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四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四节

早上八点钟,毕素文从贝逸楼酒店出来,没走多远,遇上一个前来找他的陌生年轻男子。

“能和你聊聊吗?”陌生男子说道。

毕素文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显得有几分犹豫。因为他和文婷约好,九点半去苏银潼家。

“就一会儿。”陌生男子看出了毕素文的心思,说道。

毕素文点了点头。

陌生男子上前握住毕素文的手道:“我在法庭上看到你的精彩辩护了。没想到你这么厉害,敬佩敬佩。”

“你是……”毕素文一愣。

“不好意思,我忘了做自我介绍。我是鹅岭化工公司的经理周子强。”陌生男子说道,“文扬的姐姐是我女朋友。”

“呵呵。”毕素文嘴上应付着,心里却咯噔了一下,他怎么不知道文婷有了男朋友?接着转念一想,事情糟了,不能让文婷去苏银潼家了。

“认识你很荣幸。”周子强微笑着说道,“你的博学倾倒了法官大人,你的才华折服了所有的听众……”

“我只是尽了一个昆虫学专业人员的责任,觉得有必要出面澄清案件中有可能产生的误会。从另一方面来说,也是将专业知识融入司法实践的尝试,反过来对我今后的相关科研工作也是一种促进。”毕素文觉得不能再和周子强绕弯子了,说道,“周先生有什么问题,请尽管说,只要我能回答。”

“昨天听了你的辩论,有个疑问,想请教你。”

“噢?”

“你说到苏姗姗有可能没死,是真的吗?”周子强很认真地问道,“在昆虫学证据方面,你这样的说法有多大把握?”

“昆虫学推断的死亡时间和苏姗姗可能被害的时间的确矛盾。但DNA数据又说明了苏姗姗和她母亲的血缘关系。别说你,我的大脑也混乱。”毕素文说道,“我不知道错在哪里。”

周子强又问道,“你上次到鹅岭山就是为了调查苏姗姗的死因吗?”

“可以这么说。苏姗姗的被害,没有任何征兆就发生了。这个打击太快,我简直猝不及防。我不想苏姗姗死得不明不白。只有还原这一切的真相,我的良心才会得到安宁。虽然我弄清了部分真相,但仍然有许多谜团未能解开。”

“你还会继续查下去吗?”

“是的,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继续调查。”毕素文想再去一次鹅岭沟,但是学校有一大堆教学和科研的事等着他去做。另一方面,在他的想法没有成熟之前,一向不喜欢过多地透露给别人,这是他长期从事科研工作养成的作风。

“可是,你怎么查?”周子强又问道。

“目前陷入了困境,很难再查下去。”毕素文说道,“除非有新的线索出现。”

“你认为你能查出真正的凶手吗?”

“你会钓鱼吗?”毕素文反问道。

“不是很内行。和别人比,我钓到的鱼总是最少。”周子强不解其意地回道。

“钓鱼的过程实际上是钓鱼人和鱼之间的较量,一场斗智斗勇的较量。鱼想吞掉钓鱼杆上的食饵后轻易地逃走。对钓鱼者来说,把握时机起钓才会得到收获。但对我而言,鱼上钩之前才是最大的乐趣。”

周子强望着毕素文,足足有好几秒钟没有说话。

之后,周子强神秘地在毕素文的肩上拍了拍,“毕先生,我看到了法庭外文婷拉着你的手跑的情景。我可要提醒你一句,文婷是我的,你可不要打她什么主意。在学识水平上,我不是你的竟争对手。”

毕素文的表情显得很不自然。其实,他内心很喜欢文婷,要不是他担心社会上的人对他产生“很快就把苏姗姗忘了”的非议,他早就向文婷表白他内心的感受了。他觉得文婷是个好女孩,具备一般女孩子身上所不具备的优点。她对弟弟的关心和执著曾深深打动了他。妹妹经常夸赞文婷的才华和优点,也曾让他心潮澎湃。要文婷假扮他的女朋友,虽然是假借刘玲英之口,但实际上也是他心里所想。他想通过这件事来揣测文婷对他究竟是否有好感,苏家人是否从心里已坦然接受了他和另外一个女子谈恋爱。他不想为这样的事引起苏家的不快,毕竟他把他们认作了父母。今天听了周子强的话,让他心里难过。

尽管如此,毕素文还是握着周子强的手表现出一种少有的大度,说道“周经理,我是男人,理解另一个男人的感受。因此,我真诚地祝福你们。的确,我喜欢文婷,也爱文婷。我对她的感情如同对我的生命一样重视和珍惜。作为她的朋友,我希望你对她永远要好。”

“你放心,我会对她好的。”

周子强走后,毕素文给文婷的手机回了一条信息,“有事,去不了了。”之后回到贝逸楼酒店,点了一杯茶水,闷闷不乐地坐下,想着心事。

周子强的出现令毕素文心里产生一阵失落感。他脑海里浮现出周子强拉着文婷的手,亲热而甜蜜的画面。

“我怎么啦?”毕素文用手轻轻捶打着自己的脑袋,“我是不是在吃周子强的醋?”

毕素文感到心绪不宁。他向服务生要了一杯酒,心里有一个奇怪的念头,想喝酒。这是他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想法。难道想用酒精麻醉自己?逃避刚才的想法?人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为什么有时就不能控制自己呢?

苏姗姗带给他心中的痛,还有伤,每每遇到文婷后,便会不知不觉地消失。刚开始,他会为自己产生这样的念头责备自己,有种对不住苏姗姗的内疚感觉。后来,毕素芸常常批评他,说不要太沉浸在过去不能自拔,以免毁了自已到手的幸福。其实,妹妹很欣赏文婷,一直有撮合他俩的想法。

他感到很痛苦,发觉自己完全陷进对文婷的感情中去了。以他现在的心情,怎能去青龙镇见苏姗姗的父母呢?还有一个问题让他难以面对苏姗姗的父母。这就是,虽然用昆早学证据洗脱了文扬凶杀的嫌疑,可是,是谁杀死了苏姗姗呢?真正的凶手又在哪儿呢?这些他都不能给苏姗姗的父母一个满意的回答。此外,DNA检测结果表明苏姗姗的确被杀死了,可是,他的实验设计证明苏姗姗不应该在那时被杀死。

问题到底出在哪儿呢?

此事太蹊跷了,太离谱了。

酒店的格调古典优雅,播着一首动人悦耳的乐曲。毕素文的心情却是如此的混乱。昨天他还为自己在法庭上侃侃而谈的辩护感到自信满满,而今天却觉得像打了败仗的士兵,精神萎靡不振,士气低落。

毕素文喝到半醉的时候,朦胧之间看见离他不远的地方坐着一个熟悉的少女,正冷冷地望着他。

周子玟?毕素文脑海里忽然跳出一个想法。

毕素文走过去的时候,周子玟正坐在吧台边一个人喝着酒。她穿着淡绿色带蕾丝边的宽大的吊带衫,折布短裙,高跟系带凉鞋。修长光滑的腿裸露在外面,麦色的皮肤在灯光下闪着绸缎一样的光泽。一双涂得微红的嘴唇,黑亮的长发随意地飘散在脑后,眼神却淡漠如水。

“你受伤了吗?”周子玟端着酒杯。酒杯在她手心里高速转动着,酒液形成了非常美丽的倒立着的圆锥形旋涡。

毕素文红着眼睛望了她一眼,“可以请你喝杯酒吗?”

周子玟淡淡地一笑,向调酒师打了个手势,“来一杯鸟岛泪。”

调酒师可以调出独一无二的鸡尾酒,鸟岛泪是一种淡蓝色的入口温和的烈性鸡尾酒。

毕素文摇了摇头,“我只喝国产酒。”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