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四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四节

“嗯……的确有过。”

“怎么从来没有听你提起过?”

“文婷,我第一次遇到你,的确就喜欢上了你。对刘丽人有过感情,也是事实,我不想为自己找什么理由狡辩。但是,你为什么非要计较这点不可呢?”

“我有计较吗?”文婷说道,“刘丽人以前是周金柱手下的人,而你也是。有关你们的情况,周金柱应当知道不少。我觉得有必要问问他,对你重新认识。如果,在我们认识交往的期间,你和刘丽人有来往,我会考虑我们之间的关系是否有必要继续下去。”

文婷说这些话时,在心底希望周子强的确有过对不起她的事,这样,她就可以找借口甩脱一直对周子强的愧疚心理。占据她心里位置的是毕素文,毕素文才是她真正所爱的人。接触这么长时间来,她越来越觉得毕素文是一个优秀可靠的男人,是那座真正屹立高空可以挡风躲雨的大山,虽然他没多少甜言蜜语,也没有那些奉承巴结讨女孩子欢心的方法,但是他是值得交往的男子汉。他的情写在心里,写在胸膛里。

不知怎么的,文婷此时觉得自己理直气壮,而周子强却像做了一件见不得人的事。周子强默默地站在那儿,脸形甚至略略扭曲,不知是心里难过,还是心里愤怒,然而文婷并没去仔细研究他的表情,只是转身离开了他,剩下他孤单的身影立在那儿,在天空太阳光的照射下缩成了地面上的一个黑影。

文婷回到了公司,处理好公司的事后,想找周金柱谈谈有关林绚绚的消息,可是,居然联系不到周金柱了。问毕素芸,也不知道周金柱人在哪里。总部办公室的秘书说他参加一个重要的会议,外出了。但是,周金柱的手机已经成了空号。

文婷感到非常茫然,不但林绚绚找不到,连周金柱也联系不到了。他们在捉迷藏吗?

林绚绚到底在哪里?是谁冒充她的亲戚把她接走了?如果不是她的亲人或朋友,她为什么要跟着他们走?

文婷心里乱乱的,乱成了一团糟,林绚绚的事、弟弟的事。还有,她一向有好感的周子强,居然以前和刘丽人有交往,这让她难过的心里雪上加霜。就冲刘丽人那种为人的素质,他怎么会愿意和她交往呢?

文婷坐在自己的宿舍,一直昏昏沉沉地理不出头绪。直到门被轻轻地打开,才把她惊醒了过来。

“你还好吧?”毕素芸关心地问道,“我快担心死了,生怕你和周子强结婚了呢。”

“周子强是坏人吗?你这么讨厌他!”

“文婷,你怎么啦?我是在关心你,结婚可是终身大事,即使他曾有恩于你,可恩是恩,情是情,两者不能混谈。拿一辈子的幸福还你欠他的人情债,这是不可取的。”

“你到底对他了解多少?”

“当爱情真正降临的时候,人的智力水平会急剧下降。此时大脑中主导理性思维的功能会减弱,人也就会不计后果地做出一些失去理智的事情来。这就是爱情使人疯狂的原因,也算是爱情的魅力。世上许多爱情悲剧往往从两人一开始谈的时候就隐藏了下来。聪明理智的人及时发现,或许能避免。所以,真正能享受生活和幸福的女人往往靠着理智和聪明的大脑,而不是靠所谓感天动地的爱情。你想想看,周子强是一个极为聪明的人,刘丽人可以说是有些傻气的女人,头脑比较简单。以周子强这样的男人,怎么会和刘丽人结为情人呢?而且一直保持着地下情人的关系。这种不正常的关系一直到刘丽人离开公司为止。也就是说,他一边向你求婚时,另一边搂着刘丽人在快活……”

“你怎么知道这些的呢?”文婷打断道,她实在没想到周子强会是这样一种人,周子强过去那种形象在她脑海里轰然倒塌。

“其实,说句实在话,打听别人的隐私本来是一种不道德的行为。委实是我父母还有我都对毕素文的个人问题很着急,可是不管介绍什么样的女人他都不愿意见面。起初,我们总以为他心里仍然在想着苏姗姗,后来我们发现其实不是那么回事。”

“你到底想说什么呢?”

“其实,他心里有一个女人了。”

“谁?”文婷脸红了起来,她知道毕素芸要说什么了,但仍然情不自禁地追问了一句。

“文婷,你难道看不出来吗?毕素文心里其实爱上你了。作为他的妹妹,我知道他心里所想的事情。但这种事我怎能启齿和你说呢?我当然希望哥哥能大胆追求你。我只能在背地里悄悄地关心他。每当我看到他看你时的那种眼神,不用说,我感觉得到,他爱上了你。他什么时候喜欢上了你,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毕素芸叹了一口气,“我也希望你和周子强的感情出现问题。当然,我这样的想法很自私,但不代表我哥哥的想法。带着这些问题,我开始暗地里调查周子强。希望能找到你和他分手的理由。因为我看到哥哥生活得太痛苦了,以前的女朋友遭到了杀害,现在好不容易有个心仪的对象,她却有了自己的对象。人一生当中能遇到令自己心动的人的几率很小,而他又是个对事业对爱情很认真的男人,不愿意随便动用自己的感情。这就是他拒绝和别的女人交往的原因。除非他亲自看到你披上新娘的新装。”

“你查到周子强的一些什么了?”

“周子强结识刘丽人是有其个人目的的。”

“有目的?你是说周子强和刘丽人之间的关系不是为了感情?”

“嗯。”毕素芸点了点头,“与周金柱有关。周金柱的夫人,是一个国民党师长的女儿。而周金柱的岳父曾是周金柱父亲的上司。所以周金柱的婚姻是一场政治婚姻,他和夫人之间没有什么爱情,这就是周金柱为什么要到大陆发展的原因,他不想每天面对无爱的婚姻。”

这与周金柱以前说的差不多,不同的是周金柱没有提到他的婚姻是否幸福。

“可是,这与周子强有什么关系呢?”

“周金柱创立了一个化工公司,虽然交给周子强在管理,但周子强并不拥有公司的财产权。周金柱没有生育子女,只要能得到周金柱的财产继承权,周子强图谋大业的用心就没有白费。但是单靠他个人的力量肯定无法成功,这样他就以爱情作诱饵和周金柱身边的秘书刘丽人谈上了。后来,周金柱可能察觉到了刘丽人的异常,把她调到滨海市一口爽公司,表面上说要她主持和领导开发新产品,当然他并不希望刘丽人能为他创造什么奇迹,暗地里却找到我,要我与他合作。这实质上是架空刘丽人,制约刘丽人在公司的势力发展,苍蝇事件正好成了周金柱开除她的借口。”

“刘丽人为什么要做这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事来呢?”

“可能是周子强在背后捣鬼的原因吧。为什么要这样做,周子强应该清楚。我推测,周子强觉得刘丽人没有利用价值了,而你取得了周金柱的信任,就想用你取而代之。他开始慢慢想拔掉刘丽人这颗钉子。”

如果真如毕素芸这样说,周子强那真是可怕!一个可怕的危险人物差点让她委以终身!刘丽人的事,难道真的与周子强有关吗?周子强说那几天出差去了,去哪儿了呢?

看着文婷疑惑不定的样子,毕素芸摸出一大把有关周子强和刘丽人亲密无间的照片,有的形象不堪入目。

“你应该相信我说的了吧?”毕素芸说道。

“毕姐姐,我其实一直试图和他建立感情。也因为感恩,妈妈老是催促我和周子强结婚。但是不知怎么的,我和他交往时,一方面心底里很少有那种令人生死相依的感觉,另一方面我身上不能确定的因素太多,对他不了解的东西太多。这就是我为什么迟迟没有答应与他结婚的原因。谢谢你,要不是你的调查,我真的会坠进圈套。看来当初,他努力亲近我,主动帮助我,原来是有目的的,并非出于某种正义和热心。我知道以后该怎么做了。”

文婷心里同时又产生了另外一个疑惑,周子玟又是抱着什么样的目的,极力反对她和周子强来往呢?

文婷回家后,连日来的劳累,终于使她生病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