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节

毕素文并未见到王布凡。但是王布凡的收入实在超出了他的想象。王布凡并不是一个生意人,如果真像传说中的那样,王医生动手术时不喜欢接受红包……他的收入的确只能从其他方面得到解释。

毕素文见到了毕素芸,得知王布凡改变了对妹妹的看法,不但认同了王福平和她的交往,而且希望他们能尽快结婚生子。

吃了晚餐后,毕素文谢绝了王福平的挽留,打算去莱河桥那边欣赏莱市夜色之后再回青龙镇。

从王家庄园出来后,天色已黑。

到了莱市,毕素文进了一家网吧,打开电脑浏览起有关莱市当地最近几年的新闻,发现经常有外国客人光临莱市温泉区的报道。在一篇不显眼的新闻报道中,提到每年都有几个日本客人会到人民医院看病。但是看什么病,具体是什么医生为他们看病,内容没有提及。从报道中,他获知人民医院建有一栋中日友好住院大楼。在这栋大楼住院的都是特珠的日本客人。从王布凡的医术来看,他无疑会在这里上班。由于到这里治病的外国人相对国人来说比较富有,王布凡的收入可能会比一般医生高出很多。

这样一来,王家的富就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了。

当他走出网吧时,夜幕垂临,周围的一切景象处于朦胧之中。毕素文刚刚步行到莱河大桥的中央,一个熟悉的少女身影从他面前一闪而过。

毕素文怔了一下,紧接着追了上去。

“苏姗姗。”毕素文大叫了起来。

那少女回过头来,“先生,你认错人了。”

说罢丢下呆若木鸡的毕素文,同远处的一个男人手挽手消失在茫茫夜色中了。

“喂,毕大哥,你心里还是忘不了山妹姐?”

毕素文回头一看,周子玟不知什么时候骑着摩托车来到了他的身边。

“我……”毕素文脸红道,“或许是我脑海里还有她的印象吧,因此看到与她相像的人就误以为是她。”

“毕大哥为何又来莱市了?”周子玟笑道。

“有些事必须要处理,不然我在那边无法安心教学和科研。”

“看来毕大哥与莱市结下了不解之缘。”

“或许吧。”毕素文决心把他到莱市要办的事情说出来,不过却为此行的目的编造了一个理由,“文扬失踪了,文婷因此在公司辞职了。她是我妹妹的得力助手。我奉妹妹之命,来调查她们家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我想,毕大哥来这里的真正原因,是割舍不了心中的那份情吧?”

“也许你说得没错。”毕素文觉得不能对周子玟隐瞒自己对文婷的感情,“在我的心里接受文婷之前,我的情感挣扎过一阵。即使接受了她,心里也带着一种负罪感。要不是我的家人在催促我的婚事,我或许还在犹豫。”

“难道你不知道周子强在追文婷吗?”周子玟说话时仍然保持平时的冷静,语气却流露出明显的不满。

“我正式接受文婷的这份感情,是在她和周子强分手之后。”

“什么?周子强和她分手了?”周子玟显得很吃惊。

“嗯,这个消息可能会令你不舒服,但是事实上,你哥哥在追文婷时暗地里一直与另外一个女人保持着来往。”

“你胡说,为了达到你的目的,你在撒谎。我哥哥不是那种人,除了文婷外,他没有结交任何女人。”

“现在说这些已毫无意义,因为与你哥哥来往的这个女人,已经在北岭大峡谷中意外死亡了。”毕素文在语气中特别强调了“意外”两个字,旨在不引起周子玟的敏感。

“你说的是刘丽人吗?怎么可能呢?我哥哥怎么会喜欢那种女人呢?”

“很多事情是不以人的主观意识而存在的。因为,人的心理活动一旦与行为相脱离,你就无法从其外表判断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毕素文,你平时用这样的观点分析你周围的人吗?”

“在认识一个人之前,除了他说什么,还得看他做了什么。”

“那我呢?在你眼里是什么?”

“我这次来这里,主要想得到你的帮助。你的外表虽然让一些人看着不顺眼,但你的心地很纯洁。要不,我不会来找你。”

“你不怕我陷害你吗?”

“你不会。”

“你不知道吗?世界上所有的东西我可以不要,但有一样东西,我要是得不到,别人谁也别想拿走。”

“什么东西?”

“爱情。”周子玟字字如铁。

毕素文心里打了一个颤,他显然低估了面前这个有点野心的少女。他觉得应该对这个话题闭嘴才对。他知道周子玟的言下之意。他实在不想面对这样一个难堪的局面,本来想求得她的帮助,结果却适得其反。那样会让周子玟落在一厢情愿的爱情陷阱中而不能自拔。因为,他无法对她的爱给以半点承诺。对周子玟他顶多是喜欢,谈不上彻骨的爱。

“你怕了吗?”周子玟咯咯地笑了起来,并踮起脚尖,在大庭广众之下,啪地吻了一下毕素文的脸颊,“毕大哥,我们周家的人脉络里流着土匪的血,敢说敢当,也敢爱敢恨……”

“请不要说了。”毕素文打断道,“我原以为你是个值得我尊重的女人,但现在你的言语和行为深深地刺痛了我。的确,我未曾爱过你,但这不是成为你一定要拥有我的理由。文婷的父亲过世,弟弟被弄成杀人凶手,出狱后又失踪,她大学没有毕业,现在爱情又受骗,如果你还是一个女人的话,就应该对另一个女人有最起码的理解和同情,而不是在背后和她争夺你所谓的爱情。”

毕素文说罢,转身走了。

周子玟的霸道超乎他的想象,在这个时候毕素文说话也顾不得情面和方式了。

毕素文正要准备去青龙镇,他的手机响了。

电话是莱市公安检验科打来的,月田乡断头崖下面发现了一具高度腐烂的男性尸体,请他前去现场查看。十分钟前,公安人员把电话打到了明星法医鉴定中心,才得知毕素文来到了湘南。公安局对他很重视,不仅因为他的名声,而且因为他有着高度负责的科学态度。

尸体是在断头崖一处峭壁的大树下被发现的。

尸体的样子不同寻常。尸体基本上只剩下骨头了,但骨头之所以还彼此连结在一起,部分原因是尸体还穿着背心、风衣、夹克和牛仔裤,是这些衣物阻止了骨头散落在地上。而且,障碍区很干燥,尸体已经部分干枯,在裸露的地方形成了一层干皮,这有助于尸体保持成一个整块。令毕素文惊奇的是,尸体上没有出现任何昆虫的大规模活动,因为双腿的下部明显具有白腹皮囊的破坏活动。在尸体上部的外表面和衣服的边上,有大头金蝇和红色金蝇这两种常见丽蝇的空蛹壳。丽蝇空蛹壳的形成,通常至少需要17天的时间。然而,对于一具暴露在户外17天的尸体来说,昆虫数量少得可怜显得很不正常。

那么产生这种异常现象的原因是什么呢?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