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节

聪明的毕素文瞧了瞧树上挂着的半截绳索,又察看了一下周围的地形之后,迅速作出了判断分析。腐烂期,尸体一定还被吊在树上。死了之后被吊在树上,还是吊在树上之后死的,这一点已无法判断。当尸体被吊着的时候,丽蝇到达尸体上产卵。在丽蝇卵孵化时,它们变成了一群蛆虫开始吞食尸体。由于重力作用,蛆虫不断掉到地面上。这样尸体上的蛆虫持续减少。掉到地面上的蛆虫如果找不到食物,就会马上死去。当尸体腐烂时,体液和小块的肉会从尸体落到地面。在滴落的地方,极少数蛆虫完成发育了过程。这就是为什么可以看到少量蛹壳的原因。风和空气的流动会加速这种作用的发生。

显然,用蛹壳的形成历经期来推断尸体死亡的时间会不对,因为蛹死后这一段时间仍然未知。无疑,这对法医昆虫学推断尸体死亡时间提出了一个新问题。

回到青龙镇后,毕素文打开自已带来的手提电脑,上互连网查阅了大量资料,发现蛹壳含有不同碳数的烃类物质。随着蛹死后间隔时间的延长,一些挥发性较强的碳氢化合物的百分含量会出现规律性的降低。

一个新的想法迅速地在毕素的文头脑里产生了。如果从尸食性蝇类表皮提取出挥发性较强的碳氢化合物并分析其百分含量,可推断蛹死后的间隔时间,这段时间加上蛹经历期的发育时间,就可以确定为尸体的死亡时间。

毕素文将蛹壳寄回到明星法医中心,并将他的检验方法告诉了技术员。两天后,检测的结果传真过来,说明尸体死亡至少有两个月了。毕素文立即将他的推断结果告诉了莱市公安局。

期间,警方对尸体所在地周围一公里的范围内进行了搜索,包括三米弯的鬼屋彻查了一遍,只差没掘地三尺了。

最后发现,尸体下方的索魂洞旁,有个无名坟墓不知被什么人挖开,里面居然躺着一具死去不久的新鲜女性尸体。从体征上可以看出,这个女人已有五十多岁的年纪了。右侧颈部留下了大拇指的印记,左侧颈部留下了四个散乱的指甲印,说明生前曾被掐住喉咙,在这只罪恶的手继续用力掐紧脖子时,强大的压力迫使皮肤血管纷纷爆裂,留下了和凶手手指形状相同的青紫。

凶手没有为他的猎物选择一个更快的死亡方式。被突然掐住颈部的女人一开始无疑是神志清醒的,因为体内还有一些氧气可以让她支撑一小会儿。但紧接着出现的场景让她恐惧和惊慌,这时候她应该在不由自主地手足挥舞。这些表情凝固在了脸部僵化的肌肉上。

女人本能的手足挥舞会加剧氧气的消耗,大约一分钟后她逐渐感受到了氧气的缺乏,手足逐渐无力地低垂,全身只有呼吸肌还在拼命地工作,试图呼吸到人世间最后一口新鲜的空气。

这个过程大概持续了数分钟之久。凶手似乎并不急于让死亡出现,反而是在慢慢欣赏着生命的消失。氧气的耗竭让死者全身爆发出最后的抽搐,生命的光泽也终于慢慢在她的眼中黯然消失。

这时候的女人进入了所谓的“假死期”,也就是说,人在这个时候还并没有死透,如果在这个时候得到适当的抢救的话,女人可以死里逃生。解剖的结果让大家愤怒不已,女子的肾脏被切除,但这并不是致命的一击。真正致命的地方是她的胸膛上被插了一刀。显然这一切发生在被摘除肾脏之后,被掐得奄奄一息之际。

坟墓外没有墓碑,挖开的墓内甚至没有棺材。这个坟墓已有二十多年的历史了,与埋入的女性尸体的时间显然不相符合。那具男性尸体是从这儿挖出来的吗?如果按埋入的时间计算,坟墓里的肉体早腐烂了,不存在招致苍蝇这一说法。如果坟墓里一开始就埋着尸体,那么尸体到哪儿去了呢?

“可以断定这原本就是个空墓。”毕素文说道,“这具女性尸体是后来被埋入里面的。”

警方根据毕素文推断的尸体死亡时间,迅速在莱市展开了侦查。经过大量的调查和取证,发现济口镇的陈爱才失踪的时间正好与尸体死亡的推断时间相吻合。警方立即取了尸骨与陈爱才的家人作了DNA检测,证实死者的身分是陈爱才。

陈爱才在前妻死后找了一个离婚的女人,带着前妻留下的小男孩重新组建了一个家庭。警方调查陈爱才的失踪原因时,陈爱才的老婆哭成了泪人,对警方的问题一问三不知,她全然不知陈爱才在外面所从事的活动。小男孩只说他爸爸到外地出差,后来很久没有听到音讯,也不知道要不要报警,以为他要很长时间才能回来。

陈爱才的死亡让毕素文联想到他的神秘致富。

苏姗姗的被害与陈爱才有关吗?那具死亡的女性尸体又从何而来?警方对此也一筹莫展,相关案情的信息来源太少。

毕素文感到问题越来越多。但问题的根源到底要从何查起,他始终闹不明白。

事后,毕素文回到了青龙镇。

苏银潼夫妇照例热情地款待毕素文。毕素文说最近到这边办点事,可能要在青龙镇长住一段时间。

“没关系,素文,这儿就是你的家,你随时可以过来。”刘玲英说道。

毕素文接着把苏星星在一口爽公司的表现作了汇报,说苏星星不但在读夜大,而且成了公司的技术骨干。刘玲英听了自然高兴,并问起他的个人大事。

“妈,我现在正为这事而来。”毕素文说道,“文婷家不断发生事情,文扬失踪了,文婷又离开公司很长一段时间了。我妹妹的工作需要她帮忙。因此,我这次过来,想查清楚她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素文,你发现什么了吗?”

“我隐约觉得好像这些事与苏姗姗被害有某种关联,但又不敢肯定。我猜测,苏姗姗被害之前,一定接触到了什么或看到了什么。”

“我最了解我女儿,应该不像你说的那样。如果有,她的神情会流露出来的。那几天,一想到你要来,她就非常兴奋。自从她从公司回家之后,她基本上待在家里,哪儿也不去。谁知道,那天她突然心血来潮要去同学家,结果……”刘玲英伤心地用衣袖擦了擦自己的眼角。

“事情为什么会这样呢?假若苏姗姗根本没有死,会是什么样的情况呢?”毕素文想着,并说了出来,“这一切将会乱了套。”

“什么?”刘玲英吓了一跳,“你认为山妹还活着吗?”

“这个我不能肯定,但是,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进鸟岛。只有解开这个谜底,才有可能对整个事件的发生原因弄清楚一部分。”

“素文,有件事我一直放在心里,没和你说。”刘玲英的脸上浮出一丝愧疚之色,“我们对不起你呀。”

“您为什么要这样说?”毕素文意识到了刘玲英可能会透露出与案情有关的重要信息,于是连忙追问道。

“其实,我女儿犯了一种病,有时会做一些无意识的动作,过后却记不起来。”刘玲英流着泪道,“我们也不知是什么原因。但是这种情况一年当中只有一两次罢了,原来是两三年一次,后来次数就越来越多了。”

“就是说,她做了什么后会记不起来,是吗?”

刘玲英点了点头。

“她去鸟岛我们估计是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因为你在这里,我们一直不敢和警方说她有这种病。我们怕人家知道后,会在背后指责我们让女儿瞒着病和你谈恋爱,所以,那件案子发生之后我们不再说此事了。”刘玲英拉着毕素文的手说,“我们太自私了。”

毕素文怔住了。他怎么从来不知道苏姗姗居然有这样一种病?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