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节

“这么说来,你认定是我做的?”

毕素文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继续说道,“这个人后来为了查看两人是否被水淹死,于大雨停后再次到过现场。令人想象不到的是,这个人看到刘丽人丰满的尸体之后,兽性大发,并强奸了尸体。”

说毕,毕素文对着文婷微微一笑。

“然后呢?”文婷想道:难道是周子强骗刘丽人上北岭,然后伺机干掉她?可是,后来发生的奸尸事件,好像不是周子强那种人的所作所为。如果他和刘丽人的关系那么密切,也不至于死后奸尸。而且周子强真的要为了发泄,随便找个女人应该不是很难,毕竟他是公司的堂堂经理,不至于跑到山上去奸污一具尸体,而且死者是他曾经熟悉的情人。不至于这么恶心吧?

“我想从你这儿看能不能得到证据证实我的推测。因为案发那天你上过北岭,很可能会看到某些情景,这些情景或许能有一部分佐证我的说法。”

“毕老师,谢谢你没有怀疑我。”

“我之所以迟迟未能向警方说明,是怕你与警方扯上理不清的麻烦。这个案子先让警方调查的结论摆一段时间吧。”事实上,毕素文却在想着,文婷为何也要上北岭。这是他心中最大的疑点,文婷不说,他也不便追问。如果把事情向警方全部交底,会不会影响文婷呢?这正是他忧虑的地方。

“可是,没有警方的力量,你能查明第三者吗?”

“有些时候,没有警方的参与反而会更好。既然警方确定是意外事件,想必肇事者正躲在背后暗自偷笑。这样,对方势必失去警惕,在某些方面说不定会露出丝微的破绽也有可能。这种事情,关键在于取得事发时间内作案者在场的确凿证据。”

“看来,你对这个案子发生了兴趣?”

“自从我在湘南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我就在想,莱市到底出了什么问题?看起来,刘丽人的死与苏姗姗的死,两件案子风马牛不相及,可是,我又觉得所发生的事远不是我们表面所看到的这么简单,因为,每次的作案动机和原因都不明确。如果警方插入,由于他们的愚蠢行为,会不会打草惊蛇呢?虽然查出了几个凶手,但真正的案情谜底或许就永远埋藏于底下而不能浮出水面。”

文婷望着毕素文,眼神流露出一种动人的目光。毕素文仿佛有种磁性吸引着她。然而,这几天的经历,已经在她心灵里落下了巨大的阴影,她至今未能走出来。三米湾的事,她不能说。如果说出去,不仅仅弟弟的性命难保,而且她也会被作为杀人凶手遭到公安机关的批捕,然后是检察机关的起诉。即使能够洗脱罪名,但这无穷无尽的肉体和精神折磨她怎么受得了,还有她妈妈怎么受得起这个打击?一想到这些,文婷心里就惊恐不已。

为什么弟弟会出这么多事?要不是弟弟,她绝不会卷入到这些事件中来。

随后,文婷动情的目光像死灰一样熄灭了,毫无光彩,她现在甚至连和毕素文多说一句话的欲望也没有了。

毕素文望着文婷奇怪的表情很是不理解,他开始揣摸文婷的心理变化,两人僵持了好几分钟,他无法得到答案。她到底怎么啦?神情恍恍惚惚的。

“你怎么啦?”

“我弟弟失踪了。”文婷动了动嘴唇,声音极其微弱,显得说话有气无力。

“怎么会这样呢?”毕素文一怔,他明白了文婷神情变化的原因。那苍白的脸容,疲惫不堪的精神状态,说明她此时极需要休息。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文婷痛苦地回道。

“你需要休息。”毕素文望着文婷说道,打算离开。

“等等。”文婷叫道,“我下山躲雨时的确看到有人上山了,是一个穿着雨衣看不清面貌的人。”

文婷所说的与自己调查的事实果然吻合,说明的确有另外一个人到过现场。

“然后呢?”

“我进秋云庄,那个人上山了。”文婷说道,“我在秋云庄住了一晚,因为惦记着弟弟的事,第二天早上我回了家。”

虽然文婷没有看清对方是谁,但文婷提供的信息很重要,与他推测的结果在一步步接近。下一步,只要找到进入北岭的人是谁,那么刘丽人和王佐军之死的秘密就会揭开。

毕素文走后,王锦芝走了进来。

“婷儿,那个毕老师是不是喜欢上了你?”

“妈,你不要胡乱猜疑好不好,人家是因为案情来问我情况,没有你想得那么复杂。”

“可是,我见他看你的眼神很不一样。我这么大岁数的人,男女之间有没有特别的感觉还看不出来吗?”

正说着,周子强又来了。他手里提着一大袋水果和一桶进口奶粉,一进屋就用极柔和的语气问道:“文婷,我送你上医院吧!”

“你来做什么?”文婷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

“还在生我的气吗?”周子强语气低声道,“因为我和刘丽人的关系吗?没错,我以前和她谈过。你知道刘丽人在公司为什么为难你吗?不是因为你们读高中时的事,而是她怕你抢走我。”

周子强的坦率出乎文婷的意料,她本以为周子强会极力否认他和刘丽人之间存在的关系。文婷又想起毕素芸给她看过的周子强和刘丽人亲密的照片,但此时文婷不想揭露出来。毕竟周子强曾经有恩过她家,而且看得出来,周子强说话的神情很认真,他对她的感情可能是真实的。

“可是,如果你真的爱我的话,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呢?”

“文婷,你家里发生这么多事,已经足够让你折腾了。我不想让你在感情的旋涡里打转转,那样你生活得会更累,只要我对你真心,其实这些过去的事,你又何必在乎呢?”

“不,我在乎的是你的真诚,并不是你的过去。因为,在我的眼里,你是一个非常完美的男人,有事业,有地位,而且很有教养;在我眼里,你绝不会碰过别的女人,甚至有过非常私密的谈话;在我眼里,你是一个纯洁的标志。我对你的感情也非常纯真,没有掺入一丝一毫的杂质。你是我第一个接触的男人,假使你有一些不好的过去,那也只是过去,只要你的心对我坦诚就够了。可是,快两年了,我依然被蒙在鼓里,你对此连一句话也没提及过。我要的是你的真心,而不是你的解释。”

文婷想道:既然周子强隐瞒了这点,他一定还有别的什么事对她隐瞒着。刘丽人刚死不久,他居然惦记的是和她的婚事,而不是对刘丽人的悲痛,哪怕表现出一点点伤感,难道过去他们之间就没有过一丝真正的情感?

“文婷,请你别激动,好不好?我对你是真心的。”

“刘丽人死了你知道不知道?”文婷突然说道。

“噢?我听说了,在此之前,我们已经分手了。”周子强脸上掠过一丝难以察觉的表情,脸上的肌肉微微产生了颤动,“听到这个消息,我感到很痛心。但我对你的感情真的是真心的。”

“你是我第一个愿意接受玟瑰花的男人。因此从我的角度来看,当然希望你的心不仅要真,而且要纯。我不在乎你的过去怎样、你以前的经历又怎样,但男女之间的感情毕竟具有排他性,你怎么能不告诉我呢?”文婷想到地毯下的蛆虫那件事,周子强未必不清楚,可是他为何要在今天才说明这一切呢?而现在刘丽人恰恰死了。如果刘丽人没有死,他会怎样说呢?现在说已与刘丽人分手,是他一面之词的强辩,还是事实就真的如此呢?反正已经死无对证了。

“文婷,我这样做的目的不是向你隐瞒什么,而是怕失去你对我的感情。”

文婷冷笑了一声,“难道说,你当初那么偶然地遇见我,还有你的帮助,都是你设下的温柔陷阱吗?”

周子强怔了一下,说道,“即使如此,也没什么不对。重要的是我爱你。”

“哼,收起你的爱吧。我消受不了。”文婷说罢,丢下呆若木鸡的周子强走了。

文婷的心既痛又乱,弟弟的事让她心里痛,爱情上的事则让她心里乱。她感到很茫然,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