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节

“妈妈走后,我一直在想,妈妈为什么要自杀。不是有很多更好的生活方式吗?为什么要这么惨烈?是因为憎恶那个女人吗?事实上,那个女人的下场也很悲惨。所以只能恨我爸爸,害死了两个女人。

“小时候我心里非常难过,常在梦里哭醒。有时,会忍不住埋怨妈妈:为什么要死,我会长大啊,会对你好啊,为什么一定要死呢?长大了,我渐渐体会到了,生活在一个没有爱情、没有感情的世界里,是多么的孤独和可怕。可怕的不是肉体上的痛苦,而是精神上的折磨。也许,早点解脱对妈妈来说或许是件好事。这样想着,我会更加仇恨我的爸爸。”

“你是怎么走上滑冰这条路的?”

“可能我对滑冰有天赋吧,加上我胆子大,平衡身体能力强,我在这方面的机敏和领悟能力很快超过同龄人。一开始,我只是觉得好玩,到后来就产生了兴趣,常弄些别出心裁的花样招人注意。每当我上滑冰场,我能滑出很多姿势,引来很多人围观。老板不收我一分钱,让我天天尽情地滑。在滑的过程中,我不断改进姿势,创新花样。滑冰场的生意也越来越好。滑冰场的老板后来亲自找到我,让我成为滑冰场的正式员工。

“当然,要得到老板的赏识,让自己发挥得更为出色,其中屈辱的泪水、辛酸的经历只有自己才能体会。这样忍气吞声了几年,我开始独创自己的事业。”周子玟用尖尖的手指掸了掸烟灰缸外壁上的灰。

“你爸爸到哪儿去了,你们找不到了吗?”毕素文觉得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问题,一个父亲居然抛下了两个小孩,难道所谓的爱情比亲情更重要吗?

周子玟摇了摇头,“爸爸就这样走了,连个招呼也没打。反正有人看见他进鹅岭沟去了。知情的人说他追那个跳崖的女人去了,不知情的人说他找土匪的宝藏去了。反正,后来再没有人见到过他。鹅岭山太大,我们那时又小,不敢去找。后来过去了那么多年,估计找不到了,我们也就放弃了。”

周子玟的话不但没把毕素文心中的疑团消除,反而使他更加混乱了。世上有这样的父亲吗?

“你愿意陪我去一次青龙镇吗?”毕素文问道。

“到苏星星家吗?”

“没错。”

“只要毕大哥乐意,我没问题。”

“不过,我不想骗你。我只是想利用你一下而已,如果你觉得有什么不妥,可以不去。不要太勉强自己,也不要委屈自己。”

“和毕大哥在一起,只会开心,哪有你说得那么严重呢?”周子玟瞅了一眼毕素文,说道,“我真的想要得到你,任何女人都休想从我手中夺走你。我们家流着土匪的血,有敢说敢做的传统。”

周子玟在暗示什么吗?毕素文心里打了个寒颤,面前的这个女人是多么不可思议。

“我第一次爱上了一个比我大很多的男人,当我明白我只是在寻找一种父爱而不是在寻找爱情时,我就毫不犹豫地离开了他。我第二次爱上的男人却爱上了别的女人,并夺走了我的一切,然后又坚决地抛弃了我。我第三次爱上的男人的心里从没有我的位置,可是,我仍然控制不住地想他。有时候,我想,有一个可以让自己爱的人,一个可以让自己痛的人,人生才真正没有缺憾。”

周子玟的眼睛开始发涩,一滴泪砸在冰凉的地板上,泪花四溅。

毕素文无语,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周子玟脸上出现柔弱的表情,他不知该对周子玟说些什么,但愿她不要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来。说实话,周子玟让他爱不起来,哪怕他用心地去爱。他甚至后悔与周子玟发生了过多的来往,更后悔请她去青龙镇。很多人只要交谈几句,就可以洞穿对方心灵的秘密,然而周子玟却是一个异数,你无法从她的外表甚至她的语言来判断她的内心。

她哪一句话是真哪一句话是假,让你根本辨不明。

“爱情,应该当做一个理想去实现。比如你要考一所好大学,努力去读书,也许最后不一定会在这所学校学习,但这其中的过程却需要全身心地投入。这样的理想伟大,这样的爱情完美。虽然没有结局,但过程是幸福的。”

这是什么爱情逻辑?毕素文心里哑然失笑。

吃了早餐,两人坐车到了青龙镇,刚要敲苏家大楼的大门时,苏星星大概是听到了门外的脚步声,旋风般的跑出来打开门,“毕哥哥,你好有才华。看了电视直播之后,爸爸妈妈一直在念叨着你,快进来吧。”

当他看到站在毕素文身后的周子玟时,脸色立即变得难看起来,“子玟姐姐,你来有事吗?”

“我要她来的。”毕素文连忙回道。

“哼,苏星星,听清了没有,不是我要来的,是毕大哥要我来的。”周子玟朝苏星星发出得意的笑声。

“也不知周子玟使用了什么迷魂术,毕哥哥居然让她陪着一起来了。这家伙八成没安好心,一定在打毕哥哥的主意了。不行,我绝不能让她的算盘打得称心如意。”苏星星心思开始不停地转动。

“是这样呵,欢迎欢迎。”苏星星将周子玟拉到一旁,悄悄地说道,“子玟姐姐,我从滨海买来了一样礼物,准备送给你。”

“送给我礼物?莫不是我的耳朵出了问题?”

“你别瞧不起我星星。子玟姐姐,我是真心喜欢你才这样做的。要不然,我才不会千里迢迢从那边带个礼物给你。”

“好吧,我倒要看看你带了什么礼物给我。”

“你随我来。”苏星星把周子玟带到了他的房间,从抽屉里取出一串珍珠项链,“这是我特意跑到葫芦岛买来的,花了我好几千块钱。”

周子玟拿起来仔细察看了一番,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

“星星,这种珍珠充其量才几块钱而已。”

苏星星脸红了,“我这个真的不只几块钱……”

“哼。”周子玟一把抢过来,丢在地上,“你拿去哄别的女孩子吧。”

“子玟姐姐,你……”苏星星心疼地拾起珍珠项链,再次放在周子玟的手上,“我是第一次买,没有经验嘛!”

“你为什么不问问别人?世上有你这样的傻瓜么?几块钱的东西居然花几千块钱买来?”

“一个大男人买这种玩意儿,怎么好意思问别人呢?”苏星星说道,“子玟姐姐,你不知道,鹅岭山我们同袋而眠后,我失去了贞操,不再是处男了。从那时起,我的心就属于你了……”

“闭嘴,你胡说些什么?”周子玟气恼地说道,“我不是警告过你了吗?不要再提那件事了。”

“可我说的是真心话,我爱你,我喜欢你。”

“星星,你不要装蒜,你心里在想什么,难道我不知道?我喜欢毕大哥关你什么事?你要是从中捣乱,当心我对你不客气。”

正当两人争吵不休的时候,外边的客厅里,苏银潼夫妇对毕素文的到来仍如以前一样热情,端茶倒水,忙个不停。

“爸爸妈妈,我前段时间在鸟岛所做的事,其实是为了……”

“素文,你不要说了,我们从电视里都知道了。之前,我们对你来这儿做实验也感到奇怪,但我们相信你。别人怎么说,我们不管。”刘玲英解释道。

“谢谢你们的理解和支持。”毕素文说道,“关于这件事还没有结束,我会尽全力去查找背后的真凶。”

“一定要查出真凶呀,素文,”刘玲英两眼失神地说道,“要为我们的山妹报仇。”

“虽然有许多问题没有弄清楚。”毕素文说道,“我想迟早会揪出背后的真凶。”

苏星星的房间停止了争吵。

“素文,那是你的女朋友吗?”刘玲英指着从苏星星房间走出来的周子玟问道。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