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节

“精神运动性发作时会产生不自主的行为。比如,去某个地方,或者拿走别人的东西,而她自己却对这些行为没有任何意识。当她恢复正常时,她这些行为就记不起来了。”王医生解释道,“这是一种神经系统的疾病,是由脑电波异常放电引起的。我们的大脑里有大约140亿个脑细胞,这些脑细胞通过小突触相互连接,交错成网。功能正常的细胞可以自动地放电,并把一些称为神经介质的化学物质送到身体各部。这些放电的形式形成脑波,就是脑电图。正常人的脑电波是有规律的交替。而癫痫,就是因为某种刺激,使脑内许许多多神经细胞同时兴奋、同时放电,这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电风暴。人体对这突如其来的电风暴的应激反应就是一次癫痫发作。一般人的癫痫发作非常可怕,大都是浑身抽搐,牙关紧咬,昏迷不醒,而且容易摔伤。她的这个病发作形式跟人家不一样。一但发作以后,还可以继续说话,继续做动作,继续去做她原来的这个行为。只是行为和说话完全没有在意识的控制之下。这种不受意识支配的行为现象在医学上称作短暂的意识丧失。该走路还走路,就是不看红绿灯;该说话还说话,就是答非所问。到商店有可能拿着东西就走,也不管有没有付钱,容易被误认为是小偷。其实她和真正的小偷不一样,小偷都是遮遮掩掩,逃避人们的耳目,但这种病人的行为光明正大,拿着东西就走,根本不会躲躲藏藏。”

听了王布凡的话后,毕素文不由想起另外一件事,在她毕业的时候,的确发生过一件这样的事。那次,两人在自选商场买衣服时,苏姗姗穿起衣服就走,招呼没打就走了出去。要不是他及时付清钱款,不知别人会怎么看待这件事。难道那就是她发病的症状?

“为什么苏姗姗的癫痫发作,却和别人的不一样?”毕素文问道。

“癫痫分为原发性和继发性两种。只有原发性的有可能是遗传,而继发性的对后代没有遗传影响。苏姗姗的情况属于后一种。这种病只要动个手术,就可确保根治。”

“你们怎么发现的?”

“通过扫描脑电图,发现有明显的癫痫波。后来安排病人去做了一系列的检查。核磁共振发现,苏姗姗的大脑海马硬化,颞叶有萎缩现象。最终,我们认为,这是一起典型的海马硬化颞叶左内侧癫痫。苏姗姗无意识的行为,其实就是癫痫的精神运动型发作造成。”王布凡说道,“只要通过精密导航定位手术,就可以切除这个让姑娘令人不安的病根。”

毕素文想道,难道导致苏姗姗进入鸟岛是这种无意识的行为吗?于是,毕素文担心地问道:“这种手术有风险吗?”

“这是一个技术要求极高的手术。病灶部位非常深,如果要想根治癫痫,必须干净彻底地把病灶全部切除。但是如果切除稍有偏差,稍多一点,就会有并发症出现。而且,颞叶是人的情感记忆中枢,万一有失误,患者术后记忆丧失,情绪麻木,极度冷漠,就等于是行尸走肉,后果不堪设想。这只能靠医生多年的手术经验和判断,要做到万无一失还有些难度。”王布凡说道,“我作为一个医生,只能尽最大的职责。能不能彻底,得看她的造化了。所以,我不能给你们百分之百的保证。”

一个月后,文婷恢复了健康。而苏姗姗接受手术后,根据医生的吩咐,暂时不能见任何人。因为她这段时间经历得太多,主要怕引起她的新刺激,对她的病情恢复不利。

毕素文趁着这段时间,拿着瞎子洞中捡来的骷髅头骨,到明星法医司法鉴定中心去了一次。经过对人骨分析,头骨的主体死亡时间和坑里的尸体相差不大。毕素文推测应该是周子强的父亲在瞎子洞看到恐怖的景象后,慌乱之中,往前逃窜,结果陷入死亡谷的迷雾之中,不小心掉入坑内丧失了生命。

那么,这个头骨到底是谁的呢?为什么会在这里呢?警方清理头骨的时候发现,头骨骷髅中,穿过耳环和戴有假牙。同时,警方还在案发现场发现了一把生锈的刀,刀尖与骷髅上留下的痕迹非常吻合。由于地点隐秘,头骨骷髅从哪儿来的成了一个谜。是从外边扔进去的吗?现场遗留的证据表明,这些头骨骷髅被扔弃的地方可能不是第一现场,很有可能是作案者为毁灭证据将头骨骷髅异地抛弃。因为在这个地方不用杀人,只要将洞口堵住,就足以用里面有毒的气体杀死一个人。如果属自杀,不会寻到这种不为外人所知的地方来。属他杀,那么是一定有人把尸体抛到了这里面。

骷髅的面目复原后,表情恐怖,眉头紧锁,警方进行猜测:极有可能死于当时的惊恐之中,如果是正常死亡,表情不会这么怪,从而推测可能遭到了他杀。

根据警方的记录,八十年代,除了周子强父母到过里面没有出来之外,其他人失踪或非正常死亡的的线索基本上没有。

更重要的是,除了头骨之外,身体上的其他骨骼到哪儿去了呢?里面再也找不到人的骨头了。

毕素文想到了曾住在鬼屋中的女人。毕素文向警方说明了他心中的想法。莱市警方通过与长沙警方联手调查,查明七十年代住在三米弯的女人,的确为被医生王布凡抛弃的前妻。

通过取样对照分析,死者果然与王福平前妻亲属的DNA一致。

在铁的事实面前,王布凡终于低下了头。原来,他的前妻离婚后,在医院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小男孩,执意不给王布凡。王布凡指使人偷走了小孩。他的前妻怀疑到了他,便跟踪到了莱市。王布凡害怕事情暴露,在三米弯修了一座房子让她住下,暗地里叫青龙帮伺机杀害了她。根据王布凡交待的事实,警方在另一处的地底下找到了其他尸骨。

在杀害前妻的过程中,王布凡利用了青龙帮的势力。这样,使得他以后一直受控于青龙帮。

两个月后,毕素文到青龙镇看望苏姗姗。手术后的苏姗姗看起来和以前没有什么不同,仍然漂亮富有气质,不同的是,最初的一瞬间,两人很久没见面了,本应该有许多话要说,可两人再没有以前见面时的激动兴奋,反而像一对陌生人,默然无语。

是手术改变了苏姗姗还是别的原因改变了她,毕素文不知道。而他,自从文婷在他心里有了位置以后,现在再见到了苏姗姗,颇有几分难堪。他不知道应该说出他和文婷的事来还是不说出来为好。重新接受苏姗姗,等于放弃了文婷,将对文婷不公平。

他遇到了人生的难题……要如何面对苏姗姗。

“你还好吗?”毕素文终于鼓起勇气问道。

“我很好。”苏姗姗回道,“我知道自从我被谋杀之后,发生了许多事情,我们有许多问题要重新面对,你说,是吧?”

想不到苏姗姗主动说了出来。毕素文低头无语。他不知他们之间到底怎么啦,经历许多事后,苏姗姗变得比以前更成熟更庄重,不再是过去可爱清纯的样子,反倒像一个心事重重的老大姐。

“到底你在鸟岛发生了什么事?”过了好一会儿,毕素文问道。

“那天,有个年轻女子打电话给我,说有重要的事要与我见面。开始把地点定在月田乡,后来改在莱市一家宾馆。我问她是谁,她没说,只是说有重要的事找我。我出了青龙镇,到了莱市,没想到她又改了会面的时间,玩了两天,手机没电了,也没回信息给家里。回来时接到她的电话,说改在济口镇会面。到了济口镇后不知为什么我到了鸟岛,我想那时我的病症一定发作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