,但年均降雨量1350毫米~1450毫米,因而,湘南的冬季,有着巨尾阿丽蝇适合生长的气候和环境条件。

11月底,毕素文将学校的工作一一做了安排之后,计划在湘南的鸟岛建一个野外实验基地,为期三个月。

与他一起前去湘南的还有苏星星。苏星星一来回家看望父母,二来作为毕素文临时聘请的实验助手。

再次踏上湘南的土地,毕素文心情沉重。这次,一半是为了他的科研,一半是为了他死去的女朋友苏姗姗。他做梦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一天,他的实验、他的科研,能与苏姗姗遇害相关。他这次要做的,不仅仅要最大程度地还原苏姗姗被害的真相,也希望给另外一个人……文扬,所谓的“凶手”,提供洗脱杀人冤屈的证据。所以,他感到肩上的责任异常重大。所有的推测和分析,要能做到让任何人都无懈可击,提供的所有数据都要具有令人高度信服的准确。稍有差池,被人贻笑大方倒是次要,还会辜负站在背后的那一双双寄予他无限希望的眼睛。这些人,不但有他的导师、同事,还有文婷、文扬。正因为这样,他才需要周密详尽的实验,需要一丝不苟地实地调查。

青龙镇并没有多大变化,仍是以往的随意和从容。与之前第一次来的时候不同的是,青龙镇迎来了入秋后的第一场大雾。被雾霭笼罩的青龙镇如同披上了乳白的轻纱,淡雅如水彩,朦胧而柔美。沐浴在迷雾中的古老建筑,像古代掩面欲羞的闺中少女,千娇百媚。

苏银潼夫妇对毕素文的到来,感到非常高兴,尤其毕素文“爸爸妈妈”亲热地叫着,给他们的脸上添加了少有的笑容。两人对毕素文问长问短,关怀备至,如同见着了阔别多年的儿子。在毕素文看来,两人似乎走出了丧女的悲痛阴影,开始了平静淡泊的生活,但脸上仍深深地残留着过去悲痛的痕迹。

苏星星变得比以前成熟懂事了,对父母说话也毕恭毕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词,虽然说不上完全得体优雅,但至少算得上顺眉顺眼。苏星星进屋后,勤快地忙前忙后,令苏银潼夫妇说不出的高兴。

晚上,毕素文照例被安排住在苏姗姗的房间。

苏姗姗房间的东西大多原封不动地保持着原样。只是桌台上多了一个袋子,是市公安局退回来的,里面装着苏姗姗被害前随身携带的物品,在侦探取证阶段曾被警察拿走。苏姗姗生前使用的佳能A2000IS数码相机就在其中,因为她喜欢拍风景照,这架相机是毕素文作为生日礼物买给她的。

毕素文取出相机,感慨万千。尽管苏姗姗喜欢摄影,可是他们都没有一张合影的相片,只因他把大部分的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了读书和实验上。

摆弄着相机时,毕素文脑海里突然产生了一个奇怪的念头,苏姗姗在鸟岛会拍些什么样的相片,会不会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呢?可转念一想,里面应当没有什么特别的内容。如果有的话,哪怕只是一点蛛丝马迹,公安局也能找出有价值的线索。

虽然否定了那个想法,但毕素文还是打开电脑,将数码相机的照片拷贝到电脑中的D盘上,放在一个命名为“我的照片”文件夹内,然后一张张地翻看了起来。以前极少关注苏姗姗拍的相片,现在伊人已逝,就当是睹物思人吧!

第一张相片很抽象,是水的波纹,五颜六色,拍得非常漂亮;第二张是滴水的瀑布,苏姗姗通过摄影技术把它拍得像线一样,很纤细,也很优美;第三张是一个峡谷的雨后景色,颜色非常绚烂;第四张是摆渡人挥篙的动作,涌动着一股苍凉而粗糙的意志力,显示了人的力量、自信和尊严;第五张是一个肌肤黝黑的男孩,在阳光的暴晒下,挑着一担沉甸甸的稻谷,大汗淋漓,犹如一尊只剩下原始本能的生命雕像……诸如此类的相片很多。从构思,用光,到抓图,苏姗姗把每次的摄影都当做一件艺术作品在完成。

毕素文读高中时曾疯狂地爱上过摄影,也买了不少有关摄影知识的书来钻研。苏姗姗无疑在这方面有着杰出的才能。她的作品能给人带来有着如此冲击的视觉震憾,大自然的美呼之欲出,意境让人浮想联翩。

不知不觉,毕素文翻到了最后两张相片。

第一幅IMG_0334,是离开济口镇码头时文扬在平静的莱河水面上划船的图片。文扬挥动着竹篙,竹篙斜插入水中的一刹那,在画面中挥出来的斜行线,使画面有着一种生气、活力和动感。水面上被撑出的波浪线,柔弱、悠闲,富有迷人的吸引力。文扬刚毅的脸庞,在阳光的照射下,借助模糊的空间后景处理,是那样突出、那样清晰,达到了主体与背景虚实相映的协调与和谐。慢速快门的作用,让缓缓流动着的河水有了新的魅力,背后本来很平常的济口镇小景也变得富有趣味。画面中的流水采用了虚幻迷茫的拍摄艺术,呈现出宛如云霞的缥缈感。照片给人一种美学上的视觉平衡,稳定、协调。

第二幅IMG_0335,拍摄的是河面溅起的水花,背景好像是毕素文上次探险时去过的地方……鹅岭山脚下的峭壁。从照片中看来,苏姗姗是想通过高速快门的拍摄技巧,让水花获得喷珠溅玉般的效果。在表现海浪的摄影作品中经常可以看到类似的手法,但是,这幅图片实际上没有达到这种效果。不仅曝光量不够,使得画面有些灰暗,而且画面拍得有点模糊不清。显然,苏姗姗在拍这张照片时,手发生了晃动。在她前面的照片当中,很少有这样失败的相片。

此后,再没有其他的相片。相机里所有的相片中,没有找到一张有关鸟岛风景的内容。

毕素文心里很不安。难道苏姗姗上岛后没有拍过一张相片就遇害了吗?

他举起相机,对着窗外的柳树拍了一张,忽然发现,拍出的照片的序号是IMG_0337,而不是IMG_0336!也就是说,苏姗姗曾经拍过一张IMG_0336的相片,而这张相片不见了。

无疑,这张IMG_0336相片被人为地删掉了。

是谁删掉的呢?是苏姗姗本人还是别的什么人?这张相片的内容又是什么呢?是不是因为这张相片导致苏姗姗被害的?

一连串的问题浮上毕素文的脑海。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