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节

“我认识她的男朋友,来过这儿一两次。据林铃苔说他是莱市公安局的一位警官。”林铃苔的一位叫刘美的女同事回答说。

“林铃苔消失之后,那位警官先生没来找过她吗?”

“好像后来那位警官出了事。警方发出了通缉令。”

“林铃苔辞职的事与这个有关吗?”

“我也说不太准。”刘美回忆道,“按理说,应该关系不大。林铃苔辞职在前,她男朋友出事在后。”

“如果,林铃苔事先得知她男朋友会出事呢?怕有什么牵连,因而辞职也有可能吧。”

刘美笑笑,“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文婷可以肯定林铃苔就是林绚绚了,但是有关林绚绚的线索到了这里又中断了。

不久,中日友好城市二十周年庆祝活动及首届莱市旅游节于六月二十号如期举行。一品爽公司在莱市专为旅游节开辟的活动场地中抢了一席之地。公司的活动其实很简单,请一些人表演节目、抽奖,再就是向一些来自外地的游客发放免费饮料。旅游节期间,莱市的游客猛地增加了许多,用人山人海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参加旅游节的人大都是年轻人。文婷她们运来了两卡车的散装新产品,任由消费者品尝、选购,现场封口机封装,一度取得了辉煌的业绩。莱市最大的超市老板,当场与公司订了十万箱的合同。

苏星星像个保镖一样跟随在毕素芸身边,不离其左右,温顺而又听话,与去广东之前判若两人。自从苏星星脱离了那块赌博的土壤之后,有段时间曾迷上了电脑游戏,但经过毕素芸的调教,开始愿意在工作上努力了,然而他粗心大意的坏毛病仍然没改掉多少。

旅游节的最后一天,苏星星将一瓶饮料递给了前来品尝新产品的王佐军。不料,王佐军惊叫一声,饮料瓶掉落在地上。

“怎么啦?”苏星星不满地说道。

“里面有……”王佐军指着饮料瓶说道。

苏星星拾起瓶子一看,不觉一愣,里面怎么会有一只苍蝇呢?就在他迟疑的时候,他手中的瓶子被文婷一把抢了过去。

“我看看。”文婷边说着,边迅速打开瓶盖,在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将饮料和苍蝇一起喝进了胃内。

好恶心!文婷几乎快要吐了出来,可还得装出笑脸,晃荡着瓶子,“佐军,你看,多好喝呀。”

“我……”王佐军张开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文婷走过去,悄悄在他耳边说道:“佐军,可不能乱说呀,乱说是要担法律责任的。”

之后,文婷迅速打开了一瓶新的饮料,递到王佐军面前,“再来一瓶,试试味道怎样?”

王佐军也不怎么客气,接过来喝了一口,“嗯,味道真不错。”

好险!文婷心里叹道,所有的功劳差点坏在这瓶饮料上了。通常情况下,生产饮料的厂家有一套完整的流水线及出厂检验机构,产品中不可能出现异物。可是,售销过程中怎么会出现这样一瓶饮料呢?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王佐军走后大约两个小时,莱市日报的一个记者找上门来,手里拿着一瓶一口爽饮料。令文婷惊奇的,不是记者的造访,而是记者手里拿着的饮料瓶内同样有一只苍蝇,赫然漂浮在瓶内的液面上,而瓶盖却完好无损。

记者姓杨,刚刚报道过一品爽新产品试销反映良好的报道,所以文婷认识他。

“文经理,一个叫王佐军的游客举报了你们公司的产品,而且向我们报社强调,不要厂家赔偿,只要曝光。因为之前我们做过你们产品的报道,社长很重视这个问题,觉得有必要先问问你们,看这种情况怎么处理?”

文婷接过饮料瓶看了看,由于一口爽饮料都是负压封装,瓶内液面都会被挤压至瓶盖。而这瓶的液面明显低于瓶盖,显然是因为瓶盖被打开后注入了空气,才造成液面下降的。

让文婷吃惊的是,这已经是第二次在一品爽饮料中发现苍蝇了。

这是偶然的巧合吗?文婷产生了疑心。

在接受莱市日报记者的采访当中,文婷对此表示了非常的气愤,但她还是耐心地介绍了一品爽的生产制作过程。

“这件事,我们公司会对公众有个交代。”文婷说道,“对于王佐军的行为,我们不会采取和解的方式。我们会拿出法律武器来维护我们的名誉。”

文婷打电话将明星法医司法鉴定中心的毕素文请到了现场,要求在公安机关人员的监督下,鉴定瓶中的苍蝇。

毕素文对一品爽的生产环境进行了现场考察。发现一口爽的生产采用全自动流水线,生产环境具有高温、高压、强过滤的特点,苍蝇不可能在上述生产环境中生存。

毕素文对瓶中的苍蝇研究后得出结论:第一,一口爽饮料内的苍蝇属比较常见的双翅目蝇类,学名为大头金蝇,通常分布在内陆的淡水河流域,生存季节主要为夏秋两季;第二,瓶内苍蝇身体完整,其组织、肌肉层、脂肪层等均完好无损,并且体态基本无变形,据此认为这只苍蝇没有高温反应,应当是在常温下进入饮料瓶的;第三,涉案一口爽饮料的生产时间是今年5月15日,到购买时其间相差近2个月,如果苍蝇是在生产过程中进入的,那么它在非真空的饮料瓶中应该已经完全腐烂了,但瓶内的苍蝇却比较新鲜。

事不宜迟,警方直扑王佐军的暂住处。令所有办案人员意外的是,被捕后的王佐军立即交代了,苍蝇事件是刘丽人在背后一手策划的。随后,根据公司的要求,警方将这件事交给了公司内部处理。

这件事令毕素文产生了疑问,刘丽人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周金柱呢?其实周金柱待她不薄,只是因为她挟私报复文婷,公司削弱了她的权力,难道她就有想法了吗?但是弄垮公司对她有什么好处呢?

折腾了一天,文婷感到很辛苦。苍蝇事件一结束,文婷几乎累散了骨架。偏偏这时,文婷接到了妈妈的电话,说弟弟文扬有两天不见了,问了很多人,都说没见着文扬,电话也联系不上。电话那头,妈妈哭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文婷心里一紧,弟弟怎么又出事啦?于是将工作扫尾的事悉数交给了毕素芸,打算回家。可是,待她走到了外面,一看手机上的时间,已是晚上十二点。

文婷到街上拦住了一辆出租车,司机一听说是去鹅岭沟,摇了摇头,就开走了。接下来,文婷拦到的出租车,司机几乎都是毫不犹豫地表示了拒绝。问他们原因,都说去那儿很危险,路上不安全。因为那儿曾是有名的土匪出没的地方,现在治安仍然不好,出租车去那儿遭抢劫的事时有发生。

文婷决定步行到汽车东站,看看那儿是否有愿意到化工公司的小三轮车。

去汽车东站要穿过一条较为偏僻的街道。此时,街面上已没有行人了。街两旁的商店都关了门,就连平时在深夜仍旧照常开业的店也都熄了灯。街上除了零星的几个路灯在闪着亮光以外,其余的全部成了黑暗。

天刚刚下了一场雨,空气又湿又冷。

文婷走在街道上,孤寂落寞,心儿像吊在空中,飘浮着落不到实地。她很想返回去,等到明天早上再回去,就在这时,前面的一个阴影处意外地出现了三个人影。昏暗的路灯下,依稀可见走在中间的是一位女子,背影尽管模糊但仍能辨认出头上的长发和穿着的连衣裙,她耷拉着脑袋默默地往前走着,后面紧紧跟着一高一矮两个身影。有了同路人,文婷感到似乎不再孤单。于是,她加快脚步,朝前面那三个人影走去。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