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四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四节

第二天,毕素文以观察野外实验基地为由,取得了济口镇鸟岛管理人员的同意,对山洞进行了仔细全面的搜索。发现山洞中有处地方有一小堆灰烬,还有一块黄豆大小的暗褐色布条没有烧完。毕素文仔细搜索原来重物被拖过的痕迹路线,发现重物是从一个大石头上被拖到有水的地方的。那块石头看上去很清洁,几乎没有叶片和尘土。对照洞内的其他石头,可以明显地看出这块石头干净得过头了。长期没有人动过的石头不会有这么洁净,也就是说,这块石头近期一定被人清洗过。

可是,为什么要清洗呢?

毕素文将一些发光氨喷洒在这块石头上,果然,一个清晰的人形出现在他的眼前。毕素文明白了,这就是杀人的案发现场,从地面拖过时留下痕迹的重物无疑就是尸体。也就是说,案发后尸体被转移了。那块褐色的布条实质上就是带血的布条。这些迹象表明,罪犯不想在这留下任何杀人的证据。

难道这就是苏姗姗被害的现场?如果是,只要证明在她被害的时间内,文扬没进过山洞,就可以完全洗脱文扬犯杀人罪的嫌疑。可是,如果这儿不是苏姗姗被害的现场,而是另有其人呢?

而苏姗姗那张被删去的照片与这山洞的秘密有没有什么关系呢?

毕素文越想越糊涂了。

要推断苏姗姗的死亡时间,就必须展开必要的野外实验。为了使研究结果切实可用,动物的腐烂阶段必须与人尸的腐烂阶段一致。在动物尸体的选择上,毕素文查阅了国内外大量的研究资料。在这些数据的基础上发现,与成年人尸体腐烂模式最为相似的是体重约五十磅的家养猪。

实验场所,毕素文将第一个选择在鸟岛附近河中的船舱;第二个为鸟岛上较为干燥的地方;第三个为鹅岭山山脚下藏有竹排的山洞。为了防止被人盗走或被其他动物吃掉猪尸,毕素文请人做了三个铁笼子并锁好固定在某一处,然后在离现场二十米远处,打了一个醒目的牌子:游人止步,告诫游客别打扰了苍蝇的美食。每一场所放一支温湿计,用来记录现场温度和湿度。在研究期间,每天给猪拍照,记录猪身上发生的变化,甚至猪尸周围土壤温度的变化。

每次去现场,毕素文都会静静地站在一旁观察尸体上的变化,然后收集观察到的所有节肢动物标本,带回青龙镇后,把收集到的标本处死后在70%的酒精里放一会儿,再放在由煤油、醋酸和酒精三种物质混合配成的定型胶,做最后的保存和贮藏。

此外,毕素文还对标本进行种类、发育阶段及在尸体上的活动方位的分类,所有信息与尸体上收集的数据,比如温度、相对湿度、降雨量、尸体外部状况联系起来。在解释昆虫带来的证据时,毕素文必须把所有的因素都考虑进去。

尸体的变化一共有五个阶段:新鲜、肿胀、腐烂、腐烂后和骸骨。毕素文地重点放在第一步。当然,为了以后的科研收集数据,后面几步也要完成。

“新鲜”发生在尸体还没有明显肿胀之前。在这一阶段,尸体从表面上看没有什么变化,除了伤口之外,尸体像失去知觉的活人一样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丽蝇在死亡发生十分钟之内到达,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它以所能找到的任何血迹或分泌物为食。雌性丽蝇在尸体的自然开口和伤口深处产卵,新化出来的卵立即以尸体组织为食。

就这样,毕素文忙碌地穿梭于青龙镇和鸟岛两个地方。苏星星在实验之初,帮着毕素文做动物的购买、动物的处死、铁笼子的订做等等一些跑腿的体力活,之后他就回广东去了,因为毕素芸那边人手也很紧张。

苏银潼也帮着联络家养猪的购买,刘玲英动用了所有的心思,为毕素文做每一餐可口的饭菜。毕素文和苏姗姗在一起的时候学会了吃辣菜,所以对湘菜已经习以为常。

不论刮风下雨,毕素文坚持每天去现场。正如他预料的那样,尽管处于气温较低的冬季,蝇类仍有活动。现场采集到的标本得拿回明星司法鉴定中心进一步分析,如果得出的实验数据符合他现在的预测,那么利用昆虫学的证据为文扬洗脱杀人罪状就成了可能。

青龙镇的人都把毕素文看做是来自大城市的大科学家,对他的工作充满了敬畏和神秘。当然,他们只知道毕素文在这儿忙碌着搞科研,却从不知道毕素文的科研目的是什么,包括苏银潼夫妇都不知情。

实验做完,毕素文临走之前,苏银潼夫妇走遍了青龙镇的角角落落,甚至托人上山下河,凡是能弄得到的美食,他们都想尽了办法。他们把一道道热腾腾的菜端到毕素文的面前,如数家珍地介绍着每一道菜的名字,什么野鸡炒山蘑菇、清蒸甲鱼汤、胡葱拌蛋花、野菠菜煎小饼等等。由于原料大多是青龙镇附近野生的,很多是毕素文有生以来从来没吃过的食物。那一刻,毕素文心里非常感动。苏银潼夫妇不只是在尽地主之谊,他们是在心里头把他看做了自己的亲生儿子来疼。

席间,苏银潼和毕素文喝着青龙镇最好最纯的糯米酒,一杯接一杯。

“爸爸妈妈,这段日子,你们不让我沾一点家务活,对我的生活照顾得贴切周到,对我工作无条件支持,我很感激你们。”毕素文说道,“我认为一生当中最值得自豪的是,我有两个好爸爸和妈妈。我唯一能回报你们的是,在今后的工作中继续努力,绝不会让你们失望。”

“素文,你能来看我们,我们就很满足了,我们有什么好求的呢?这次看到苏星星身上的变化,我和银潼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刘玲英说着,用毛巾擦了一下眼角的泪花。

“苏星星是我的弟弟,我有责任帮他。事实上,这一切都归功于我妹妹。苏星星刚到滨海市时,我妹妹先让他在工厂里和工人一样上班,并定期让周围的人对他的表现评分,评价的范围不但包括工作,也包括与同事相处、业务学习等等。只要他表现好,我妹妹私自会给他一些奖励。这招很管用。苏星星后来不但工作任劳任怨,对人也诚恳,最后,他居然主动把得到的奖励全部退给了我妹妹。接下来,我妹妹打算让他上滨海大学办的夜大班深造,多学些有用的知识。”

“代我们谢谢你妹妹呵。”刘玲英说道,“你们全家人对他这么好,他再不改,怎么对得起你们?”

“爸,妈,在我走之前,我想和你们说件事。”毕素文下了很大决心才说出这句话。

“什么事?”

“嗯……其实,文婷也挺可怜的。”毕素文把文扬可能不是杀人凶手的话咽了回去,却说出了他原来没打算要说的话。因为一旦他这样说了,那就意味着杀害苏姗姗的真凶至今逍遥法外,这会令他们不但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反而会增加不安。

“素文,妈懂你的意思。其实,我们家以前对她家的印象不错。文婷和山妹本来就是一对好朋友。素文,你就放心吧,我们不会对她再怎么样了。”刘玲英回道。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