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四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四节

“你后来从事法医昆虫学的研究工作,就是为了查清这件事的真相吗?”

“我喜欢挑战,所以我选择了这个专业。当然,这件案子带给两家人的不幸,我记忆犹深。我所能做的,就是尽量把这件案子复原,以还其真相。”毕素文问道:“文婷,你知道鸟岛对面的鹅岭山下藏着一个隐蔽的山洞吗?”

“不知道。”

“有没有听别人提起过?”

“没有。”

“你弟弟有没有向你提起过?”

“没有。”文婷疑惑道,“怎么啦?”

“案发那天,我认为有人进过那个山洞。”毕素文说道,“洞口只容许一个小竹排和一个人钻进去,进出时要掀开藤蔓。文扬是租船进鸟岛的,船只不可能进出那个洞口,而且小竹排是从哪儿弄到的呢?”

“毕老师,你在说什么?”

“嗯,过几天你就会明白我说的了。”毕素文微微一笑,“你知道文扬那天进鸟岛做了些什么吗?”

文婷将文扬所说的一五一十地转述了一遍,“我相信他说的,他没有向我撒谎。他一再向我表白他是冤枉的。我又调查了那几个和文扬一起进鸟岛的朋友,他们说是下午三点之前离开鸟岛的,还说离开之前他们看见苏姗姗还在鸟岛。”

“嗯,我明白了。我认为,现在是你向检察院提出申诉的时候了。”

“真的吗?”

“真的。”毕素文回答得非常坚定,“请你相信我。”

尽管投在树上的灯光,在毕素文的身影上抹了一层浓浓的阴影,但文婷似乎又看见了那双自信的眼睛,那张充满阳光的脸。

放眼望去,一盏盏灯火是那样的朦胧,隔着被雾气伪装了的玻璃,如同怀有春事的少女的眼,始终看不真切。昏暗发黄的灯光,十几张粗糙的塑料桌椅,围拢着喋喋不休的夜语,还有功夫茶水上的袅袅雾气,如泣如诉的怀旧音乐,使文婷想起了过去,想起了弟弟。她觉得好像做了一个噩梦,而这噩梦就快要结束了。

“我们,可以一起走走吗?”文婷站起来,望向毕素文。

毕素文点了点头。

天空,开始稀稀拉拉地下起了小雨。

海风吹来,很凉很凉。文婷不禁打了个寒战。下意识的,毕素文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来,披在了她的身上。

文婷望着只穿着单薄衬衣的毕素文,心里升起一股暖意。

“文婷,我有一事相求,不知你是否愿意?”毕素文像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出这句话。他似乎在心里渐渐喜欢上了文婷。

“什么事?”

“你弟弟的案子处理好以后,我想回青龙镇一次。关于我在鸟岛所做的实验内容,苏姗姗的父母到现在还不知道与苏姗姗的被害案有关。所以,法庭再审结束后,如果你弟弟被无罪释放,我觉得自己有必要有义务向他们说清楚我的做法,并向他们解释我到鸟岛做实验的目的,以及为什么没有及时告诉他们。”

“你想说什么?”文婷被弄糊涂了。

“是这样的,在我离开青龙镇之前,我答应了他们一个要求。”

“要求?”

“嗯,你听了后或许会有些奇怪。因为我答应下一次见他们时,会带一个女朋友过去。”

“女朋友?你要我做你的女朋友吗?”文婷的脸发烧般地热起来。

“文婷,请你别误会。我只是想满足伯母一时的心愿,不想让她失望。她认为苏姗姗的事拖累了我的个人问题,所以一定要我带个女朋友去见她,要不然她会不高兴。我想了很久,才想到了你。”

“你认为我会成为你的女朋友吗?难道说,你为我弟弟申冤,是有条件的吗?”

“文婷,你怎么能这样想呢?”

“那你要我怎样想?”

“我只是要你临时代替一下。”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走后,周围的人对我会是什么看法?”

“这……”毕素文挠着脑袋,“对不起,这事就算了吧。我太在乎自己的个人得失了。”

毕素文的话,打乱了文婷心中的湖水。他怎么会提这个要求呢?这出戏万一当做真事在社会上被传开,我又如何对周子强解释?不但会难以面对周子强,更有可能会更加招致周子玟的怒火。可是,万一他真的救了弟弟,可以说他是弟弟的救命恩人,我拒绝了他岂不是太过分了?我到底要怎么办呢?

“文婷,对不起。我没有想到你会这么不开心,就当我没有提出过这个要求。你还是抽空写申诉书吧,我会告诉你怎么写理由的。”

文婷正要说话,手机响了,拿起手机一看,原来是毕素芸打来的。

“我今晚得加班。”文婷把毕素文的外衣脱下来,放到毕素文的手里,就匆匆走出了海滨长廊。回公司的路上,她的心一直跳个不停。

“你在想什么呢?”站在生产车间门前的毕素芸老远看到走过来的文婷,跑过去问道,“看你神色慌张,一定是出去和哪位帅哥约会谈恋爱了吧?”

“素芸,你说,爱情是什么?”文婷避而不答地问道。

“你真的在恋爱啊?”

文婷把她和周子强的故事说了一遍。

“周子强和我有业务上的来往。他做生意的精明,远远超出他的年龄,我只能说,他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商人,处理事情不但周到,恰如其分,为人不做作,而且也有算计。”

“此话怎讲?”

“嗯,一时无法和你说清楚。我和男人打交道很多,对男人也比较了解。不过,周子强不失为一个好男人。对了,他上次来过一次,没见过你吗?”

“来过一次?”文婷暗暗一惊。

“没错,我的玻璃厂需要他的化工原料。我们业务上的往来有好几年了,每隔半年,我们之间要结算一次,另外就产品性能给他提些意见,以期让他们改进工艺,能达到符合我们质量更新后的要求。”

文婷没有说话,呆呆地陷入了沉思之中。

上午9时,震惊莱市的鸟岛杀人案于莱市人民法院一楼刑事审判庭重审。庭审将由五名审判员组成合议庭,由在法院从事多年审判经验的刑事审判庭庭长担任审判长。吸取了上次的教训,文婷这次索性没请代理律师,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毕素文身上。

开庭的前一天中午,莱市人民法院门口停了五辆警车,门口的法警也满脸严肃,并严禁闲杂人员出入。据莱市市委宣传部新闻处工作人员的介绍,由于前来采访的各地记者太多,湖南省有关部门最后决定,只安排中央级媒体和湖南日报、湖南电台及电视台的记者进入旁听。来自全国各地的几十家媒体的记者都被“拒之门外”,就连莱市当地的媒体也没有得到优待。由于莱市法院审判大厅只有156个座位,旁听的人数将会受到严格的限制。而且湖南省高院作出指示,庭审的过程将会以现场直播的形式在湖南电视台播出。

担任重审的主审法官即刑事审判庭庭长,在开庭前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虽然,我们还不能肯定审判结果将会如何,但是我们会严格遵循回避原则,凡是有可能会影响本案正常判定的法官均不会参与本次重审,同时本着公正公开,遵循科学的原则,进行现场庭审直播。”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