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一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一节

但她还是不动声色地把盒子送到了目的地,交给了另一位蒙面人,并悄悄地跟踪在后面,一直看到那人上了一辆黑色的小车,记住了车牌号码。

半小时后,文婷回到原来的蒙面人处。

“我的第二个任务完成了。”文婷平静地说道。

“本来打算要交给你第三个任务,然后只要你办成了,你和你的弟弟就可以团聚了。但是,你让我们失望了。我们的合作就此终止。”

“你说话不算数,为什么不交出我弟弟?”

“文婷小姐。”对方叫出了她的名字,“你违反了我们之间的约定,因此你必须付出违规的代价。”

“你为什么要做这种惨无人道的事?”文婷叫道,“我要告你们。”

“文婷小姐,你懂点常识好不好?第一,你参与了杀人过程,已成为了杀人凶手,第二,你参与了人体器官走私。只怕起诉之后,自已会先落入监狱里,下场会很惨。你没有想过你的后果是什么吗?”

“卑鄙,无耻。”

“你死到临头了!还罗嗦什么!你将成为下一个被摘取人体器官的对象。”蒙面人说道。

文婷猛地扑上去,扯开了蒙面人脸上的黑布。

“呵,榛子果然是你。”

榛子恼羞成怒,挥拳上去想立刻制服文婷,然而他太低估了文婷的自卫能力。文婷答应帮周金柱找人后,出于安全的考虑,曾学过跆拳道,所以几下就将榛子制服了。

“文婷小姐,你很厉害嘛!”

一个粗大的嗓门声从远处传过来,文婷抬头一看,四五个蒙面人上前围住了她。

文婷和他们展开了激烈的搏斗,四五个人被打得趴在地上不能动弹。

突然有人掏出手枪对准她,“别动,一动我就打死你,你弟弟也别想活。”

听到这话,文婷停下不动了。接着,他们派上一个人将文婷的手捆住,并将她的眼睛蒙上黑布,押着她向一个地方走去。扑面而来的潮湿,明显感到的呼吸不畅使文婷意识到一定是进了某条地洞。

大约走了二十分钟后,文婷感觉到了一个冰凉的地方。

“这娘们有些姿色,咱们兄弟弄了她吧!”一个蒙面人说道。

“你想找死。”另一个叫道,“谁也不能动她,头儿有令。如果动了她半根毫发,你们全部得完蛋。”

“哈哈,得先留着给头儿享受。”几个人淫笑着。有一个在黑暗中趁机摸了一把文婷的胸部。文婷气恼得一脚踢过去,正中对方的裆部,引得对方痛得哇哇大叫,另外几个人则哈哈大笑起来。

几个人复归平静后,文婷努力判断着自己是在什么地方。根据她所走的方向,她一定是在鹅岭沟南岭下的一个什么地方。

许久,传来一阵脚步声。来人将她脸上的黑布揭去。她一看,原来是个昏暗的地下室。一间很小的房子,四壁光秃秃的,没有放任何东西。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站在他面前,脸部毫无表情。

“我们老大要见你。”年轻人冷冷地说道。

文婷随着年轻人走出小房间,穿过狭长黑暗的过道,来到一个灯火辉煌的厅屋。厅屋很大,具有容纳两百人的面积,一个戴着面纱的蒙面人,站在厅屋正前方的墙壁下,面纱内泛着水银般的金属光泽。

年轻人悄悄地从旁边退了出去。文婷感到一阵阴森恐怖的气氛袭上心头。

“你好,文小姐。”蒙面人说道,“让你受惊了。”

文婷没有说话。

“我们邀请你到这里来,行动上虽然不太友好,但心里充满了诚意。”

“邀请我?”

“对,我们非常爱惜你这样有才能的人。”

“你搞错了,我没有什么特殊的才能。”文婷回应道。

“哈哈哈。”蒙脸人大笑道,“周金柱对你极为信任,毕素文也在到处寻找你,无不显示出你的身价非同一般。”

“你是谁?为什么对我的情况一清二楚?”

“你猜猜吧。”

“这么说,你是周子强?”

“你果然不愧为聪明人。”蒙面人说道,“俗话说,英雄难过美人关,没想到我也不例外。”

“哼,没想到你是这种下流的人,我真看错了你。”

“严格来说,是你出众的美貌吸引了我。”

“你想怎么着?”

“加入我们的组织,和我结婚,我会厚待你。我保证你和你的弟弟过着幸福无比的生活。”

“你认为你在过幸福生活吗?”

“幸福观的理解因人而异。我们满意的幸福,其他人未必满意。”

“你是怎样理解幸福的呢?”

“问得好。我认为,一个人在心灵上感受到的最大幸福感,是个体生命有着十分安全的保障。你想想看,一个人没有了安全感,谈幸福不是件很奢侈的事吗?”

“我弟弟失踪是不是你在背后玩的阴谋?”文婷冷冷地问道。

“你说是就是吧。”

“你为什么要陷害我和我的家人?”

“呵呵,文婷,你不知吗?我是爱你的。除了用这种方法得到你,我别无选择。其实,我早就看出,你是碍于你妈妈的情面,才和我交往的。我对你付出的是一片真情,可是你从来没有真心对待过我,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你爱的人是毕素文。”

“这有什么错吗?”

“错了。我付出那么多,不可能不得到回报。”周子强吼道,“只有你弟弟出事,才会让你屈服。”

“可耻。”

“只要你好好跟着我,我什么条件都答应你。”周子强说道。

原来周子强就是青龙帮的头目。文婷明白了,从她弟弟“杀人”开始,她家与青龙帮就发生了纠缠不清的关系。

“哼,你在做梦吧。”

“会做白日梦,敢为天下先嘛。”

“如果我不愿意加入到你们的帮派呢?”

“我不会强人所难。不过,我让你参观一个地方。或许,对你今后的人生选择,会有启发意义。”

接着,周子强双掌一击,他背后的墙壁换成了巨大的屏幕。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冰库。冰库里的情景几乎令文婷头上的毛发根根悚然竖立了起来。

一排排的玻璃冰冻柜,每个柜子的橱窗里都放有不同形状和大小的人体器官。按脑、心、肝、肾和肺分门别类地排放得井然有序。每个橱窗上都贴着醒目的标签,并清晰注明了重量、类别、价码、取样日期和被摘者身体状况参数。

“文小姐,看清楚了没有?这座冰库所藏的东西是我巨大财富的秘密来源。说实话,让我人生发生动摇的是你的一颗心。我甚至想,为了得到你,我可以付出我的一切。”

“你在走私……活人器官?”文婷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事实,身体在不停地发抖。

“也不能这样说,我只不过是让它们重新找到它们应当待的位置罢了。世界上,有些人本来就不应该有大脑,就像有些人天生不应该有心肝是同样的道理。合理配置人类的器官资源,并让它们找到合适的位置,使人类更为淋漓尽致地发挥对世界改造和发展的主导作用,这也算是对人类的事业做出贡献吧!”

“你……”文婷气得说不出话来。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的器官都具备这种资格。只有在符合道义框架范围内的人才会引起我们的兴趣,当他们的健康脏器被摘除后不会引起社会上过多的非议,或者不会无意之间引起警方的敏感。”

“你们这是在犯罪。你们犯的是人类最大的罪行。”文婷叫道。

“最大的罪行?”周子强哈哈大笑起来,“你恐怕没闻过血腥味吧?”

说着,周子强双掌再一击,又一个画面被切换在屏幕上。画面上出现的是一个手术室。手术室里放着手术床,旁边摆好了各种各样的手术器械。

周子强做了个手势,房间里推进一张活动的病床,病床上躺着一个病人。

“你看,他是一个聪明人。”蒙面人指着屏幕上的病人说道,“不久前,他答应了跟我们走。遗憾的是,他最近出了点麻烦。”

在病人被推进房间的一刹那,文婷看到了一双熟悉的惊恐绝望的眼神。

文扬!

“原来,我弟弟失踪是你们绑架的!”

“我们只是给他一个警告而已。他想阻止我和你之间的来往。”

“阻止我和你的来往?”

“你现在既然进了这个地盘,就不妨告诉你,文扬高考落榜后的确加入了我们青龙帮。没想到他后来反悔了,想退出青龙帮。你知道他愿意重新加入青龙帮的条件是什么?”

“是什么?”文婷打了个冷战。

“恳求我放过你。你说,这是他该说的话吗?我是爱你的,娶了你,只会给你带来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他却希望我不要和你来往,他想得太天真了。”

几个穿着白衣的人蜂拥而进,纷纷拿起放在手术台旁边盘架上的各种手术器械,只要周子强一个手势,他们会随时像饿狼扑食般切下文扬的大脑,摘取体腔内的脏器,然后放入冰库,成为他们交易的一些暴利“货物”。

“不,你们不能这样做。”文婷叫道。

周子强示意了一下,白衣人停止了手里的活动。

文婷痛苦地低下头,无力地瘫坐在地上。

“俗话说,强扭的瓜不甜。只有你情我愿的合作,才会有皆大欢喜的结果。”

说罢,周子强哈哈大笑起来。

“容我想一想。”文婷说话时几乎没有了力气。

“好吧!”周子强说道,“我会给你一周的时间。”

接着,文婷被领到另一个房间,舒适、明亮、宽敞。一应生活上的家具、电器都齐备。

“周子强为什么会变得如此心狠手辣?”文婷苦苦思索着这个问题。按照周金柱提供的资金,周子强建立了一个化工公司,没想到这儿成了他独立的王国,居然掌控着如此规模巨大的人体器官交易的黑市场。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