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节

在街角处拐进另一个巷子的时候,中间的女子突然停足不前了。左边一个高大的人狠狠地推了她一把,但女的只是被推出数米远后又停了下来,似乎不愿意往前走了。左边男的很生气,骂了一句:“你他妈快走!想死是不是!”

让文婷意外的是,那女人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慌张,而是异常冷静地站在那儿,没有说话。男的低声吼道:“如果想死,就别再往前踏一步!”

接着,男子给了女人一脚。然而,女人被踢了以后,却依旧未动,好像男人没有踢过她,并且用很诚恳的声音对那两个男的说道:“求求你们,我不想再往前走了。”

“臭娘们,罗唆死了。要不是头儿有吩咐,不让动你,你她妈的早被我们弟兄们干了。要想我们对你好一点,你就得听话,快点走。”

“你们要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去?如果我继续顺着这条巷子往里走,我怕只能死掉了!”

另一个小个子的男人不怀好意地说道:“放心,就冲你胸前那对可爱的宝贝,你一时也死不了,等着头儿享用吧!奶奶的,头儿看上你这娘们,算是你的福份和运气。你再磨磨蹭蹭的话,我们到时交不了差,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

“我走不动了。”

“你放什么屁!想耍花招是不是?”

“我没有和你们耍花招,我真的走不动了。”

“奶奶的,想让我们背着你走?”高大的男人发出淫笑声,“俺倒是很乐意做这种事。只怕老大知道了,心里会不舒服。”

女人看了一眼男人的脸,突然提出了另外一个问题,“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

小个子男人狠狠地推了她一把,女子一个踉跄,跌倒在地。就在跌倒的时候,女子回过头来。路灯下,文婷分明看到了一张非常熟悉的脸。

“苏姗姗?”文婷几乎晕眩了过去。

不可能!苏姗姗怎么还会活着!她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仿佛成了雕像一样,身子僵住了。好一会儿,文婷心里不由得打了个寒战,赶紧伸手掏出自己的手机看了一眼,没错,手机上的电子表显示的时间是晚上12点32分。突然一阵诡异的旋风吹了过来。文婷的手一抖,手中的手机顿时掉落在了地面上。

今天是农历七月十四日。难道是鬼?世上真的有鬼吗?突然,前面一个阴影处传来一阵索索的脚步声,文婷睁眼一看,黑黑的一片,什么也看不到,腿肚儿不禁打起颤来,反转身就开始往后跑,当跑到看不到那三条人影时,才站在那儿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太让人不可思议了。这件事说给谁听也不会相信,苏姗姗还活着,谁会相信?

文婷一直不相信世界上有鬼,更对那些稀奇古怪的恐怖事件不屑一顾,嗤之以鼻。但是,眼前的事实却让她有些头晕。她想起毕素文曾在法庭上说过,苏姗姗有可能没死。如果毕素文的推论是真的,那DNA的鉴定又说明了什么呢?文婷陷入了混乱的思维之中。

停了一会儿,文婷想想不太对头。那两个男人到底要把那个女的送到哪儿去呢?文婷决定继续跟踪前面三个人,看他们到底往哪里走。

于是,文婷再次迅速地回到了刚才那个地方。可是,三个人影不见了。她正在疑惑时,觉得后面有响声,没来得及回过头来,脑袋就被沉重地敲了一下,接着失去了意识。

当她醒过来时,已经到了第二天早上,躺在一个农户家里的床上。房门由粗大的杂木栅栏建造,房子为大约四米宽和二十米长的狭长条形。房屋几乎全是由青石板建造,墙是石板,天花板是石板,甚至窗(所谓窗,就是石板上打个四方的孔)外的晒谷场也用石板拼成。石板平整,厚薄均匀,天然浑成,绝非人为加工而成。窗外的屋檐下,挂着一串串的土烟草,还有一片片的风干鱼肉和红辣椒。

居然有如此落后闭塞的地方?

这是哪儿呢?文婷费力地从床上爬起来,随后活动了一下全身的筋骨,虽然手肘关节比较疼,但总的来说并无大碍,于是便摇摇晃晃地下床站了起来。

“姑娘,你醒了?”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太婆端着一碗煮好的稀粥走了过来,用汤匙要喂给她吃。

“伯母,我自己来。”文婷接过碗,扒了几口,“我该怎么称呼您?”

“大家都叫我银花婆婆,呵呵。其实,我哪有那么老。”

“这是什么地方?”

“秋云庄。”银花婆婆说道,“姑娘,你是不是遇到仇人了?我们昨晚下半夜在河里下鱼药捞鱼,见有人把你打昏,抛在了河里,摸了摸你的鼻孔,发现还有气,就把你背回家了。”

“谢谢伯母。”文婷想起之前看到的怪事,虽然觉得不可思议,但此时母亲一定在家里急着等她,于是说道,“伯母,我还有重要的事,得马上走,以后再找机会答谢您。”

“姑娘,你这样说就见外了。”银花婆婆说道,“见人有危难,能帮则帮,这是人之常情。”

文婷千恩万谢地告辞了银花婆婆,走出房门,一问才知道,顺着从公路走,这儿离莱市有十里远,是个地势险峻的地方,著名的“通天道”就在这儿。

就是说,在她昏倒后,她居然“走”了十里路远。为何要把她抛在这种地方呢?很可能是凶手开着车送到这里,再抛进河里。这样,她恰好被这对正在打鱼的夫妇救了起来。

秋云庄早些年有十几户人家,随着改革开放后,只见庄里的姑娘嫁出去,不见庄外的姑娘嫁进来,现在就只剩下了三四户了。

从秋云庄下来,大约走几百米远就到了莱河。河边有一条狭窄的小路与外界相通。从秋云庄往上走,有一条主干路通往大山的深处。峡谷入口处,有一条上山的分支路,从上往下看,小路在壁立的山体之间盘旋,从云端直坠谷底,从下往上看,小路似玉带环绕,层层叠起,依山籍壁,直冲云霄,这就是所谓的“通天道”。通天道与鹅岭沟相隔一个大峡谷。莱市的风景区规划,其中有一项就是建立一条高山观光索道,跨过大峡谷,将通天道与鹅岭沟相连。那样,无疑会看到一道彩虹飞渡“人间天上”。

正当文婷打算出山时,两个进山的人影引起了她的注意。女的正是刘丽人,男的则是王佐军。王佐军手持鹤嘴锄,走在后面,刘丽人拿着指北针,在前边引路。

两人诡异的行为,使文婷放弃了暂时回家的想法,她决心跟踪这两个人,想看看他们到底在做些什么。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