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四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四节

周金柱神秘地失踪了,文婷到处联系不到周金柱。向毕素芸打听,她说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公司董事会目前由周子强负责。难道周金柱也出事了?文婷心里涌出了巨大的恐慌。

文婷当即给周子强打了电话,询问周金柱到底是怎么回事。

关于周金柱的失踪,周子强的解释是:“我是一周前才知道的,公司在到处找他,他始终没有露面。紧急情况下,我才出面代他管理公司,稳住公司的人心。我们对外没有宣布周董事长的问题,但在全体董事会讨论协商后,大家一致决定,在周金柱回来之前,公司的一切重大事项由我定夺。当然,周董事长失踪的事,我们已委托湖南和广东两省的警方暗地里进行调查。我们希望警方能早日找到他。”

难道毕素芸说的话成为现实了吗?周子强暗地里把周金柱杀害,然后将公司的财产名正言顺地归到了他的名下?他为什么要这样迫不及待地干掉周金柱呢?是因为发现周金柱有个没有见面的女儿,怕她回来继承财产从而使他的个人目的落空吗?

可是,事情真的有这么容易吗?他并不是周金柱的亲生儿子,算不上周金柱财产的法定继承人。周金柱完全有权利不给他分文财产。可是,通过询问公司的律师,文婷傻眼了,周金柱半个月前在遗嘱里已将周子强列为财产的法定继承人,而恰恰在这之后,周金柱就神秘地失踪了。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周金柱到底是死是活,警方没有给出结论。警方在继续寻找吗?如果死了,警方至少能找到尸体吧?

文婷通过毕素芸陆续打听到了有关周金柱的个人情况。周金柱的老婆很多年前发现周金柱和她之间没有真正的感情,离婚改嫁别人了。周金柱在大陆的远房亲戚一个个下落不明,可以说,周金柱晚年是孤身一人。听到这一切,文婷心里明白了,周金柱为什么要她一定找到林绚绚,看来,林绚绚是他在世上唯一的亲人。

可是,林绚绚到底在哪儿呢?她想起住在秋云庄那晚的事,说明林绚绚那时还活着。要不然,怎么会留下那把钥匙呢?因为只有她身上才有!那么,到底是什么人把她带走了呢?很可能,她已意识到如果不那样做,她会有生命危险。

文婷决定找周子强当面询问周金柱的情况。

文婷在化工公司见到了周子强。

周子强显得比以前更加英俊漂亮,比以前更加稳重成熟。当他站在她面前时,仍是那么灿烂的笑容,好像她从没有拒绝过他的爱情似的。

“文婷,不管你怎样对待我,我始终爱你。我会等你回心转意的。”周子强诚恳地说道。

“对不起,周子强。我爱的人是毕素文,不是你。”

“你那么快就忘了我们之间的感情吗?”周子强说道,“毕素文为了你做过什么?他为你牺牲过什么?”

“关于你过去给过我的帮助,还有给过我家的帮助,我会永远记得。在这点,我承认,我的确欠你的人情。但是,我不希望你把这些与爱情扯在一起。要说毕素文没为我做过什么,这话我说不出口。他虽然没有直接为我的家人提供什么经济援助以及物质上的好处,但是,他在法庭上的辩护,用他的良知、正义还有知识,使我弟弟获得了无罪释放。我不知你所说的做过什么和牺牲什么指的是什么?”

“你从来没对我产生过爱情吗?”

“没有。”

“你撒谎!你不是接受了我的玟瑰花吗?你不是差点戴上我的订婚戒指了吗?”

“不错。我的确对你动过感情,但那是因为我妈妈的缘故。她希望我和你结婚,并不代表我的真实愿望。”

“不管怎样,我会让你嫁给我的。我决不会让毕素文那小子从我手里抢走你。”

“周子强,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弟弟被判刑后,贺晓拈律师就是按你的意思来诱导我的。如果真按贺律师所说的那样去做,我后来可能就见不到我弟弟了。你说,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贺律师的事的确是我要他帮你,但我是出于好心,真心想帮助你弟弟获释。至于律师怎么做,那是他自己的主张,他要考虑在法律的框架之内想问题。他说的话只代表他的个人想法,怎么会是我的主张呢?他没有办到的事你不能赖在我头上。”

“就算你说的有理,周董事长失踪是不是你在背后捣的鬼?”

“我是那么无聊的人吗?他已经把财产继承人列到了我的名下。”

文婷无语了。她不知道周子强是否知道周金柱有个女儿?如果知道的话,他一定会千方百计找到林绚绚,那样林绚绚就会有生命危险了。如果不知道的话,确实没有必要急着将周金柱干掉。

文婷困惑了。

“对不起,除非我亲眼看到周金柱出现在我面前,否则我不会相信你说的话。”

说罢,文婷离开了公司。回到月田乡,她说服妈妈搬回了月田乡,并把原来的旧房子重新装修了一番。

如果林绚绚还活着的话,我一定得先找到林绚绚,不能让他的阴谋得逞。文婷想道。

经过仔细的询问和调查,文婷终于查到当年想上断头崖自杀的有两位女性。其中一位是刘玲英,而并非周金柱所说的叫刘玲虹,另一个是周子玟的母亲刘红梅。

她想起了她曾经为刘玲英在水里打捞首饰的情景,现在文婷断定周金柱所说的刘玲虹就是后来改了名字的刘玲英。她手上手那件精美的手镯很可能就是周金柱送给她的定情物。

文婷来到苏家大楼,把她想找到林绚绚的想法告诉了刘玲英。

“你是说你要找到林绚绚?”刘玲英有些不解地问道。

“嗯。”文婷说道,“一品爽公司的董事长就是林绚绚的爸爸,他托我要找到她。”

“什么?周金柱是林绚绚的父亲?”

“不错,关于你们之间的故事,周先生亲口告诉过我。半年前,我就在寻找林绚绚,但是一直没有找到她。奇怪的是,在寻找的过程中,我弟弟失踪了,周董事长也不露面了。我不知这里面到底是有人在玩什么游戏还是藏着一个大阴谋,我想唯一的办法是尽快找到林绚绚,她很有可能知道所有事情的答案。”

刘玲英想起毕素文说过的话,觉得能查清是谁在鸟岛遇害也好,于是说道:“你可以到葫芦岛寻找,林绚绚生出来后,被抱到那儿去了。”

“不,她已经不在那儿了。”

“呵?”

“林绚绚大学毕业那年,她父母在一次台风中不幸遇难。她后来在湘南一个对外旅游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就再也没有回过葫芦岛。据她以前的大学同学说,她回湘南主要是想找到她的亲生父母。我了解到的是,林绚绚进旅游公司的目的,就是想一方面通过与台胞联系看能否找到她的亲生父亲,另一方面在湘南能否找到她的亲生母亲。我认为她的养父母曾告诉过她的身世。不幸的是,她工作不久后辞职了,之后又与她的所有同学失去了联系。根据我的推测,要么林绚绚出现了意外,要么还待在湘南某个隐蔽的地方。”

“如果像你说的那样,林绚绚要来湘南找我,必定会去过我做姑娘时的地方。”

“那是什么地方?”

“刘家湾。她一定会去过那儿。你可以到那儿问。”

文婷觉得有道理,便决心前去打听。

从刘家湾打听到的结果令文婷感到意外。林绚绚的确来过刘家湾。因为刘玲英离刘家湾本来就不是很远,刘家湾的人都知道她住在青龙镇。所以,林绚绚应该很快打听到了谁是她的亲生母亲!如果林绚绚知道了刘玲英是她的母亲,那么,苏姗姗被害,在当地造成这么大的新闻,既上了报纸又上了电视,她肯定也会知道苏姗姗是她同母异父的妹妹。可是,林绚绚为什么不直接去青龙镇与妹妹见面呢?难道她与苏姗姗被害案有关吗?假定她知道苏姗姗是她的妹妹,而且设法联系到了苏姗姗,两人约好在某个地方见面。而且这个见面的地址会不会就是鸟岛呢?

文婷吓出了一身冷汗。林绚绚没有露面,一定是被控制在别人手里了。

一个月后,文婷如约来到了断头崖,此时恰是夜晚八点时分。果然,蒙面人准时出现了。

“明天这个时候,你到这儿来接一个包裹,送到王家大院旁的一棵大树下,那儿专门有人接应你。”

“什么包裹?”

“这个不能告诉你,你不能打开看。否则,你和你的弟弟就得完蛋,记住了吗?”

文婷答应了。

第二天,一个蒙面人递给她一个泡沫塑料盒子,里面会是什么东西呢?盒上的盖子被用胶带纸绕了几层封住了。

在半路上,文婷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决心打开来看看。她小心地沿着胶纸的边缘揭开,将一条条胶纸扯下来,打开盖子一看,不禁惊呆了!

箱子中充满了液体,液体里浸着两只新鲜的人的肾脏!溶液周围铺着许多细碎的小冰块。

文婷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后,脸色变得惨白。浸着器官的液体实际是医学上经过特制的高渗透和高钾保存液,其成分与器官内液的电解质相似,这样可使器官在4℃时较长的时间内保持器官的正常活力,这种方法适合于远距离运送人体器官。无疑,有人需要移植器官。

难道有人在做人体器官的交易吗?她居然成了他们的帮凶!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