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一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一节

“谢谢妈妈的理解。”

“你是不是喜欢上她了?”刘玲英突然问道。

“没……”毕素文回道,他心里有苦难言,这事怎么与这个扯上了呢?

“我想对你说,文婷这孩子挺不错。”

“妈,你不要误会我的意……”

“不管怎么说,你千万不要因为山妹耽误了自己的终身大事,那样我们心里会更不好受。素文,你若真的认我这个妈,下次就带个漂亮的女朋友来见我们。”刘玲英以一种不可商量的口气说道。

“爸爸妈妈,我和妹妹商量过了,一旦苏星星在公司能独当一面,就接你们到我们那边度假,滨海是个非常不错的海滨城市,如果你们愿意,在那儿定居也很理想。”毕素文急忙将话题岔到了一边。

“素文,你不要说到一边去了。记住,下次给我们带个女朋友过来。”刘玲英望着毕素文瘦削的脸庞,心疼地说道,“不然,我们会很失望的。”

当晚,毕素文失眠了。以前,妈妈老是要他带苏姗姗回一次家,他一直以学业忙为借口,结果使得妈妈的愿望成了终生遗憾。如今,苏姗姗的母亲又提出类似的要求,他能做到吗?

他的脑海里跳出了文婷的身影,那忧郁的眼神让他心里产生了不安。

我怎么啦?是不是喜欢上她了?毕素文用手捶打着自己的脑袋。

第二天出发时,毕素文将所有的标本封装在一个密不透气的泡沫盒子里,加了几袋冰块后,再在外面缠上几层塑料胶纸,然后放在拉杆提箱里。

从莱市坐火车出发到广州,再坐大巴走高速路,十多个小时就可以到达滨海市。

由于经历了一次坐公共汽车被盗的事件,这次毕素文在路上特别小心。上了车,坐在驾驾室最前边的位置,怀抱着拉杆提箱。泡沫塑料盒子内的东西,不仅是他两个多月来费尽心血的科研结果,也是后来要用到为文扬翻案的重要数据。

进城的人不多,座位近三分之一没有人坐,甚至还有空座位,显然不会像上次那样有人站在他的身边。不过,他仍然警惕着上车下车的人,生怕有人一把从他手里抢走拉杆提箱。直到车子进了城,他所担心的事也没有发生。

他刚刚走下汽车,周子玟就开着摩托车来接他了。

周子玟今天的打扮仍是一如既往的非常抢眼。悠闲格调的V领针织上衣,呈现出暴露无遗的骄人身材。一条宽松的皮带随意地扎在纤腰上,更显出胸部的饱满。前短后长的裙摆下,是一双黑色的高筒马靴。这身装扮不但让人在视觉上有种满足享受的愉悦,也足够给人恣意驰骋的空间想象。

周子玟天生的打扮才能,令毕素文有非常深刻的印象。要是她能成为服装设计师,独到的眼光一定会让她设计出款款样式一流时尚的时装。

“毕大哥。”周子玟向他招手,脸上露出甜甜的笑容。

毕素文的出现让周子玟非常意外,也非常高兴。毕素文男子汉的自信,学者型的气质,早就冲破了她感情潮水的堤坝,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别的男人能这样迷倒她。自从毕素文春节回到滨海之后,她一直在等待机会,与他相见,与他倾谈。这次能与他相见,讨厌的苏星星又不在身边,可谓天赐良机。

“周小姐,你总是这么迷人。”毕素文好不容易才找着“迷人”两字来恭维周子玟。在他眼内,周子玟像一个没有成熟的小女孩,在刻意追求着一种罗曼蒂克的生活。

“毕大哥嘴里的话就是不一般,横听倒听都顺耳。”周子玟帮毕素文把拉杆提箱放在摩托车的底座上,用两只腿轻轻地抵在摩托车两边的外侧,说道,“毕大哥是不是又在想山妹姐了?”

“人非草木,岂能无情?”毕素文叹道,“每天只要我一闭上眼,她就会出现在我的眼前。”

“这么长时间了,你仍然没有忘记,足见你是个感情专注的男人。一个女人拥有这样的男人,又何求其他?只有这样的爱情,才令人感动;只有这样的爱情,才让人难以忘怀;也只有这样的爱情,才会使女人痴迷。”

毕素文无语了,他不知这话是周子玟内心的独白,还是另有所指。

毕素文戴上周子玟递过来的头盔,然后坐上摩托车的后座。淡淡的香水味飘进他的鼻孔,温热的身躯靠着他的前身,让他的身体微微发烫。

周围不时有人向他们投来怪异的眼神。毕素文像被剥光了衣服,赤条条地裸露在众人的视线之下,那种不安滞留在心头久久地挥之不去。与此相反,周子玟却像摸中了头等彩票,双颊泛着兴奋的红润光泽,显得更加娇艳无比。毕素文刚一坐稳,周子玟就呼地将摩托车开上公路,放开油门,往前冲了起来。毕素文的心脏几乎要跳了出来,不由得紧紧地抓住了周子玟的肩膀。高速行驶带来的风在他耳边呼呼作响,周围的大车、小车、自行车、行人,眨眼间被甩到了身后。恐惧感使他很想搂住前面那个柔软性感的小腰,仿佛那是暴风骤雨中的船只可以靠岸的美丽的安全小港。再看周子玟,却是何等的惬意,何等的痛爽。其实,周子玟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和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在一起,她会不顾忌方式的选择。在她小时候,她曾被妈妈教导,这个世界是强者的世界,只有敢于追求,敢于奋斗,敢于拼搏,才有可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能不能慢点?”毕素文的心始终在高高的空中悬着。按交通规定,超速50%以上,处200元以上2000元以下的罚款,可以并处吊销驾驶证。他不想让周子玟因为自己惹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这段路算郊区,没有交警,过了莱河大桥就得小心了。”周子玟说着,咯咯地笑了起来。

十分钟后,摩托车到了莱河大桥,周子玟将车速降了下来。

“你在这儿等一会儿,我到下面的加油站加油。”过了莱河大桥,周子玟停下摩托车,将拉杆皮箱放在路旁,等毕素文下来后,将车头一掉,拐进了下面的加油站。

毕素文刚刚站定,一辆红色的出租车从市区方向驶出,接着车速放慢了,在刚刚驶过他身边的时候,车门突然被打开,从里面伸出一双手,迅速将拉杆皮箱提进了车内,接着车门一关,小车疯速向前狂奔起来。

毕素文傻眼了!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毕素文简直还没反应过来,他的拉杆皮箱就无踪无影了。

“喂……”毕素文望着扬长而去的红色出租车,绝望地发出一声叫喊,接着,神经失常般冲到路中,要拦车追赶。黄昏的夜色中,只能依稀辨认出远处一个模糊的红色车尾灯。

听到毕素文的呼叫,下面的周子玟来不及加油,跨上摩托车就冲上了路面,可走不多远,就被执勤的交警以违规超速行驶抓住。

没看见车牌号码,没有出租车公司名称,甚至连车型都没有看清楚。毕素文望着大街上茫茫的车流,呆在那儿手足无措了好几分钟之久。

通过出租车公司去找司机,无异于大海捞针,而且抢他提箱的人,一定是有备而来。找到了司机,他会不会承认搭载的乘客所犯的事呢?从靠近他放慢车速的情况来分析,似乎司机也算是同伙。当然,司机也许不是同伙。比如,虽然他不知道乘客要他这样做的目的何在,但只要他这样做了,乘客就会给他一笔可观的报酬;或许为了利益的驱使,司机照着乘客的要求,靠近毕素文后放慢了车速;还有一种情况,司机是受到某种威胁才这样做的呢?但不管是哪种情况,都得必须找到这辆车的司机。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