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一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一节

毕素文渐渐在国内法医昆虫学研究方面获得了学术地位,再经过媒体的宣传,警方也注意到了这颗法医昆虫学界的新星。有些难以确定死亡时间的案件经常会邀请他寻找昆虫学证据,所以毕素文比以往更加忙碌起来。

从莱市归来,他几乎陷入晚上失眠的痛苦之中。父母一再催促他不要再沉溺在过去的感情往事之中,得重新面对生活,另找一个女朋友。他一再找着各种理由,逃避父母的询问,到后来,他甚至有点不想回家。

八月二十四日,毕素文接到莱市公安人员的电话,说秋云庄的鹅岭山北岭下的大峡谷发生了一起不明原因的死人事件,希望他能前去协助警方破案。

毕素文于二十六日抵达现场。

目击者在秋云庄大峡谷悬崖下的沙地上发现了一具男尸和一具女尸。毕素文一眼辨认出了两具尸体的身分,女尸为刘丽人,男尸为王佐军。

两具尸体相距三十米远。刘丽人的裤子被褪至膝盖处,衣衫被掀至颈部,露出了白晰的胸脯。王佐军则衣物穿戴整齐。在公安人员拍照后,毕素文先测量了现场空气的温度和尸体所在位置的地表温度,然后从尸体不同部位收集了12种昆虫和节肢动物。

尸体被运到莱市公安法医验尸处。尸体解剖的结果令人意外,两人都属溺水而亡。让人费解的是,尸体是在干燥的沙地地带发现的,但没有任何外伤。其他器官也没有病理特征,表明两人生前身体健康。

这种情况为警察所罕见,像强奸又不像强奸,像谋杀又不对,既然属溺水而亡,也令人不可思议,沙地里怎么会淹死人?

根据警方的调查记录表明,两人生前最后被人发现的日期是8月18日11点半。两个人是从秋云庄往鹅岭沟北岭进山的,其中王佐军扛着一把鹤嘴锄。不久,另有一个女的也跟进了峡谷。那女的后来在秋云庄一个叫银花婆婆的农户家里过夜。经查明,这个女的是文婷。

文婷怎么会到这儿来呢?她不是在为一口爽公司举办产品宣传活动吗?难道说她发现了什么吗?这件事与她的工作有关系吗?使得她居然跑到这个地方来?一连串的疑问跳进了毕素文的脑海里。

接着,毕素文搜集了尸体上的昆虫。将那些较大的蛆虫一条条挑出来,为了防止它们蜷缩后变小或者变色后看起来更年轻,决定当场把它们杀死并加以固定。他将那些昆虫投入低于沸点的水中十到十五秒,再放入80%的乙醇中。另有一些不易辨认的蛆虫,放在特定的容器内。容器底部放置有一小块牛肉或鸡肝,以保证蛆虫食用所需,同时底部铺一层细砂,以吸收潮气。

为了更好地还原当时的案发环境,8月28日,毕素文又在尸体躺过的地方收集了土壤标本。尽管所有的标本都包装完好,但包中仍然散发出明显的味道。毕素文把所有的土壤标本通过柏里塞漏斗放了48小时,让所有节肢动物通过土壤进入防腐剂。然后,毕素文把注意力转向昆虫。毕素文在防腐标本和活体标本中发现了4种蝇,其中3种是在腐败的人尸和动物尸体上常见的丽蝇。毕素文认出了次生锥蝇的幼虫,因为它们有深棕色几近黑色的呼吸管。幼虫里还有红色金蝇,是莱市一种常见的丽蝇。这种红色金蝇,通常是在脸部的五官自然开口处,而这次被发现是在死者刘丽人的阴道内。阴道内收集到丽蝇,说明刘丽人很可能遭到性侵犯。因为丽蝇通常喜欢产卵于脸部的五官开孔处,除非阴道内产生有异味吸引了它。

第三种,由于不好辨认,毕素文将它们继续发育成成虫后,才确认出是伏蝇。是麻蝇科中的一种肉蝇。除蛆虫之外,标本中还有盘甲科大隐翅虫的成虫。这种昆虫以吞食尸体的蛆虫为食,通常很早就参与了分解尸体的过程,但对尸体本身不感兴趣,只吃以尸体为食的蛆虫和其他昆虫。

毕素文用显微镜仔细地观察土壤标本,想寻找那些在处理以前就已死亡的或尚未通过漏斗的标本。毕素文在女尸身下的土壤中发现了一种较小的盘甲,还有几种在早期出现的螨。在亲手拣选土壤标本的过程中,毕素文还收集到另一种丽蝇的蛹,抚育成成虫后,发现是次生锥蝇。除昆虫标本之外,毕素文还收集到了当地的气象数据。毕素文特意将湿度计在现场放了几天,以确定气象站与事发点是否有温度差别。根据调整气温差别,毕素文断定事发点这几天的平均气温有三十二度。而且能确定从死亡到在尸体上收集昆虫的这一段时间,用次生锥蝇的发育时间就可以推断。本案中的次生锥蝇的三龄虫,其最成熟的蛆虫发育所需要的时间大约就是120小时,因而可以推测两具尸体是收集昆虫时120小时前死亡的。

警方听了毕素文的死亡时间推断之后,仍有些疑惑不能解开。

他们是怎么死的呢?这对男女在沙性地带死亡不正常,如果是在其他地方被溺死而又被运输到这个偏远的地方,这种可能性似乎不大。为什么两具尸体发现时彼此相隔三十米?他们死后被挪动过吗?

“这些问题的答案就在天气数据中。”毕素文用铅笔指着他画好的一张草图,上面标明了各种示意符号,“8月21晚,大峡谷当天晚上下了一场大雨,这场雨足以在大峡谷的地区形成山洪。看起来,这两人离开了峡谷中的一条小路,寻到峡谷中的一个小山洞避雨,度过了21号的晚上。不幸的是,那天晚上,一场山洪席卷了峡谷,涌进了山洞内,淹死了他们。滚滚而下的洪水将他们的尸体冲到了悬崖下边的沙地上,彼此相距三十米。第二天,由于气温很高,水迅速蒸发,没有留下一丝痕迹。白天的气温从26摄氏度到37摄氏度,他们的衣服变干,各种昆虫也就接踵而至。这就是他们五天后被发现淹死在沙地中的原因。”

“按照昆虫学知识,丽蝇一般不会在阴道内产卵,那么,这种情况,是不是有可能意味着两人在死之前曾发生过性关系呢?”一个警察提出疑问道。

“如果刘丽人与男性死者发生了正当的性关系,经过雨水的冲刷和浸泡,相当于阴道内被清洗了一遍。一旦阴道里面的精斑被冲洗掉,里面的异味就不再存在,阴道内也就不会再有丽蝇进入,可事实相反。”

“难道有人奸尸吗?”另一个警察提出疑问道。

“对,答案很可能是奸尸!而奸尸,恰恰是刘丽人被淹死之后又刚刚被雨水冲到下面的时候,尸体还比较新鲜,皮肤还有弹性,加之刘丽人姣好的面容及丰满的身材,有男性经过时,见四处无人,于是兽性大发,起了奸尸的念头。奸了之后,甚至不给死者穿好衣裤,就迅速逃离了现场。发生这种情况,性侵犯者要么与两个死者认识,要么是无意之间经过这里。如果是前者,就说明性侵犯者很可能知道刘丽人和王佐军到达此山的目的。”

毕素文自己对这种推论也感到震惊。刘丽人和王佐军似乎是两个不相干的人,根据警方的调查,他们之间生前没有任何来往,为什么两人会走到一起呢?

回到莱市宾馆之后,一个念头像火花一样在毕素文头脑里闪现出来。毕素文紧接着做了另一个大胆的设想,如果丽蝇进到阴道里,那么,在食尸性的昆虫体内,除了有刘丽人的DNA之外,会不会留下性侵犯者留下的DNA呢?因为丽蝇进入后,很可能就会食进残留在阴道内且比较新鲜的精斑,这样的话,不就可以检验出性侵犯者的DNA了吗?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