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节

月田乡有一条宽阔的公路通往温泉,除此之外,另有一条狭隘的小道横过断头崖,将鹅岭化工厂和温泉风景区连接起来。这是四十年代用锤和锄开凿的老路,至今保留着原样,没发生什么变化。由于几乎没有人走,这条路已杂草丛生,四处荒芜。断头崖一面是断崖绝壁,摩云接天,不知其顶;另一面是接壤丛生的密林,繁茂得无处伸脚,被当地村民于五十年代划为“禁山”。从“独此一家”穿过,翻过断头崖,有个小小的山座,山座里建有一栋房子,七十年代这儿曾搬进一位龙姓的青年女子。山座左侧下边为一条小溪,小溪上边有一条通往上山的路。房子后面是一道高约三丈的断壁,断壁前面是清泉流瀑,瀑布下面的小潭有一条三米长的小路,斜斜地挂在断壁之上,因此这个地方又叫三米弯。

这幢房子,平日很寂静,与村庄离得很远,与公司相隔也有一里路远,为泥土砖木结构,顶上盖着鱼鳞青灰小瓦。长长的水溪边栽了一行芙蓉,盈盈地与这边的房子相互凝视着。

据说这位龙姓女青年,大约二十六七岁的样子,住在那屋子一年后上吊死了。由于长期关闭,所有的房间都散发出一股霉味。那间书房堆满了暂时不用的东西。文婷在其中翻到了几本书页卷起的泛黄的线装书,《聊斋志异》、《孤独的散步者》、《少年维特之烦恼》。文婷最喜欢后者,因为这本书的封面背景是灰色的,上面印着一个外穿长燕尾服内穿黄背心的少年,他的身影在封面的斜角被拉得老长。

屋子后面有个荒芜的园子。中间稀稀拉拉地种了几棵虞美人,边上用残砖垒起一道围墙,墙边有棵几十年的老苦楝树,到了四月开花的日子,它的上头会笼起一团忧郁的紫雾。文婷在这棵树下捡到了一把古旧的二胡,鼓膜经过长期的风吹雨打已经腐烂。房间里没有留下任何衣物,以及其他可以说明是龙姓女子的私用物品。在依山的一角至今残存着烧焦后的少许炭末,显然房间里的东西绝大部分被付之一炬了,只有那张古式雕花的大床孤零零地架在房间角落里,上面落满了很厚的尘埃。

文婷的心情高度紧张到了极点,空旷无人的院子寂静得可怕,四周不时传来风吹树枝的啪啪声。文婷睁大眼睛,仔细搜索着每个阴暗的角落、僻静的拐弯处。生怕会跳出一个什么东西,一刻也不敢松懈。

文婷来到自杀女人后院的房间。透过玻璃,文婷似乎可以看清女人上吊时木梁上深深的吊痕。外面的风声越来越大,全打在那棵苦楝树上。房子里四处不透风,一片黑暗。笼罩在这浓稠的黑暗里,看不清任何东西,文婷再次产生紧张和恐惧。只要听到某个地方哪怕有轻微的响动,就足以让她心惊肉跳。

自从那个女人自杀后,这个房间再也没有人进来过。周围的村庄充满了种种传言,说这儿经常闹鬼。

关于闹鬼一事,文婷一向觉得不可思议,直到那天晚上让她看到了苏姗姗的身影,才产生了到现在仍没有消失的迷惑。在黑暗中摸索了一阵,似乎没有发生什么事后,文婷的胆量比刚进来的时候大了许多,渐渐恢复了进后院之前的平静,开始思考文扬到底在这里出了什么问题。

文扬在这儿究竟会遇到什么呢?

还不容她想清楚,一个蒙面人跳了进来。紧接着只听见呯的一响,文婷回头一看,身后唯一的铁门被关得严严实实。

文婷像走进了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的室内。

“谁?”文婷心情紧张得叫了一声。

“想救你弟弟吗?”一个沉闷、令人窒息的声音传来。

“你是谁?是你绑架我弟弟了,是吗?你到底想达到什么目的?”文婷根据对方的声音判断距离,想走近他,可对方却闪身又到了另一处。她知道了文扬在对方手里后,心里反而略略轻松了下来,因为至少可以判断文扬目前还活着。

“照我的话做,你就可以看到你的弟弟,否则,你弟弟会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别罗唆,你愿意还是不愿意?”

“你想我要做什么?”文婷虽然不知道对方的意图,但为了救弟弟,还是屈服了。

“第一,你要走过前面那个小房子。这是你的第一个任务。你完成了第一个任务之后,我才能和你谈第二个任务。”

这意味着,除非她完成蒙面人的任务,否则弟弟将面临着生命危险。

“我怎么相信你说的话呢?”

对方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然后按下免提键。

“姐姐,你要救救我呀!”电话里传出文扬呼救的声音。

“听到了吗?”蒙面人关了手机说道。

文婷觉得现在只有接受蒙面人的条件,于是不再和他争辩。她刚进入前面的小房子,一种奇异的嗡嗡声响了起来,文婷眼前一阵晕眩,脑袋开始产生撕裂般的疼痛。紧接着她眼前出现星星点点的幽火,火光极度微弱,忽明忽暗。文婷感到置身在一个非常偏僻的荒山野岭之中,孤独无助的恐怖感从四面八方包围着她。

突然,一个绿头发、红牙咧嘴的骷髅跳了出来,张开十余尺长的指甲,发出一种凄厉的嚎叫声,跌跌撞撞地向文婷的脸面抓来。

文婷躲闪不及,脸上被抓去几块皮肉。文婷不觉大怒,奋身起来进行抵抗。可是,对方抓人的神态丝毫没有减弱。文婷使出曾学过的几招防身格斗术,挥拳迎击。不料,拳拳落空。反而,脸上又挨上重重的一抓。文婷用手一摸,竟流出了鲜血。她忍住痛,红着眼,使出平生力气和对方扭打起来。

时间一长,她觉得劲儿渐渐变小,脚步零乱没有方向,打出的拳头愈来愈没有力气。

文婷心里开始发慌了,顿时丧失了一半斗志,她只想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对方趁机将她扑倒在地,掐住了她的脖子。她不能动弹,双手被死死地压在地面上,双脚在空中胡踢乱蹬。就在她感觉死亡的阴影向她一步步靠近时,她的手触摸到一个冰冷坚硬的物体,在黑暗处发着幽幽的金属光泽。

小刀!文婷眼前一亮。不容多想,文婷迅速拿起小刀朝对方的喉部奋力一刺。只听到对方发出一声惨叫,接着便是身体重重倒下去的声音。

文婷胆战的心还未完全平静,房间里的灯光如同白昼一样亮了起来。文婷低头一看,不看不打紧,一看几乎晕眩了过去。

倒在脚边的尸体既不是骷髅,也不是身强力壮的大汉,而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妪。她脖子上的血还在一滴一滴地往外流。

文婷只觉得拿刀的手在不停地发抖。

“你杀人的技术不错嘛。”蒙面人开开门,怪笑着走了进来。

“你……”文婷气愤得用刀尖指向蒙面人。

“她不过是个风烛残年的老太太。”蒙面人非常平静地说道。

“那也不能当做杀人取乐的对象。你有人性吗?”

“她是个被子女遗弃的老人,发生车祸被送到医院。在手术室里,被那些拿着手术刀的医生摘取了部分内脏,接着像丢垃圾一样被人扔到了荒郊野外。与其让她痛苦地在死亡线上挣扎,倒不如让人一刀痛痛快快地取了性命。这难道不是好事吗?”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