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节

毕素文立即爬起床,披上衣服,打开带来的手提电脑,上互连网进行google搜索。根据查到的资料,发现昆虫有个特殊的部位,那就是嗉嚷,用于储藏未消化的食物的地方。嗉嚷里不存在蛋白水解酶的分泌,虽然昆虫在吞噬食物时其唾液中有少量蛋白酶,而这种消化对外来食物中含有的人类DNA的降解很少。故食用的东西会因没有消化而得到保存。这样,就可以得到蝇蛆的食物中有用的信息。

毕素文一阵兴奋,找到了一条锁定奸尸嫌疑犯的方法了。

毕素文将标本快递到滨海大学医学院,通过QQ指导,吩咐实验员,从蝇蛆中提取出其嗉嚷,捣碎后置于负七十度的冰箱,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后来取样时易于弄碎样本,把人留在里面的DNA双链连续性的破坏降至最低,有利于鉴别。之后,从嗉嚷中提取出DNA,再经扩增,果然发现了不同于刘丽人的DNA,且确实与王佐军的DNA不相符合(这个结论无法排除生前两人是否发生过性关系)。实验检测技术证实了毕素文的想法,的确有第三者到了现场。

毕素文到莱市公安局时,从警方得知,文婷与此案无关。因为没有新的线索补充,警方放弃了进一步的调查。

警方对此案的消极态度引起了毕素文的不满,他决定亲自去一次北岭。这次他走到了大峡谷的最里面,发现峡谷里的水库,基本上是干涸的。

不对呀,下了雨之后,这里至少要蓄积一些水量才对。毕素文想着,便仔细察看了起来,发现水库坝底下平时由两块厚木板挡住出口。在平时,一遇到下雨天,关上闸口,就会起到蓄水的作用;遇到天旱时,放开闸门,水库里的水就会顺着水沟流入下面的稻田。峡谷中的水田,因受山谷底部冷空气和水分的影响,一年只能种植一季,但现在村民连一季也放弃了,田中长满了杂草。

事发那天,虽然有山洪暴发,但堤坝仍然完好无损,完全没有被山上冲下的洪水击垮。

那么水库里的水流到哪儿去了呢?原来水库坝下的闸门被人打开。水库里的水加上从山坡上流下的山洪,足可以形成可怕的洪水。毕素文顺着低洼之地走了一段距离,找到了一个山洞。山洞是个浅洞,阴暗的地方仍然有些潮湿,地面布满了从上方冲下来的断树枝和落叶,还有从水库底部冲积下来的塘泥。毕素文明白了,山洪加上水库里释放出来的水,像突然得到放大的能量,洪水咆哮般的怒泄而下,势不可挡。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刘丽人和王佐军就是这样被淹没在山洞里的。

那么这件事是谁干的呢?凭着对文婷的了解,毕素文推定文婷断断不会这样做。虽然刘丽人对文婷有过不满,但文婷不至于恨到要杀死她的地步。放水淹死刘丽人和王佐军一定另有其人。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呢?当毕素文向警方询问此事时,警方想把这个案子不了了之,他们不愿意再调查下去,对于毕素文的热心视而不见。

毕素文决心亲自去文婷家一次。

到达文婷家时,王锦芝坐在一旁,脸色憔悴,眼泪流个不停。文扬被释放出来,满以为一家人可以从此太平安宁,却不想文扬不久后又失踪,文婷不但没找到文扬,反而生病了,王锦芝怎能不伤心透顶呢?

直到毕素文出现在她家门口,王锦芝才慌忙擦净眼角上的泪水。

“你是谁呀?”王锦芝问道。

“我……我是文婷的一个朋友,来看看她。”毕素文之所以强调“一个”两字,是不想让王锦芝对他和文婷之间的关系产生过多的猜测。

“她不在。”王锦芝用警惕的眼光打量着毕素文。

毕素文显然有些失望,“请问伯母,您能告诉我她到哪儿去了吗?”

“她回公司去了。”

“奇怪,公司那边说她回湘南了。”

王锦芝本来随意说的一句谎话,其目的是将毕素文打发走,不想在关键时刻让周子强瞧见文婷的身边有个年轻的男人,以免文婷和周子强之间的婚姻出现变数。没想到毕素文居然不相信她所说的,一时语气降低了许多,“可能出差……”

下面的话还没说完,文婷脸色苍白地从里面的房间走了出来。

“婷儿,你……”王锦芝显然没料到文婷会拖着虚弱的身体爬起床,边说着边走过去要扶文婷。

“妈,让毕老师进来吧。”

王锦芝只得让毕素文进来。

“要叫医生吗?”毕素文问道。

文婷摇了摇头,“我是心病,医生治不好。”

“你知道吗?鹅岭沟北岭发生了一起重大的事故,发现一男一女两具尸体。”

“什么?”文婷大吃了一惊。

毕素文注意到了文婷的表情。

“峡谷双尸一事。”毕素文的话顿了顿,“死者已查明是刘丽人和王佐军两人。警方根据我的推测加上他们的调查,已经初步认定是意外事件。但是,有一个疑点,我一直解不开。”

“什么疑点?”

“根据昆虫学的证据查到有第三者到过那儿,警方查明你曾在在八月十号进过北岭。”

“你想说明什么?”文婷心里暗暗一惊,但表面上没有露出来,心底里流露对毕素文的敬佩。

“警方的初步结论是意外事件,但我不这样想。我认为有人蓄意谋杀。”

“什么?”文婷又是一惊,毕素文说的话总是让人意外,然而,他说的话却能从科学客观事实的角度出发,有理有据,让人不服不行。

“因为我查到水库底部的闸门被打开了。坝基于六十年代修建,由一百个精壮劳力用力气捶实,虽然没有用压土机压,但是经过植物根系加固,更加结实了。八十年代发生过一次最大的山洪,也未能将其冲垮,所以这次短暂的暴风雨不可能把水库冲毁。刘丽人和王佐军是因为躲在水库下面不远的一个山洞内避雨,被水淹死的。你要知道,仅仅山洪暴发的能量不足以将他们俩淹死,而是水库里的水被放了出来,汇合着从山上冲下来洪水才导致他们最终没能活着走出山洞。山洞位于极低的地势,只有一个出口。淹死后漂浮着出来,被水冲到了下面的开阔地带。”

“可是,毕老师,他们不可以逃吗?”

“你可以想象,水库里的水瞬间冲下去,急流很大。洞内本来就阴暗,外面的风雨声很大,几乎将洪水流下来的声音掩盖了,这样,他们失去了往日的警觉。本来很安全的地方,一下子要了他们的命。洞口有个隆起的土丘,能挡住部分外面流下来的洪水。但水库冲下来的水来势太猛,两人可能事前经过艰辛的体力劳动,极需要休息,体能还没得到恢复,就遇到了这场致命的大水。”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