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一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一节

文婷发现文扬不在,向妈妈问道:“文扬呢?”

“他到前面打扫房间去了。”王锦芝回道。

“这样,我们不是离原来的家更远了吗?我们家的田土不要了吗?”

“婷儿,文扬就要在公司上班了。还要什么田土?那些田土划给别人种好了。”

“文扬上班?”

“嗯,周经理安排他在化工公司上班。”王锦芝说道,“周经理对我们一家人多好,我看你趁这段时间和子强把手续办了吧,免得夜长梦多。”

“妈……”

“是呵,你又说这事不用急。人家哪点配不上你?”王锦芝问道。

“我不是和你说了吗?我们的事得等段时间。”

“妈问你,是不是有更好的男人在追你呵?”

“你想到哪儿去了?”

“婷儿,做人要有良心,不能这山望着那山高。”

“妈,你别说了。”文婷气恼地说道,“这根本与你所说的不是一回事。”

“好了,好了,妈不说了。”王锦芝问道,“你什么时候回公司?”

“明天吧。”文婷说着,心思不安地望了一眼外边,心里想着,不知毕素文什么时候和她联系?这事不能让妈妈知道。

文婷一家搬进来的房子,原来是鹅岭化工公司刚施工时,工地负责人的住所。后来改造成外来业务人员的住宿之处。公司规模增大后,这房子基本上弃之不用了。在周子强的示意安排下,这栋房子被改造成两层楼的三室一厅。

第二天一大清早,文扬上班去了。八点半,文婷正准备去青龙镇,手机上嘟嘟响了几声,一看原来是毕素文发来的信息,“文婷,你不要来了。我有事去不了了。”

什么?难道毕素文中途变卦了?文婷想着,拨了毕素文的手机号码,发现没人接听。过了一会儿,她试着再去拨毕素文的手机,结果还是没有人接听。

文婷郁闷地躺在床上,不知毕素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明明说好了的,他怎么说变就变了呢?这似乎不像他的作风。

过了一个小时,她再拨打了一次。电话终于接通了,里面却传来了周子玟甜蜜温柔的声音。

“毕大哥,你喝醉了。”

毕素文和周子玟在一起?文婷心里怔了一下。

“谁呀?”手机传来了毕素文含糊不清的问话。

文婷默默地按掉了接听钮,走出睡房,对着正在忙着做饭的妈妈说道:“妈,我要回去了。”

“你不是说明天走吗?”王锦芝不解地问道。

“我临时改变主意了。”

文婷说罢,走了出去。

文婷回到公司时,公司全体员工上上下下都在忙着新产品促销活动前的准备工作。昨天,周金柱收到了他们公司举办专场活动的具体时间的通知。

当晚,周金柱得知她回到了公司,便约她到办公室见他。

“你要尽快在本周内把新饮品的配方定好。然后,我们要按最终确定好的配方弄出一批样本,争取在莱市旅游节上市。能不能成为含金量较高的新品牌,上市前的准备工作非常重要。我们的第一仗要打好,不能出任何差错。一个小小的差错,会导致我们前功尽弃。”周金柱意味深长地望了一眼文婷,“我对你寄予了很大希望。这次新产品的宣传由你和毕素芸负责。”

周金柱对她的重视,出乎文婷的意料之外,“我恐怕不能担当这么大的重任……”

“你不要推辞了,这是董事会的决定。”周金柱摆了摆手,说道,“文婷,我知道你弟弟已经获得无罪释放,不用担心民事赔偿了,所以……”

“周董事长,我知道您的意思。您放心,我答应您寻找林绚绚的事不会因其他事情的改变而改变。帮您找到多年未见面的女儿,也是晚辈的愿望。只要力所能及,我不会轻易放弃。”

“我果然没有看错人。你有着当年你爷爷为人忠诚憨厚的品格。”周金柱然后悄悄地说道,“小范围消费的试验,你可以选定在葫芦岛进行。”

“我明白您的意思。去葫芦岛后,我心中自会有数。”

一周后,一切准备停当。文婷带着公司的三个员工向葫芦岛出发了。

葫芦岛,文婷早就从毕素芸那儿了解到,那里有“东方夏威夷”之称,对于喜欢海的人来说,那里一定是个充满幻想的地方。

去葫芦岛要从滨海市东部的一个渡口坐船,大概要35分钟的时间。葫芦岛地处粤东海面,两头膨,中间细,形如其名。

盛夏季节,海风习习。清晨,踏上葫芦岛,文婷像来到了一方充满异国情调的土地。美丽的葫芦岛像个刚睡醒的少女,睁开惺忪的双眼,静静地注视着她们的到来。

东升的阳光,透过云彩把海滩照亮,海水在阳光的映照下渐渐染红,起风的时候海面荡起一片粼粼的金光。碧绿的草坪,漂亮的酒家,归航的渔船,波涛之上的水上人家,整个融于湖光山色之间,形成一道无比亮丽的风景线。在外人看来,葫芦岛堪称一个被浪漫情怀拥抱的世外桃源。

周金柱得来的信息,源自于林绚绚的母亲当初给他的一封书信。时过境迁,物是人非。改革开放后,葫芦岛上的人口流动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很多人走出村庄,在城里安家落户。所以,寻找一个人并不容易。

文婷一方面指挥手下的员工配合公司的试喝活动展开产品宣传工作,另一方面暗地里到处寻找林绚绚。由于葫芦岛并不大,她走着一个地方又一个地方,明访暗查当地有没有二十四岁左右的女子。确定目标之后,就想方设法弄清楚这个女子是不是本岛出生。

打听终于有了结果。一年半前,确实有位二十多岁的女孩子,但不叫林绚绚,而是叫林铃苔,华南师范大学旅游专业毕业后,在外地找了工作没有回来。她的母亲叫刘铃凤,也的确是湖南人,父亲叫林秀才,也曾在湖南当过兵。这一切都与周金柱所说的一致。林秀才在部队里当过厨师,很会做面食,从部队复员后,选择在城市里开面店,偶尔回乡看望一次父母。不幸的是,三年前,林秀才夫妇回葫芦岛时在一次台风中丧生。林秀才的父母也先后离开了人世。林铃苔两年前在葫芦岛出现过,后来再没有人见到过她。还有一种说法,她在葫芦岛没什么亲人,没必要再回葫芦岛了。所以,她去了什么地方工作,没有人知道。

从葫芦岛回来之后,文婷专程去了一次广州。在华南师范大学人事处,文婷查询到了林铃苔的名字,得知她毕业后去了湘南,进了一家旅游对外服务公司。这家服务公司隶属于一位台商投资的外商独资旅行社,名称叫做湖南鹅岭国际旅行社。公司的业务主要包括办理入境旅游业务,招待外国旅游者、华侨以及港澳台回内地旅游者。让她想不到的是,投资的台商正是周金柱。而公司接待的游客多为日本人和有钱的台湾人,旅游路线的终极目标主要为衡山及莱市一带的风景区。

接下来,打听的结果让文婷彻底陷进了迷雾之中。林铃苔在公司上班两年后,突然辞了职。关于辞职的理由,公司的答复是,林铃苔抱怨工薪太低。但曾与林铃苔一起工作的同事说,这只是公司上层的说法,因为他们从来没听到林铃苔有过类似的怨言。

林铃苔后来到了哪儿?线索在这儿断了。是否由恋爱等原因引起呢?文婷再次做了一番调查,从与林铃苔有密切关系的朋友那儿得到了证实,她暗地里确实谈了一个朋友,但她的恋爱关系没有正式公开。

那么,她的那位男朋友是谁呢?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