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四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四节

“鸟岛对面的山洞没有人知道吗?”

“那山洞知道的人不多。即使有人知道那里有个山洞,一时也找不到入口。不过,也没有人想去那种地方。”

“船上的尸体被发现的前一天,陈爱才有没有去过鸟岛?”

“去过。那天街上没几个人,所以码头边有没有船进鸟岛一看就知道了。”

“他扎的小竹排也会驶到这边来吗?”

“没有,这边河宽。小竹排不好驶。我只是听别人说过,他有一个小竹排,是从鸟岛到对面鹅岭山洞的。”

“他搬家是什么时候?”

“就是……就是……”老板娘回忆道,“我记起来了,他搬家的前一天,渡口边的码头发生了一件杀人的案子,一个年轻男子杀死了一个年轻女子。”

难道陈爱才与此事有关吗?毕素文想着,问道,“凶手被抓的那天,陈爱才有没有去过鸟岛?”

“这个……这个……”老板娘想了一会儿,“那天他有没有去过,我记不起来了。因为那天恰好是赶集日,我们的生意比平时好,忙不过来,没有注意到码头上的事。”

案情在这里出现了转机。毕素文隐约觉得这里面一定大有文章,陈爱才到底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呢?

向济口镇其它居民打听的结果,出现了另一种版本。说是陈爱才有一天守着一个洞,山洞出口处突然涌出大量的水,冲出几根人的骨骸。不可思议的是,他从冲出的水中拾得金砖二块银条数根,便从此发迹,举家搬出济口镇,前往莱市买了商品房居住。

济口镇一些年长的村民坚信鹅岭山上有大批宝藏的传说,并传有人看到有寻宝者从鹅岭山坠崖,听到撕心裂肺般恐惧的喊叫。现苦于绝壁特高(半山的洞口离地有20层楼房高)无法攀爬,入口无法寻找,土匪宝藏仍在洞内等待高手发掘。

苏星星难道是探听到了陈爱才的故事之后,萌发了找陈爱才打探宝藏的消息去了?想不劳而获一夜暴富的发财欲念依然占据着他的头脑吗?

根据济口镇一些人提供的线索,毕素文和周子玟终于在莱市找到了陈爱才的家。

陈爱才住在蔡伦广场旁广新小区一栋二楼,一般装修。陈爱才至少有五十多岁,眼睛眯起来,端详了毕素文他们很久,当他确信他们是来打听一个人的时候,脸上绷紧的神色才悦目了许多。

“没有,没有什么人来找过我。”陈爱才很快地回道。

“听说,你找到了宝……”

周子玟的话刚刚提到一个“宝”字,陈爱才断然回绝道,“你们要是来打听宝藏的事,就请回吧。我很忙,没有空闲和你们聊。”

毕素文感到陈爱才的眼神游移不定,对宝藏的话题非常敏感,如果真的是捡到了金砖,有什么好可怕的呢?

毕素文拉了拉周子玟,“我们走吧。”

两人只得到处寻找苏星星。可是,现在到哪儿去找呢?

就在他们走过大桥打算坐车回青龙镇时,周子玟突然停住了脚步。

“那不是苏星星吗?”周子玟用手朝前面一指。

毕素文顺着周子玟手指的方向一看,苏星星正鬼鬼祟祟地顺着一条小巷子往前走着,像在跟踪一个人似的。

“星星。”周子玟走过去,喊道。

苏星星吓了一跳,一看是周子玟,不禁恼火道:“你这小魔女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你还骂人呢!你妈快急死了,以为你出事了,你倒没事儿似的在这儿闲逛。”

“我要怎么跟你们说呢,你们坏了我的事了,坏了我的事了。”苏星星哭丧着脸道。

“是不是看上哪位美女了?那样子好像十年没见过女人似的。”

“完了完了,前面那个女的不见了。”苏星星喊道。

“到底怎么啦?”毕素文觉察到苏星星的脸色不对,问道。

“那个……那个……”苏星星像有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她跟我姐姐好像呢。”

“你莫不是大白天碰着鬼了?”

“你才会大白天碰着鬼。”苏星星没好气地回道,“我的视力很标准,既不近视也不远视,一个这么大的活人还看不出来吗?”

“可是,既然是你姐姐,你为什么不上前叫一声?”

“我叫了。她问,你是谁?好像根本不认识我。我看得清清楚楚,她明明就是我姗姗姐嘛。为什么要那样说?她一定是让人吃了迷魂药了。”

“苏星星,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姐姐一年前被人杀害了,你在胡说些什么?我看你是不是要进精神病医院了?”

“对呵,我姐姐一年前被人害了。”苏星星像从梦中醒来一般,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傻笑着。经周子玟这么一提醒,苏星星的心恢复了平静。觉得是一时看花了眼,差点闹出了大笑话。

大家虚惊了一场。

原来苏星星确实去济口镇了,也确实是因为偶然打听到陈爱才的故事而去的。但这次让他动心的不是陈爱才发财的经历,而是陈爱才迟不走早不走,正是苏姗姗出事后的第二天才走,也就是公安法医来济口镇解剖的那天。而他从电视中得知,文扬被无罪释放出来,但真正的凶手仍然没有找到。所以,听说此事之后,他到济口镇去找陈爱才打听,结果可想而知,一无所获。当他转身去莱市找陈爱才时,没想到刚进莱市,就看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情景……一个和他姐姐有些相像的女子从他面前闪过。于是,他就跟踪了上去,一直跟踪了大半天。在担心别人发现他时,顺便把手机也关了。

之后,毕素文要苏星星用手机向父母报了平安。周子玟回到了她的冰舞场,苏星星和毕素文返回到滨海市。

回到滨海大学医学院后,毕素文失眠了。一方面,苏姗姗被害一案中没有一点关于凶手的线索;另一方面,他对文婷的感情依然割舍不下。他甚至埋怨自己为什么会爱上文婷,为什么偏偏对她有这么强烈的思念。周子强的话并没有冲淡他对文婷的印象,反而加剧了他内心感受上的折磨,不能让他产生恢复正常工作的思维和意识。为了尽量不去想文婷,他白天拼命工作,直到筋疲力尽。这种情况,是他和苏姗姗认识以来从来没有过的。他和苏姗姗之间的感情,是由认识走向深入,由普通走向形影不离,一种慢热式的发展到后来成了如胶似漆,虽然没到爱到骨髓的地步,但也可以用感情深厚来形容。文婷却给他以相见恨晚的印象。文婷没有千娇百媚的魅力,深深吸引他的是她那平静外表下的执著和坚强,还有一颗待人炽热的爱心。

家里有人给他介绍对象,他推掉了。有个女博士主动向他发起了爱情上的进攻和挑逗,他退却了。和文婷相识之后,很难再有另外一个女人能让他那颗年轻的心跳动起来。

或许他在等待一个机会。

转眼到了六月,教学任务差不多快完成了,该处理的事差不多处理好了。这段时间,他在法医昆虫学方面又找到了一些新的研究方法,期待着未来的案件中能发挥更大的作用。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