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一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一节

“她来自什么地方,没有人知道吗?”

“好像没听到有人说过。”

“那女人什么时候死的?”

“七九年吧,听说很年轻的,有的说是自杀,有的说是喝了农药,有的说是被人害死的,说什么的都有,反正就这样死了。”

“是谁埋葬的?”

“不清楚,没有人看到过。”

“周子强的父亲好像进去之后也不见了,会不会与断头崖的鬼屋有关?”

“没听说,只听说进了鹅岭沟,就再也没出来。”

“周子强从来没去找过吗?”

“找过,听说捡到了他爸爸的几根骨头,后来埋葬在化工公司后面的一个地方。周经理专门在那个地方修建了一个灵堂,专门用来祭拜他的父亲。”

这是一条重要的线索。这山上曾经发生过那么多死人的事件,凭捡到几根骨头,怎么就可以断定是他父亲的尸骨呢?要确定尸骨的来源,科学的方法是通过DNA鉴定。

难道这其中有什么秘密吗?

既然有这么一个地方,想必周子玟一定知道。毕素文找到周子玟,提出想进她父亲的灵堂看看。

“我爸爸的灵堂?”听到毕素文的话,周子玟显然吃了一惊,“我怎么不知道?”

“你不知道吗?”现在轮到毕素文吃惊了,这么重大的事周子玟居然不知道,说明了什么呢?即使周子强和周子玟没有来往,但也不至于连建父亲灵堂的事也不告诉妹妹吧?

“真的不知道,我是第一次听说。”

毕素文将王锦芝的话告诉了她。

“这样呵。”周子玟恢复了镇静,“这个我知道,但不是灵堂,是周子强为父亲建的一个纪念堂罢了。里面除了父亲生前的相片是真的之外,其他都不是真的。”

“你经常去那儿吗?”

“不,我从来没去过。”

“什么?”毕素文又是一惊,“那儿不是设了你爸爸的纪念堂吗?”

“我爸爸是死是活到现在还不知道。”周子玟生气地说道,“不过,这种自私的父亲死了比活着好。他在我一岁时就丢下我不管了,为了他的所谓爱情,真是活见鬼。爱情比亲情更重要吗?”

毕素文默然无语。

周子玟咒骂她的父亲,完全是出于对父亲充满了仇恨。这样,她不去她父亲的所谓纪念堂,也在情理之中。

“这么说来,你和你哥哥之间平时没有来往是因为你父亲的原因吗?”

“没错。”周子玟说道,“我不知道我父亲到底有什么东西迷住了周子强。父亲生前留下的东西他都喜欢,他还喜欢睡我父亲的那个房间。我讨厌他,就是因为他不能放弃对父亲哪怕一点的思念。”

“我想去了解了解那里面到底有什么。”毕素文说道。

“你对那儿产生了好奇?还是有另外的原因?”

“子玟,我不想对你隐瞒我的观点。”毕素文说道,“文扬失踪了,文婷不见了,我没有理由不怀疑鹅岭山下任何一个可疑的地方。”

“子玟不去,我和你去。”后面传来了苏星星的声音。

苏星星打着一条猩红色的领带,头发梳得很直,穿一套笔挺的毛料西服,一举一动刻意地模仿儒雅的风度。

“我还以为是谁呀?原来是你,被海风吹过的人果然不同凡响。身上的晦涩之气居然没有了。看来,你在外面混得不错。”

“子玟姐姐,我想你了。因此请了假特地回来看你。”

“苏星星,闭上你的乌鸦嘴。我什么时候需要你关心了?”

“子玟姐姐,你别这样嘛。我真的喜欢你。在我所接触过的女子当中就数你在我脑子里的印象深,想抹也抹不掉。”苏星星从身上掏出一条精致的红色丝带,“这是你喜欢的东西,滑冰时系在头发上,像一朵盛开的鲜花,美极了。”

“丝带我收下了,不过,其他的你就别想那么多。”周子玟接过苏星星手里的丝带。

“子玟姐姐,你好比空中耀眼的太阳,我就像那灰不溜秋的地球。我乐意一生一世围绕着你转呀转。”

“你太肉麻了。”

“我们肉麻的事也做了……”苏星星止住不说了,因为他又看到周子玟眼睛中喷出了火焰。

“我们走吧!”毕素文看看这两人说得差不多了,就说了一句,结束了他们之间的对话。

一个小时之后,三个人来到了周子玟父亲的纪念堂。从外观看,这是一所独立的很普通的房子。房子后壁是鹅岭沟高高的峭壁。峭壁那边连着一个山谷,叫死亡谷,像一个开口向上的长方形匣子立在鹅岭沟南岭的中间,将南岭一分为二。死亡谷是过去流传下来的说法,基本上没有人进去过。所以,里面是什么情况,没有人知道。

房子正中央设了一个纪念堂,一幅巨大的黑白画像镶着黑色的框,挂在一张大桌子的上方。桌子下建了一个大理石板块构造的墓地。

毕素文察看了好一会儿,然后什么也没有说,默默地退了出来。

“什么时候建造了这样的墓穴,你知道吗?”毕素文问周子玟道。

“不知道。”

“真是奇怪。”苏星星嘟哝道,“社会上一直流传着你父亲失踪的事,没想到你父亲早死了,还被安葬在这里,要说我们不知道还说得过去,子玟姐姐居然都不知情,这太不可思议了吧?你们兄妹之间没有往来,也不至于到这种地步吧,子强连父亲的死都不告诉你。”

“你和你哥哥之间到底存在什么问题?”经苏星星这么一说,毕素文不由得也对周子玟兄妹之间的关系产生了怀疑。

“现在不是谈这个问题的时候。”周子玟的语气显得很沉重。

“我们现在怎么办?”苏星星问道。

“沿着我们进鹅岭沟的路上山吧!”毕素文回头望了一眼周子强父亲的灵堂。他现在预感到这里有什么秘密。

正值七月的酷暑,太阳当空,似乎想要把地面上的这片森林点燃似的,使劲地照射着滚烫的地面。热气像海浪一样不时扑面而来,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沿着狭隘的山路,三个人艰难地向北行走着。

毕素文仰起头看了看,高大的树木上繁茂的枝叶将太阳光分割成了明亮的光斑,晃得人眼花。接着,从脖子上撩起毛巾擦了一把脸,心里想起了什么,便回身说道:“子玟,累不?把你身上的东西给星星背上。”

这一次他们不再遵循以前的路线走了。在第一个交叉路口,本来应该往右走的,毕素文决定往左前行。走了数十米远后,三个人来到一处悬崖峭壁。往下一看,有十多米高,底下长满了杂草和树丛。

“这下面就是传说中的死亡谷。”周子玟说道。

毕素文看了看周围的地形,说道:“我下去看看。”

“不行,下面很危险。”周子玟想要阻拦毕素文下去。

毕素文从袋子中取出小型氧气筒,穿好防护衣,说道,“有危险我也得去。”其实毕素文知道这山中的地理环境,死亡谷主要弥漫着一些对人或动物有毒的气体,只要注意保护好自己,应该不会出事。

苏星星和周子玟在山上打好四个木桩后,放下绳索。毕素文抓着绳索,将一把小刀含在嘴里,小心翼翼地开始往下攀。

周子玟和苏星星按照毕素文的指示坐在山上等着。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