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一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一节

“我很孤独,也很害怕。”文婷双眼流着泪说,“和你在一起,我感到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至于其他,我别无所求。同样,我也深深爱着你,你给了我对男人的认识,使得我对生命有了完整的理解和丰富的意义。”

文婷抱着毕素文,深情地吻着毕素文的脸颊。

我今晚要做个幸福的女人。文婷想道,到了明天,我会怎样呢?我不管了。

毕素文感受到了文婷身体上的颤悚,而这种颤悚除了幸福喜悦还夹杂着某种恐惧,到底是什么在影响文婷呢?难道说,文婷今天异常的举动,含有特别的意义吗?可是她始终没有说明。他只能使劲地搂住文婷,将她紧紧贴在自己的胸脯上,想尽量使她的内心平静下来。然而许久许久,他的这一举动并未奏效。

在她故作的表象下一定深藏着另一种成分,这种成分令毕素文不安,使他丝毫快乐不起来。他想这件事,一定与她的弟弟有关,而她又不愿意说出来。也许这背后有某些难以启齿的原因。

那天晚上,毕素文被留了下来。感受到了彼此身体的需要,两人缠绵了一个小时,最后都疲倦地入睡了。

第二天,天未亮。毕素文发现身边的文婷不知何时走了,只剩下他一个人躺在床上。他身旁有一张纸条:谢谢你的爱,你把我变成了一个完整的女人。我的生命因而变得生动。不论何时,我的生命始终烙下了你的身影。你将伴随我走完人生,我要走了。什么时候见面?我也不知道。别去找我,如果我们还有见面的机会,第一想见的人一定会是你,而不是别的男人!婷。

文婷离开了他,是因为她身上也发生了什么事吗?一个不祥的阴影袭上毕素文的心头。

毕素文回到学校后,一连几个晚上没有睡好,眼睛红肿肿的。他决心请两个月假,无论如何,他要解决这件事,彻底地。

“哥,你今天回家么?”妹妹毕素芸打来了电话。

“最近有许多事情要处理,这段日子我恐怕得住在学校了。”

“我明天要去湘南,今天特地给你打个电话,向你告别。”

“湘南?”毕素文一怔。

“对呀,王福平的爸爸是莱市人民医院的外科医生,一个有名的医生。”

“是吧,他有名与你有什么关系?”

“岂止是有名,他还有些不同意我们的婚事,嫌我的学历低。王福平说过好几次,要我过去见见他的爸爸。所以,趁此机会我倒要看看他爸爸想为他的儿子娶个什么样的媳妇。”

“他爸爸是个什么样的人?”毕素文嘴里嘟哝着发出不满的声音,“居然看不起我妹妹?”

“他老爸可是与众不同的人物。别人是墙内开花墙外香,他是墙外开花墙内香。”

“什么意思?”

毕素芸咯咯笑了起来,然后压低声调,用神秘的语气说道:“知道吗?他老爸经常给外国人动手术,但是莱市以外的医术界竟然都不知道他有这种高超的医术。”

“给外国人动手术?”毕素文心里一怔,莱市并不是大城市,为何会有外国人跑到那儿找他动手术呢?

“对于大医院来说,一个没有足够名气和高超医术的医生,是不会让他给外国人动手术的。”毕素芸补充说道。

毕素文正在考虑说什么时,毕素芸已挂断了电话。

放下话筒,毕素文在百度搜索中打上“莱市人民医院”的关键词,发现没有任何有关给外国病人动手术的新闻报道。如果真如妹妹所说的那样,能给外国人动手术,这人的医术一定不凡,要不然怎么能取得外国人的信任呢?既然有名气的话,想必平时的新闻报道一定会多多少少透露出一点信息来。令他失望的是,百度搜索出来的结果,没看到有关莱市人民医院外科医生的任何报道,倒是莱市人民医院经常开展的与医务无关的活动,还有院长大会小会上例行公事发言的报道,跳出了几十条来。

毕素文向学校请了一个月的假,以在湘南建立野外实验基地为由,决心去湘南把文婷和他之间的事情解决。他的导师,已经升为学院的院长,知道毕素文是个对工作兢兢业业的人,没有什么重大事情不会轻易离岗。虽然毕素文没说明具体的原因,但他还是同意了。

“你放手去吧,这边我给你挡着呢。”导师给了他一颗定心丸。

这样,毕素文再次踏上莱市的土地。

出发前,他给周子玟打了一个电话。能不能在短期内取得成效,周子玟的帮助将非常重要。周子玟不仅仅熟悉莱市的情况,更重要的是,她有某些方面的胆识,还有她结交的社交圈子对他也有帮助。所以,毕素文决心借助周子玟的力量,把这件事处理好。

来到莱市,毕素文选择的落脚点仍是青龙镇。他带来了很多干海参,大包小包的,苏银潼夫妇自然喜欢得不得了。

得知毕素文来到湘南,王福平开着一部华丽的进口小车,特意到青龙镇,接他去王家园和毕素芸一起聚会。

毕素文本不想去,但是既然妹妹在,得给个面子,顺便也认识一下王福平的爸爸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王福平家的房子建在郊区的一个小山坡上,占地面积约十亩,和化工公司相距不过一公里。门外一对石狮子威武雄壮,四周砌有三米高的围墙。门口,安装了微型摄像机。任何人欲进入门内,必须由摄像机通知主人,未经主人允许休想踏进大门半步。不仅住宅内部面积宽敞,还拥有大面积种植各种花草的景观,犹如一个精致的天然公园。除花园之外,还有游泳池、健身房、按摩房、喷水池、假山、石桥、亭子、盛开着荷花的池塘,游乐设施一应俱全。墙面铺的是清一色的灰色花岗石,均来自有名的青龙镇采石场。最里面为停车场,停了两辆灰色的小车。

这真是一个远离尘嚣的世外桃源,王布凡的确不凡。

更令毕素文惊奇的是,他家不仅有保姆,还且还聘请了保安。这种家境,在毕素文眼内,只有富有的私营企业主和有钱的资本家才有。妹妹虽然赚钱不少,相比王福平的家来说,可谓小巫见大巫。从这般情景推测,光他们家每个月的日常开销恐怕也不是小数。一个职业医生,过着如此奢华的私人生活,足见王福平的父亲王布凡的收入非同一般。

据王福平的介绍,他父亲原是湘雅医院的外科医生,医术精湛。八十年代初期,已是有名的刀手。因婚姻不如意,与济口镇一个在长沙找他动手术的年轻姑娘发生了私情,后来成了他离婚的导火索。离婚后,他要求调离原单位。湘雅医院的院长为此特别恼火,不准他离开。他什么也没要,自动离职丢掉原来的待遇和饭碗,净身出户来到莱市一家并不起眼的镇医院,决心白手起家。以他的医术,在湘南打出一片天地只是时间问题。他只接别人不敢接的手术,久而久之,大家知道重大手术非他出场不可。后来,莱市人民医院院长如获至宝地请他进了人民医院,工作上自然对他刮目相看。医院内部一提起他,都说他是一流水平,而且在病人当中也少有不夸他的。有的穷人没钱,他甚至倒贴钱给那些穷人看病。令毕素文奇异的是,这样有名气的人,却从未看到过相关报道。在莱市日报的地方媒体,也未曾看到有记者对他工作能力方面报道的只言片语。按理说,这是报道先进事迹的最佳例子,也是提升医院形象的重要人物,为何就让他在这儿默默无闻呢?难道大量宣传他的形象后,王布凡会跑掉?这是人民医院担心的理由吗?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