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节

“你……”文婷气愤得说不出话,“你在胡说。”

“××医科大学有个有名的外科教授,叫周文胜,是中国院士。他每年有千百万的科研经费,你知道他从事的科研材料有部分来自什么地方吗?”

“什么地方?”文婷的心颤抖了,这个教授的课她听过。曾倾倒了无数的本科生,他精湛的讲课艺术富有一种魔力,而这种魔力恰恰来自于他对人体器官的解剖、移植有独到的学术观点。

“来自我们的地下黑组织。”蒙面人冷冷地说道,“我们有时也会买通执行枪决的犯人,有时……”

“别说了。”文婷的心在滴血。

“我不是什么人的性命都取。其实,我是受人委托,专门处理世间孤苦无依的老人或者得了不治之症的病人,还有那些已知道活在世上时日不多和生活在痛苦的阴影之中不能自拔想早点结束生命的人。”

“什么?你说什么?”

“准确地说,我是一个地下人体器官商人。有人愿意出高价买,而有些人愿意为了高价卖,两厢情愿,何乐而不为?”

“你这是犯法行为。”

“没错,这是犯法。那些高高在上口口声声喊着为人民服务的人不也在犯法吗?他们几十万几百万几千万的就轻易地放进了自己的口袋,不过他们手中掌握着某种权力而已。相比他们而言,我这是高风险高回报的事业。”

文婷明白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原来鹅岭山下的荒芜之地,有一个陷人于杀人凶手的陷阱,只要掉进这些黑组织设置的圈子,就休想逃出他们掌控的手掌心。而她,也成了其中所谓的“刽子手”之一。

难道文扬他……文婷后背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文婷气得脸色发青,双腿发抖。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稳定住自己的心态。

“请告诉我,为什么我的打斗对象变成了一个老妇?”

“你的幻觉加上我们特制的装置。”蒙面人说道,“我可以将整个场面放给你,如果你想看。”

“不必了。你解释就行。”文婷不想看到那些血腥的镜头。

“房间里有针对人脑设计的电磁波。它会干扰人的正常思维,使其造成假象。开始没有人和你打斗,只是房间的装置能伸出手臂之类的武器和你作战。当你处于癫狂状态时,我们会在恰当的时候准备好供你发泄的对象,还有你自卫用的工具。”

“你真歹毒。真不明白,你为什么非要这样做?”

“哈哈哈。”蒙面人大笑起来,那笑声如此可怕,让人听起来毛骨悚然,“你既然落入了我的圈套,我不妨告诉你实情。因为,你已不知不觉地卷进了我们的事务当中。你要知道,我们从事的活动通常只能在黑暗中进行,见不得阳光。但是,你在不应该进去的地方走得太远了。所以,我们不能让你继续这样走下去。”

文婷的心整个颤抖了。

“你或许认为我是在犯罪。你知道十多年前,我爸爸是怎么死的吗?我爸爸被判处死刑,而且器官被一位高官摘走了,成了他得以苟延生命的一部分。我后来申诉无门,非但没有人理睬我,还要将我关进精神病医院。我是跑出来的。每当我站在我爸爸的坟头前,我的良心总在拷打着自己,为什么有钱有权的人就可以胡作非为呢?后来,我的感情渐渐麻木,良知点点消失。我想复仇,可笑的是,我竟然找不到复仇的对象。世上还有如此令人痛苦的事情吗?”

文婷一时无语。他是谁呢?文婷极力思考着。突然,文婷记起来了,二十年前,青龙镇有个结婚不久的年轻人犯了抢劫罪,那年刚好遇上执法部门严打,被判了死刑。而他的妻子怀孕需要钱用,同意了一个肾脏有问题的病人取走了他丈夫的肾。

“原来你就是扬儿所谓的朋友榛子?”榛子就是那个被判死刑的抢劫犯的儿子。

“不错。”

“这么说来,文扬去鸟岛一事原来是你们策划的?”

“我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为了报复你爸爸那件事,你就找这些弱者来发泄你心中的仇恨吗?”

“事情不是你想象的这么简单。不过,你了解得够多了。”蒙面人冷冷地笑道。

“那么,你所说的第二个条件是什么呢?”

“你成了杀人凶手,相信你会暂时遵守我们之间的秘密。”蒙面人说道,“至于第二个任务嘛,等过三十天,你再来这个地方,我会告诉你怎么做。”

文婷不禁一怔,“可是,我不知道是什么任务。”

“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除非你不想见到你弟弟了。”蒙面人手一甩,很不耐烦地打断说道。

“好吧,到时怎么联系你?”文婷咬咬牙道。

“你只要在那个时候准时出现在这附近,注意后面不能有人跟踪,这样自会有人和你联系。”蒙面人说完,就走了。

过了一会儿,文婷回转身冲进里面的房间。真是怪事,那具尸体不见了。文婷像做了一场噩梦,全部的意识一下子消失了,整个人像是傻掉了一般呆呆地立在那儿。

随后,文婷用力拖着身子,逃离了那个现场,一路狂奔回自己的家。才一进家门,脚瞬间就软了下来,一头栽倒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眼神死死地瞪着天花板,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文婷异常的举动立刻引起了王锦芝的注意。

“你怎么啦?”王锦芝走到她的床边间问道。

“没什么。”文婷神情疲惫地坐了起来。

“你去过三米弯?”

文婷点了点头,然后双眼无神地说道,“我什么也没发现,真不知弟弟发生了什么事。”

文婷想哭,却发觉根本流不出眼泪了。刚才的事情,她根本不敢对妈妈说出来。

“婷儿,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事,也只能怪他命不好。作为姐姐,你已经仁至义尽了……”

“妈,我头疼,想睡会儿。”

王锦芝出去后,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接着是周子强和妈妈打招呼的声音。不一会儿,周子强提着一大堆水果进了她的房间。

“婷,我最近出差了,一直没在公司。刚回来,听妈说你生病了,怎么回事?”

“文扬不知得罪谁了,连续几天没有消息,婷儿是为此生病的。”王锦芝走过来解释道。

“文扬失踪了?”周子强惊讶的表情,“是什么时候?”

“前天。他下班后,从断头崖翻过去,想到风景区边泡温泉,后来就没有消息了。风景区那儿问了,他人根本没到那,也不知在哪儿失踪的。”

“我马上叫人去找。”周子强说道。

“不必了,你找不到。”文婷冷冷地说道。

“婷,你怎么这样说?难道你知道文扬发生了什么事?”

文婷没有回答,而是说道,“我会找到他的,你们都不用管。”说罢爬起身要往外走。

“等等,婷儿,这次来了,就抓紧时间和周经理把婚事办了吧?”

文婷望了望王锦芝又望了望周子强,“对不起,我最近心情糟透了,实在提不起结婚的兴致。”

“可是,这事你要拖到什么时候才解决?”

“妈,是你结婚还是我结婚?”文婷没好气地回道。

“你……”王锦芝举手要打,被周子强挡住,“伯母,现在提这件事的确不是时候,我理解她的心情。”

“要是文扬老是出事,你就不结婚了?也不看看你多大了,今年二十六岁了。”

“子强,我们出去聊会儿吧。”文婷对周子强说道。

两人走到了野外,文婷拢了拢头发,“周经理,我很感谢近两年来你对我们母女俩的照顾,比我好的姑娘很多,你没必要为了我等下去。”

“文婷,你说什么,我对你的感情一直没变。”

“我弟弟的事没有解决我不可能和你结婚。”

“我等。”

“可是,谁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他?这样怕耽误你的终身大事。”

周子强正要说什么,文婷手里的手机响了。文婷看了看号码,对周子强说道,“抱歉,公司同事打来的,可能找我有事。”然后将手机贴在耳朵边。

“文婷,你在哪?”毕素芸的声音。

“我在湘南,正在考虑要不要答应周子强的婚事。”文婷回道。

“你答应了吗?”

“怎么啦?”文婷似乎听出了弦外之音。

“你不能和他结婚。”毕素芸的声音非常急促。

“为什么?”文婷问道。

“你知道吗?刘丽人曾是他的情人,只不过没有几个人知道而已。”

“什么?”文婷的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发现周子强正在注意她的表情,急忙说了句,“你说公司有急事,要急着赶回去?好的,我马上回去。”

说罢,啪地按掉接听键。

“等等。”周子强拦住文婷,“你是不是听了什么关于我的不好的议论?”

文婷一怔,他怎么知道?好像他听到了刚才的对话似的。

“你以前有没有谈过朋友?”文婷单刀直入地问道。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