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节

周子玟交了罚款之后,加足油,用车载着毕素文去了案发地点所在的大桥派出所。民警了解情况后,认为此事无凭无据,不能立案。毕素文一再要求查看当天案发附近的摄像头记录,经过大半个小时的厮磨,民警终于起身带他们进入监控室,并要求看完后尽快离开。

不幸的是,这个摄像头是个旋转摄像头。旋转一周需要30秒的时间,当出租车驶近毕素文、抢走他的皮箱时,摄像头正在拍摄另外一侧的街道。而摄像头转过来的时候,出租车已经驶离桥头,后面跟上了好几辆大小不一的车。更糟糕的是,从对面开来的车灯射过来面向摄像头的镜头,一切都失去形态,直到车灯过去,画面上只定格了一个模糊的剪影。

从大桥派出所出来时,已是晚上八点。走在郊区空旷的马路上,手里拿着录像画面的打印稿,毕素文觉得穷途末路了。

“今天休息吧,明天再查。”周子玟望着垂头丧气的毕素文说道。

还能有什么办法呢?毕素文拖着沉重的脚步,心里头暗暗祈祷上天,让他明天找到他的东西。

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街道,丝毫没让毕素文感受到街道上的暄闹,他的心情糟透了。

周子玟载着他,好像猜透了他的心思一样,用几乎慢得不可思议的速度默默前行。

“毕大哥,我们喝一杯吧!”在贝逸楼酒店前面,周子玟停了下来。

两人进去后,选了一个靠窗的桌子坐下。周子玟叫了一瓶湘西产的酒鬼酒。

“周小姐,我不喝……”

“这酒是给我喝的。”周子玟微微一笑,“和毕大哥在一起,我心情特别好,也很想醉了自已。”

随后,周子玟为毕素文叫了一听热饮料。

毕素文一边喝着饮料,一边心事重重地想着明天对提箱的事该如何继续调查。

周子玟喝了整整一瓶酒,意犹未尽,要起身再叫一瓶,可是,她刚刚站起来,就险些跌倒在地。当她终于再叫来了一瓶酒,被毕素文一把拿在手里,“周小姐,你不能再喝了。”

“为什么不能呢?让我喝。”周子玟要去抢,结果刚站起来就倒在了地上,怎么也起不来了。

毕素文皱了皱眉头,背起周子玟到外面拦了一辆出租车,凭着他的记忆,将周子玟送回她的住处。

当毕素文把周子玟抱上床的一刹那,周子玟紧紧地抱住了他不愿松手。

“毕大哥,别走,好吗?今晚陪陪我。”

毕素文一怔,但最终还是掰开周子玟的手,将周子玟放倒在床上,为她盖好被子。

“毕大哥,你不喜欢我吗?”周子玟的语气含着深深的哀怨,眼角涌出一滴晶莹剔透的泪水。

毕素文心里一惊,脚步没有动。

“在你眼里,我是一个坏女人吗?”周子玟又问道。

毕素文摇了摇头。

“你早点休息吧!”毕素文说罢,跨出房门,逃也似的走了。不知为什么,他非常害怕看到周子玟那双眼。

第二天一大早,匆匆吃完早餐,两人继续寻找车辆。他们又来到大桥,沿着出租车可能逃窜的方向,记下沿途附近的每一个派出所的摄像头,每一个交警的摄像头,每一个物业的摄像头。然后拿着摄像头的编号清单,再次来到大桥派出所。

有了第一次的交道,加上有明确的时间和摄像头编号,民警也开始主动协助调查。在一个三岔路口处,有一个很隐蔽的摄像头藏在马路对面的大树后面,远远地拍到了这辆让毕素文苦苦寻觅的出租车。逐帧播放的监控画面中,远处的绿灯亮起,出租车左转,掉头,远去了。但是遗憾的是仍然看不清车牌号、也看不清公司名称。从三岔路口过去的一个地方,“万泰竹器工艺”门口的摄像头高视角地对着右转车道的路面,只见路面被渐渐照亮,一辆红色车身的出租车驶进画面,如此清晰,以致于毕素文紧张到屏住了呼吸,然而因为视角太过垂直,竟然还是看不到车身和车尾的任何信息,车辆又缓缓地驶离画面,只剩下路灯下昏暗的路面。

出租车从这儿之后,就驶离了城区。这就意味着,出租车作案后,逃离了市区!

毕素文反复查看那几个画面,希望能找出一些有用的线索。然而,结果都令他非常失望。到了下午一点,毕素文已是身心疲惫。

绝望之余,毕素文仍然不死心地在案发路段的路旁徘徊,留心观察着每一辆过往的出租车,希望那辆红色的出租车再次出现。

不久,一辆红色出租车停在了他身边。一位乘客走了出来,毕素文跑过去,看见方向盘边上有个闪着三色灯的仪器。毕素文问司机:“这是做什么用的?”

“这是GPS。”

“每辆车都有吗?”

“每辆车都有,公司是要跟踪车辆的。不然司机把车开跑了怎么办?或者遇到抢劫,我们偷偷按个钮,公司就知道我们在哪里了。像我这种的GPS是可以操作查询的,还有些是隐藏的。”

毕素文隐约地觉得线索来了。

于是毕素文拿着纸笔,盘坐在大桥靠城区方向的草地上,观察每一辆经过的出租车,发现他们虽然同样“红身白顶”,但是在细节上却有很多不同。车型有“中华”、“红旗”、“桑塔纳”,车顶灯有两种不同形态,前车门有些印了企业标志,有些空着,有些印了叫车电话,后车门上印着出租车公司的名称。

毕素文看了看手里那张模糊的监控录像截图,判断出作案的是一辆车型方正的车辆,可能是“红旗”或者“桑塔纳”。前车门上有一圈光晕,似乎是一排字或者图案,看起来非常模糊。后门上有两个光晕,应该是两个字……一个公司的名字。

莱市是个小城,出租车并不是很多。

经过一段时间的统计,毕素文发现前车门上所有企业的标志都很小,不足以形成截图中前车门上的大面积光晕,只有叫车电话才占有那么大的面积。而带有叫车电话的车辆只有“富丽”和“小山”两家。后车门上的光晕大,说明笔画繁多。毕素文想着,拨通了富丽公司的电话号码。

“我需要提调你们的GPS记录,我是公共安全专家局,我的通话有录音,请您协助调查,并且保管好昨天至今天的GPS记录!”毕素文叫道。

一段时间之后,毕素文的电话响起,8号接线员耐心地咨询毕素文昨天的行驶路线和时间。毕素文对着监控录像,精确到秒地告诉她红色出租车经过他身边时的时间。

“毕先生!根据您提供的信息,我们已经锁定了一辆出租车。您稍等,我马上与司机进行联系。”

不一会儿,毕素文的电话再次响起,8号接线员要他到五一路4号莱发集团总部与司机见面。

毕素文到达之后,仔细确认了车牌号,发现与警方核对的没有差异,但司机否认他车上的乘客有拿过毕素文的提箱。他说他只是按照客人的要求放慢车速,至于乘客是否打开车门拿走了路旁的一个提箱,他没注意到。最后,司机反要毕素文出示凭证,说凭什么说他的乘客拿了毕素文的东西。

这一下,毕素文傻眼了,因为摄像头并没有拍到出租车有人从车外拿走了他身旁的提箱。

“别跟这人废话了。”周子玟说道,“毕大哥,你做到这一步已经够了,下一步看我的。”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