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一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一节

苏星星使劲挖下去,大约十分钟后,被挖的地方渐渐露出一个有成年人身宽那么大的洞口。毕素文用手电朝里面照了照,说道,“下面有条地下通道。”

接着,他们找到一处坚实的地方,打下一个铁桩,一头扎好绳索,三人顺着绳索一个个滑下地道。

苏星星惊叫道,“这真是一个好地方,里面温暖如春。”

“这儿为什么没有毒气呢?”警察问道。

毕素文朝有山雾的地方一指,“你们注意看,有山雾的是一条狭长的山谷,除此之处再没有这种现象。所以,死亡谷的走向与地下河的走向一致。而地道的走向,恰恰避开了地下河的方向。”

毕素文终于明白了他们走进来的路线正是符号“∝”上边的一条线,现在只要沿着这条地道往回走,一定会走到他们刚进山谷的地底下。而这条路线恰恰是符号“∝”下边的那条线。

苏星星蹲下身子,从里面摸起一把泥土,惊叫道:“真的,这里面很干燥。”

“你们看,这地道是由许多地下天然溶洞建成,里面的洞一定与外界相连,空气虽然不怎么新鲜,但基本上能提供人的呼吸。所以,人待在里面应当没有一点问题。”毕素文说道。

“这儿怎么会有地道呢?”苏星星提出疑问道。

站在旁边的警察回答道,“这儿的地道解放前就有了。相传最初是土匪为了躲避官府的捉拿,在山上挖了一条地道,除了藏身还可以放置宝藏。后来抗日时,一些抗日武装力量为了保存实力也利用过这条地道。在五十年代挖防空洞时,又将地道加工和重新修建过。所以,这条地道越来越长。”

“可是,地道口会在哪里?”

“进口位置在化工公司的某个地方。不过,现在地道口多半被封死了,因为这条地道很多年没用,基本上废弃了。”

“不,地道口仍在使用。”毕素文想起周子强为他父亲修建的纪念堂。

“你怎么知道呢?”

“只要顺着我们刚才进山的方向往回走,不多久大家就会明白我所说的话了。”

众人走过大约二十米远,一位蒙面人挡在地道中央,用枪对准毕素文,“好大的胆,居然敢闯入我们青龙帮的地盘,我看你们是活腻了。”

警察想悄悄走近毕素文,蒙面人大声喝道:“你给我站住,要不我就开枪打死这位学者。”

警察只得站住。

“请你把枪掏出来,放在地上。”蒙面人对着警察大声叫道。

警察只好按蒙面人说的把枪放在地上。

“现在请你们退后几步,注意距离枪支三米以外。”

警察又退后三米远。

“你是谁?”毕素文问道。

“这话得由我来问。”蒙面人说道,“谁叫你们进了我的地盘?”

“我是文婷的朋友,来救她。”

“就凭你们几个人?”蒙面人说道,“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什么地方?”苏星星问道。

“死无葬身之地。”

“我们的目的只有一个,救文婷出去。”毕素文冷笑着回应道。

“看来,你们早将自已的生命置之度外了?”

“只要文婷能安全出去,你有什么条件,我们会考虑。”毕素文说道。

“条件?”蒙面人的声音变成哈哈大笑,“如果我想要整个地球,你能帮我达成这个愿望吗?”

“无耻。”苏星星恨恨道,“今天,你不放我们出去,我们也要出去。”

“不过,你们是否征求过文婷小姐的意见呢?”蒙面人诡秘地一笑。

毕素文立即意识到什么,“你把她藏在哪儿了?”

“在里面的地下室,正在睡觉呢。”

当蒙面人和毕素文说话时,在苏星星的掩护下,借着洞内微弱的光线,警察趴伏下来,身子紧紧地贴着地面,悄无声息地一步步爬到了前面。

说时迟那时快,警察拾起地上的枪,一跃而起,用手枪对着蒙面人,“别动,动就打死你。”

蒙面人一怔,接着哈哈大笑起来,“你敢开枪么?一开枪你们马上就会死在这里。”然后蒙面人拍了拍手,无数只蜂儿从四面八方飞过来,像天罗地网似的撒在他们周围,密不透风。

警察挥枪就砸,被毕素文一把制止。

“不要动,它们身上涂有剧毒。一但沾上,性命难保。”毕素文说道,“这些蜂是用无线遥控的小玩具,并不是真蜂。这洞里面不适合生长飞行动物。”

“可恶。”苏星星骂道。

“哈哈哈。”蒙面人的笑声传了过来。

毕素文霍地从身上抽出一件尖硬的器具,扔了出去,只听见哗的一声,打在蒙面人的手上。蒙面人疼得把手上的微型遥控器扔在地上。

毕素文趁机拾起地上的无线遥控器,一按按钮,那些有毒的蜂儿纷纷将蒙面人围住。

“我们走。”毕素文喊道。

就在毕素文刚要往前走时,一道寒光闪来,一把极其锋利的刀片从空中飞来,直插向他的脸部。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太快了。眼看刀片就要插到毕素文的脸,从前方的黑暗里猛地跳出了一个人影,挡住了凌空飞来的一击。

众人回头看时,倒在地上的正是他们要寻找的文婷。刀片刺破她胸前的衣服,深深地插进了她的胸膛。一股血丝从她嘴里流了出来。

“你……竟然违抗我的命令?”蒙面人的声音发生了变化,听起来与其说是气愤倒不如有些苍凉,“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紧接着,蒙面人走到他们面前,单腿跪在地上,将文婷的上身紧紧抱在怀里。显然,蒙面人对文婷异常的举动大大超出了众人的意料。

“我……”文婷脸色发青,“你下手太……狠,居然刀上……有……毒。”

说完,头垂了下来,只剩下一丝微弱的气息支撑着文婷在死亡线上挣扎。

大家一时都被这惊心的一幕吓呆了。

“你们走吧。”蒙面人说道,说话的声音不但很低,而且显得柔弱无力。

大家站在那儿没动。

“快滚。”蒙面人怒吼道。

“我们要带着文婷一起走。”苏星星说道。

“你们快走吧,子强不会伤害我的。”文婷脸上尽量流露出一种笑容,酒窝看起来是如此的优美。

“滚,统统给我滚!”蒙面人吼道。

“那么,我们走了。”毕素文说道。

蒙面人低垂下头,没有说话,沉浸在极度的悲哀里,与刚才毫无人性的模样已判若两人。

大家沿着原路走出来,一时默默无语。

“没想到他对别人心硬如铁,却对文婷大动感情。”毕素文感慨道。

“蒙面人是周子强吗?”苏星星问道。

毕素文点了点头。

“我们得尽快到人民医院去。文婷一定会被送到那儿治疗。”毕素文说道,“周子强会不惜一切代价叫最好的医生为文婷动手术,看得出来,他对文婷的感情是真实的。”

大家顺着地道的方向一直往前走,发觉地道的另一个出口在鹅岭山下,鸟岛对面的那个洞,就是苏姗姗遇害的山洞。

大家上了济口镇,穿过青龙镇,坐车到了莱市,所行走的路线绕了一个很大的圈。

他们到达人民医院,当向医生打听最近是否有受伤很重的年轻女子进了医院急诊室时,得到的回答都是否定。奇怪的是,他们查询了人民医院近两天的全部住院记录,也没有发现有受伤女子住院的记载。

最后他们决定跟踪王福平的父亲,因为这样的重伤很可能需要他来治疗。

他们迅速联系到了王福平,通过王福平得知,王布凡确实秘密地接收了一位重伤病人。不过,不是在人民医院,而是住在中日友好住院大楼。这栋大楼新建不久,使用时间还不到两年。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