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四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四节

毕素文从湘南回来后,就忙于教学上课,以及实验室里的科研工作。北岭大峡谷里神秘的第三者成了他心中未解的疑团。只有取得现场作案者的DNA数据,一切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正想着这件事,文婷来了。

文婷的到来,给法医教研室带来一阵清新的空气。文婷脸上漂亮的酒窝,忧郁的眼神,出众的身材,还有得体的打扮,令科室所有的男老师几乎都停止了伏案工作。毕素文的导师以为是他的女朋友来了,说一定要请他们俩吃顿饭。毕素文一个劲地解释,可越说越乱。而文婷则只字不帮他说话,只顾在一旁偷偷地抿嘴掩笑,弄得他非常狼狈。

“我说过,我们不是那种关系。”毕素文脸红,手不断地挠着头皮。

同事们哈哈大笑了起来。

文婷走上去,挽住毕素文的手,眼睛扫视着男教师们,“笑什么?毕老师是我的男朋友,不可以吗?”

一句话,一个动作把全体老师震在那儿,个个哑然失语了。

文婷的举动出乎毕素文的意料。在他的印象中,文婷是一位娇羞文静的女孩,语言和举动仍然保持着农村女孩的传统。

毕素文想挣脱文婷的手,不料被文婷的手缠得更紧,“怕什么?我们没做什么违法的事,出去走走吧!”

说罢,向那些装作埋头伏案工作的老师们泰然自若地挥了挥手。

走出去后,毕素文把手抽回去,此时他头上渗出了细小的汗珠,“你不要把玩笑开得太大了。”

“毕老师,我问你,你真的爱我吗?请你说实话。”

“这……”毕素文结结巴巴道,“文婷,你这是什么意思?”

“把你的手机给我。”文婷命令道。

毕素文像个听话的小姑娘,把手机小心地递给了文婷。文婷拨弄了几下,从里面调出几幅有关她的照片,“你说,你什么时候偷偷地把我的相片拍在你的手机里?”

“这……”毕素文头上开始冒汗了,他刚才还在奇怪文婷为什么要他的手机,原来……

“这是我的隐私,你……”毕素文涨红了脸。

“我的相片居然成了你的隐私,你不觉得好笑吗?你们这些从事法医的专家们应该多少懂得一些法律知识,不会连这点常识也不清楚吧?”

“我错了,我立即把它们删掉。”毕素文说着,就要抢过去删相片。

“不用啦。”文婷把手机藏在身后,“走吧,我今天带你去一个地方。”

接着,文婷拦了一辆的士,司机将两人载到一栋小楼房前面停了下来。

“这是哪里?”

“我住的地方。”文婷神秘地一笑,“我今天生日。”

“你怎么不早说?我什么礼物也没买。”

“不用,只要人来了,就是给了我最好的礼物。我从酒店订了几样菜,再过半小时会送来,我请你吃饭。”

“为什么?”

“我弟弟出狱的事多亏你帮忙,一直没有机会答谢你。借着今天这个特珠的日子,也不管你赏脸不赏脸了。”

“既然是你请客,我就不客气了。说实话,你请吃的饭不管在哪儿我都会去,不吃白不吃。”毕素文终于不失时机地表白了自己的心态。

“天涯海角也去吗?”

“去。”毕素文疑惑道,“可是,周经理他……”

“我和周子强分手了。”文婷回道,迅速望了一眼毕素文。

“不会是因为我吧?”

“你放心,与你无关。”文婷叹了一口气,“周子强过去的确有恩于我,但时,那只是恩。在感情上我从来没有爱过他,我曾试图强迫自己做到这点,可是不行,他从来没在我心里烙下过很深的痕迹。他对我过度关心,制造许多巧合帮我,虽然不断加深了我对他的好感,但那毕竟代替不了另一种情感。是我妈妈,在我和他所谓的爱情之间起了催化剂的作用。自我爸爸死了,文扬被关进监狱后,我们家里就只剩下我们母女俩。没有男人的依靠,女人的心很柔弱,很容易受到伤害。那段日子,我的心的确需要一个男人的位置。所以,要不是弟弟这次失踪,我可能真的要和他结婚了。”

“你怎么知道我手机里有你的相片?”

“嘻嘻,这是你妹妹泄的密。”文婷吃吃地笑着说,“促使我来找你,一半是因为和周子强分手了,一半是因为你妹妹的劝说。”

“这么说来,你找我是因为别人的因素?”

“毕老师,如果一个女孩子对一个男人没有丝毫情感,她会愿意坐在他的身边吗?”

毕素文摸了摸自己的头,憨厚地笑了。

“你对弟弟失踪的事情有什么了解吗?”毕素文问道。

文婷眼睛一红,摇了摇头,“我真的不知道他究竟怎么啦。”

不但她的弟弟失踪了,她现在也掉进了杀人凶手的陷阱之中。这件事她无法向任何人说清楚,而且,她也不能说,这关系到弟弟的生命安全。自从发现在感情上被周子强欺骗后,她心里彻底产生了空虚。她始终不明白,为什么她家会有这些奇怪的事发生。她和妈妈被拖进了无穷无尽的苦难之中。

其实,她本来只是想看看毕素文而已,想和他多说几句话,以排解心中的郁闷。文婷此时的心态陷入了对生活绝望的状态中,说不定哪天她会走上弟弟的路也未可知。所以,她心里反而产生了有生以来深深的恐惧,尽管表面上她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

两人进了文婷的房间后,不一会儿,酒店的服务生将订的菜和一瓶红酒送了过来。

毕素文倒了两杯红酒,将其中一杯递给文婷。

“文婷,我要帮你。”

“你帮不了我。”文婷苦笑道。

“不。”毕素文说道,“把你的手伸过来。”

文婷把手伸了过来,毕素文握着它,冰冷冰冷的没有一丝热度。他感觉到了文婷身体内的颤悚。

毕素文用力地紧紧握住她的手,“文婷,你听着,我发誓:我一定要尽最大努力帮你解脱身上的痛苦。我已经失去了姗姗,我不想再失去你。你的痛苦就是我的痛苦。从今以后,我不仅仅只对法医昆虫学内容感兴趣,我还会关心你的事情。”

“嗯。”

两人一边喝着一边愉快地聊着。

“嫁给我吧!顺便把你妈妈接到这边来,这样我们可以一起为早日破解这个案子而努力。”

“我……”喝下去的酒正在文婷体内发挥着作用,使她脸上的红色显得更红润,更加妩媚动人。在这种神情下,不正常的神色不太容易让人察觉到:“我想问毕大哥一个问题,好吗?”

“说吧。”

“如果有一天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你会不会生我的气?”

“文婷,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你说的话?”

“你能不能回答我的问题?”

“这个……你还是不要胡思乱想的好。”

“那么,你是想逃避我的问题?”

“不是,我觉得回答这样的问题没有任何意义。”

“我说的是假设。”

“我相信你不会做出对不起我的事。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那你一定情有可原。”

“谢谢。”文婷说完,眼泪再也控制不住,流了出来。

“文婷,你究竟怎么啦?”

“没什么,我听了你的话后很受感动。我为有你这样知心的朋友而高兴。”

文婷擦净脸上的眼泪,拿起桌子上的红酒,然后分别斟满两杯,将其中一杯递到毕素文的面前。

“来,为了庆祝结识了你这样的好朋友,干杯。”说着,文婷一口气将她面前的红酒喝到杯底。

“干杯,为你的生日。”毕素文说着,将面前的红酒也喝了个一干二净。

“毕大哥,今晚睡在我这里吧。”

“……”毕素文还没反应过来,文婷已上前抱住了他。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