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节

天气实在太闷热了,苏星星脖子上缠着一块毛巾,躲在树荫下仰望着刺眼的太阳嘟哝着,“这狗日的天气,真他妈热,在这里晒两小时,非把人蒸熟不可。”

可能是出汗过多的原因,毛巾上不停地往下滴答着汗珠儿。

周子玟望着山下的动静,像在想着什么心事。

“子玟姐姐,你说,这儿会不会有青龙帮的人?”苏星星突然问道。

“你怎么会想到这个问题?”

“我觉得青龙帮的人很厉害。他们原来想拉我入帮,可是,我过不了他们要在身体上放血那一关。他们说我是个怕死的人,于是就不要我了。”苏星星笑了起来,“青龙帮的成员到底有些什么人,我到现在仍然没弄清楚。”

“青龙帮的成员很复杂,主要由那些高中和初中毕业后没再升学的青少年组成。由于政府部门不管他们的就业,这些人除了在本地下井到私人煤窑做苦力之外,就是到外面打工。打工基本上属于赚不了几个钱的体力活。当这些体力活耗尽青春之后,找工作会更加困难。这样,加入青龙帮就吸引了他们。一个青龙帮成员出事了,其他成员会暗地里出钱帮着照顾他的家人。所以,有些父母也就默认了他们的这些行为。退伍回来当过特种兵的军人,在当地要想找到政府安排就业,得先拿钱行贿当官的,家里比较穷拿不出钱的也有选择青龙帮的。在外面找不到好工作的大学生也有被卷入到里面来的。”

“大学生?”

“比如人民医院招人,没有强硬的背景一般人不可能在那儿取得一个职位。从医学院毕业的本科生要想进到里面当一个医生,得拿出十万元活动费通过关系才能进入。贫困出身的优秀医科大学生根本无力进入。可是如果找到青龙帮的话,青龙帮会帮他们解决这些问题,但条件是必须加入青龙帮,以后要效忠青龙帮,并为青龙帮服务。一些想留在城市的农村大学生,不想再到乡下或者到个体诊所拿低得可怜的收入,就会铤而走险,选择加入青龙帮这条道路。”

“那么,青龙帮到底靠做什么维持他们的活动?”

“之前搞过贩毒,遭到公安人员的严打之后,老实了一阵子。现在主要经营地下赌场和一些不太正当的娱乐场所。莱市的许多小煤窑他们也插手。他们要么与煤老板合作,要么放高利贷,要么强行收取保护费。反正,只要是高利润的行业,都会有他们的踪影。他们像一颗毒瘤,已经在莱市的各个角落疯速地生长。”

“公安部门不管吗?”

“不是不管,而是青龙帮太强大了,加之政府部门有些做法伤害了群众感情。比如,月田乡靠温泉一带几百亩良田被征用建了别墅,引起很多人的不满。有段时间,还派出警方去维持秩序。失地的农民虽然得到了一点补偿,但钱很快就会花完。而公安人员处于维护政府部门威信和公共权力机关的立场,也就失去了群众基础。出现这种问题,有正义的公安人员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听说,公安内部有个叫王剑波的大队长就曾表示过不满,之后遭到了关禁闭,逃出来后落到被追捕的下场。更严重的是,公安人员和政府部门内部可能也有青龙帮的人,而这些人很可能掌握着一定的实权。”

“真的没人管吗?”

“据说这件事已引起了上方的注意,估计青龙帮的存在也不会长久了。”

“子玟姐姐,你怎么对这些事这么清楚?”

周子玟没有回答,而是朝悬崖下面看了看,发现毕素文早不见了踪影,便说道:“怎么没听见下面有动静?”

苏星星连忙摇动绳索时,发觉绳索轻飘飘的,拉上来一看,才意外地看到绳索的下端原来被人砍断了,只剩下半截了。

“糟了,毕大哥出事了。”周子玟惊呼道。

两人往下看时,从峭壁上完全望不到谷底,下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两人无法得知。

“怪了,这里面是一个封闭的山谷,四周都是高山,有谁会进入里面来呢?”周子玟提出疑问道。

“子玟姐姐,现在怎么办?好像有人算计着我们会来这里。”

“我下去救毕大哥。”周子玟果断地说道,“你把那根备用的绳索准备好。”

“下面很危险。既然有人暗害毕大哥,你下去一样会被他们陷害的。”

“苏星星,听着,毕大哥现在很危险,必须有人去救他!”

“让我去吧,我是男人,你是女人。”

“苏星星,你不必争了。如果是青龙帮的人,我自会有办法对付他们。而且,我认识一两个青龙帮的人。”

“子玟……”

“现在不要说那么多了,快点准备好。”周子玟发出命令道。

“子玟姐姐,你千万要小心。”苏星星说这话时,眼睛泛红了。

在抓绳索时,周子玟一时心慌,手没抓稳,一下子从大石头上滑了下去。脚悬在空中,眼看就要跌入下面的山谷,苏星星急忙扯住周子玟的一只手。

“子玟姐姐,你不要怕。”苏星星咬紧牙关,头上的汗水像密集的雨点从头上流下。他焦急地望着四周,一只手抓住周子玟,一只手抓住木桩。想拼命把周子玟往上拉,无奈不好使劲,一时没有办法拉上来,好不容易拉上来一点,由于周子玟身体的重力作用,又退回去一点。就这样一来一去,一时没有进展。

“星星,放了我吧!”周子玟看出了困境,只怕不但救不了她,反而把苏星星一同拉着掉下悬崖。

“不行,我不能放下你不管。”

苏星星说着,用嘴拖过背袋,咬开袋口,然后再用嘴扯出一个睡袋。

“我丢给你一个睡袋,你把它抓住。在你松开我的手的同时,抱着睡袋往下跳,要注意往下跳的方向,朝着有树枝的地方跳。”

周子玟接住苏星星递过来的睡袋,松开手,迅速抱住睡袋罩在头上,跳了下去。说时迟那时快,苏星星将所有袋子捆在一起,背起来,抓住绳索也跟着滑了下去。

周子玟跳下去时,身子挂在树枝上,由于头部罩有睡袋,减缓了她下落的速度。当睡袋挂在树枝上,她的身体也碰在树上时,她迅速抓住了一根树枝。不料树枝哗啦一断,整个人又向下跌去,好在这次离地面不高,而地上又长满了杂草,所以,周子玟摔下来时,并未受伤。

这时,她看到毕素文了。一个蒙面人正在和毕素文打斗。毕素文毕竟是一个文弱书生,体力不济,渐渐处于下风。最后被蒙面人制服了。蒙面人将毕素文双手反绑在身后,押着毕素文向她走来。

“站住,别动。不然我就杀了他。”蒙面人向周子玟发出命令道。

周子玟只得老老实实地趴在那儿,一面察看周围的地形,一面等待蒙面人过来。

蒙面人握着刀小心地逼近过来,“不准耍花招,否则我就杀了他。”

眼看就要到面前了,说时迟那时快,周子玟迅速从地面上抓起一把灰,撒向蒙面人的眼前。

蒙面人叫声“糟了”,忙去擦眼内的灰。就在这时,周子玟腾起身,飞起一脚踢在蒙面人的裆下,紧接着身子向他撞过去。蒙面人倒在了下面一米多深的坎里,小刀随之掉落在草地上。

周子玟拾起小刀迅速跑到毕素文身边,将毕素文的双手解开。这时,蒙面人从地上爬起来了,从身上掏出一把枪,对准了毕素文。

“不!”周子玟挡在毕素文身前,砰的一声枪响,周子玟倒下了。

“子玟!”毕素文大叫一声,扑了上去。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