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节

“根据你的昆虫学证据推测,被害者在她进鸟岛之前就已经死亡,怎么还可能活着和被告一同进鸟岛去呢?”

“我说过,这只是模仿实验的结果。实际情况也许更为复杂。而且,”毕素文的语气变得凝重,“我怀疑死者有可能不是苏姗姗。”

法庭内一片哄动。

“肃静。”审判长将惊堂木一拍,“请法医上场。”

“根据我们的检验结果,船板上血迹的DNA的确与死者不符。但是,”法医看了充满自信的毕素文一眼,说道,“被害者的DNA与苏姗姗的母亲相同。”

“毕专家,你还会认为苏姗姗的身份有假吗?”检察官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毕素文没有立即回答,而是不慌不忙地在投影图上打出一张拍摄的图来,一块石板上侧躺着一个清晰的人头像。

“化学上有种叫发光氨的物质,可以鉴别经过擦洗、很久以前的血痕。因为人体血液中的铁能使它发出一种微弱但肉眼可见的绿色荧光。”毕素文指着图片说道,“这是我将发光氨喷洒在山洞内的某个位置上,用长曝光的拍摄技术获得的一张照片。它说明了什么呢?说明了凶杀被害者的地点位置。扳手击中被害者的后脑后,血从伤口流了出来,在尸体躺着的地方形成了一个轮廓。虽然经过擦洗,但残留下的少量物质仍能被识别出来。根据这点,可以断定被害者是在山洞内被杀的。不论被害者是不是苏姗姗,丝毫不影响我们作出排除文扬涉嫌凶杀的科学判断。因为,要在山洞内杀害被害者,得将被害者引诱到山洞内。事发当天,和他在一起的朋友三人已经证实,下午三点之前,文扬一直在鸟岛。就是说,如果下午三点之后文扬杀害了苏姗姗,从昆虫学的证据来看,将会导致死亡时间的推断与实际死亡的时间严重不符。目前也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在事发当天,文扬曾离开鸟岛到过山洞。”

法庭内一阵骚动。一些坐在电视旁观看的观众甚至按捺不住地鼓起掌来。

“休庭。”随着审判长一声令下,旁听人员立时像炸开了锅,议论纷纷。

下午3点,法庭再次开庭,经过合议庭研究,当庭作出判决:原判及复核认定原审被告人文扬用扳手故意夺取苏姗姗的性命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现有证据不能证明文扬构成故意杀人罪,原判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文扬无期,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有误,应予纠正。根据刑事诉讼法有关规定,撤销湖南省高级法院(××××)湘刑核字第84号刑事裁定及原莱市人民法院(××××)临刑初字第49号刑事判决,宣判文扬无罪。

宣布一结束,法警为文扬打开手铐,文扬和文婷姐弟俩当场抱头痛哭。

文婷抱着重新获得了自由的弟弟,流下了激动而又喜悦的泪水。当文扬用手为她揩净脸上的泪水时,文婷想起了另外一个人。待她回头看时,毕素文挟着公文包已经离开了法庭。

庭审当中,面对高高在上的威严法官,气势汹汹而且咄咄逼人的检察官,以及无数双坐在面前盯着他看的眼睛,毕素文从容镇定,沉着应对。那种对专业知识的娓娓道来,对案情分析的缜密,对问题反应的敏捷,对质问的精彩辩护,几乎倾倒了所有的听众。弟弟的无罪释放,毕素文功不可没。

“扬扬,你先回家。我有点事。”文婷说罢,转身飞也似的跑出了法庭。至少,得当面向他说声谢谢。

文婷走出来后,发现毕素文被潮水般的记者包围了。看到毕素文精疲力尽、穷于应付的窘态,文婷再也顾不得许多了,于是冲上去,拨开人群,拉着毕素文,不由分说挤出了包围圈。

“谢谢。”脱离那些记者后,毕素文停了下来,用纸巾擦了擦脸上的汗,“我快招架不住了,为了这个案子,我都好几晚没睡好觉了。”

“要说谢谢的应该是我。”文婷深情地望着毕素文,“要不是你的帮助,我弟弟今天绝不可能得到无罪释放。”

“不要这么说。”毕素文说道,“我不过在履行一位法医人员的工作职责罢了。”

“毕老师,关于你上次提到的事……”说到这里,文婷的神情变得不安,说话的语气也迟疑而混沌,“我……决定好了。”

文婷神情上的变化,令毕素文非常不解。他望着文婷,发觉她脸上泛出微微的红色,不禁问道,“决定什么?”

“陪你去苏姗姗父母家。”文婷认真地说道。

她不怕别人背后说她了。只要毕素文愿意,别人说什么她才不管呢。毕素文为了救弟弟,付出了这么多的努力,这点小小的要求我为什么就不能满足他呢?所以,文婷这样想着,心情释然了许多。审判长宣布弟弟无罪释放的那一刻,她肩上好像卸下了一个千斤重担,心情别提有多轻松了。自从弟弟入狱以来,她的心情第一次有这么好。

听了文婷的话后,毕素文先是一怔,随即笑道,“你不怕别人误会你吗?”

“不怕了。”文婷望着毕素文眼睛里红红的血丝,心疼地说道,“毕老师,你先好好睡一觉吧。我在家等你电话。”

文婷回到化工公司时,王锦芝和文扬正在搬家具,一辆货车停在外面。

“妈,怎么啦?”

“刚才周经理来看文扬了。他说,我们一家三口挤在这里不合适,帮我们从外边找了一套比较大的房子。”

住房确实是个问题。月湄庄的新房子卖给村长了,老房子虽然宽敞,但一下雨就漏,基本上不能住人。再说,弟弟刚刚出狱,住那种地方也不合适。只是这样一来,欠周子强的人情又多了一个。

“搬到哪儿去?”

“就是往温泉风景区的方向,靠断头崖不远,‘独此一家’的南面。那儿原来有栋房子,虽然旧一点,但比这房子大多了。”王锦芝高兴地说道,“今天是个好日子,你弟弟出狱,又搬新房子。”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