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四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四节

毕素文明白了,她上文扬的船的确是一件无意识的行为。恰恰因为那次无意识的行为,后来差点送掉了她的性命。

“我开始有意识时,发觉自己在鸟岛,我记起了那位神秘女子的电话联系,开始试着与她联系时,却发现她的手机号码怎么也联系不上。于是,我打算在鸟岛一边拍照,一边等着她来找我。当我将镜头对着鸟岛对面的鹅岭山下的绿藤时,我无意之间拍到了一个人驾着一只小竹排正要进入里面的情景,竹排上躺着一个年轻女子。开始我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什么事,直到后来那个人杀气腾腾地要来杀我时,我才感到害怕。我在鸟岛躲了起来,可那小岛并不大,不足以藏身。我在鸟岛与那个人捉了一阵迷藏之后,划着文扬租的船到了洞口边,由于船只不能进入,我便涉水游进了那个秘洞,结果意外地发现秘洞内躺着一具年轻女性的尸体,这时我才意识到,我先前拍到的是一具女性尸体。估计凶手怕我出去泄露他的罪行,决定对我杀人灭口。死者年纪和我差不多大,且身材面目和我非常相像。为了逃避追杀我的凶手,情急之下,我便和死者换了全身的衣物。为了防止对方追来,船只也不要了,一口气潜入河水中,靠着一根芦苇杆顺着河水流动的方向游。到了秋云庄,一上河岸,就晕倒在河滩上。”

毕素文明白了,凶手很可能在找地方藏尸毁迹时,偶然被苏姗姗的照相机捕捉到了镜头内,使得那个人起了杀意。而苏姗姗拍的时候太过专注,可能没留意到拍进了这个镜头。这样,苏姗姗未死之谜就算解开了。

无疑死去的那位女子便是林绚绚。

但是,毕素文觉得苏姗姗似乎隐瞒了什么。

“我认为你没有说真话。”毕素文直接说道。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苏姗姗脸上掠过一丝惊慌。

“我认为你和林绚绚见过面,发现有人跟踪,后来改在岛岛会面。可能林绚绚要给你什么重要的东西,而这件东西恰恰与青龙帮犯罪的内容有关。因为你们长得比较像,所以去鸟岛时,你们决定穿同样的衣服,留同样的发型。目的是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因此,你们还故意让其中一个人先进鸟岛。”

“没错。在我去鸟岛之前,对父母所说的接到同学的电话,实质上就是林绚绚打来的电话。她要交给我一样重要的东西。她说,她有可能会遇到生命危险,在她出事之前,她希望能交给我保管。没想到,她还是出事了。”

“你为什么要对我撒谎呢?”

“因为我不想让父母知道这事,说之前我骗了他们。”

“林绚绚要给你的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不知道。但是,我只知道有四个字母,HXSO。”

“后来呢?”

“我后来才知道死者的名字叫林绚绚,我身上有她的东西。我记得她身上当时有个笔记本,这是她在现场留下来的唯一物品。当时考虑到笔记本是个空白,里面什么内容也没有,我把它丢弃在现场没有拿。”

“有人把你从秋云庄接回去了,是吧?”文婷问道。

“没错。不过我不知道是谁得知我去了秋云庄。我在秋云庄住了一段时间,一直在判断我是否还会有生命危险。我觉得鸟岛那个凶手不会放过我。”苏姗姗说道,“后来,我通过电视台和报纸上的新闻才知道,大家都把死去的林绚绚当成了我。正当我想离开秋云庄时,有两个男子找了过来,说他们是林绚绚的亲戚。我没见过林绚绚的亲戚,又不敢承认自己是冒牌货,只好将错就错,由他们叫着林绚绚。反正,我已身不由已,不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事。我想,只要我不暴露我是苏姗姗的身份,就不会有太大的危险。事情的发展证明了我当初的决定是明智的。那两个人把我带走后,把我软禁在莱市郊区的一个秘密的农场里。偶尔放我出来走走,也是趁晚上天黑的时候,而且总是由那两人陪着我。那两个人像两个警卫一样跟着我,生怕我出了什么事,一旦发现情况不对,就会及时把我带回去。其实,星星和你都看到过我。但是在那种情况下,我不可能承认我就是苏姗姗。”

“他们是什么人?”

“是王剑波派来的人。”

“什么?”

苏姗姗说道,“林绚绚是他的女朋友。当他把我接过去后,才发现我不是林绚绚,而是苏姗姗。可能因为他有任务在身吧。他潜伏在青龙帮内部,直到一个月前,他把我和文婷送到医院,才说明了他的真实身份。”

“文扬第二次庭审的案子你后来知道吗?”毕素文问道。

“知道。我记得你当时用昆虫学证据已经推断出苏姗姗在那个时间不可能被害,我也因此而害怕那个杀了林绚绚的人会再认出我是苏姗姗。他一定在到处寻找我。只有那个人才知道,苏姗姗到底死了没有。”

“等等。”毕素文从网上调出陈爱才的相片,问道,“杀了林绚绚的凶手是他吗?”

“没错,就是他。”

“现在可以断定,船主、凶手都是他一个人。可惜,这个人后来也死了。”毕素文分析道,“文扬杀人案的再审,苏姗姗是否还活着已引起了个别人的注意,但多数人仍然没有意识到我的结论具有真实性。杀林绚绚那个人已经知道林绚绚死了,但是周金柱仍然不知内情。可是,后来周金柱发生了什么事呢?”

一个月后,毕素文和刘玲英陪着苏姗姗再次来到医院,通过脑电图、核磁共振、正电子一系列检查,原来发出癫痫波的病灶已经荡然无存。

苏姗姗的复活,对文婷是个沉重的打击,也让毕素文心里非常难过。如果毕素文真的坚信他的女朋友还活着,他也许不会爱上文婷。鬼使神差的,他也被鸟岛一案弄糊涂了,尤其是刘玲英和死者的DNA相符的事实,使他后来放弃了苏姗姗还活着的想法。

苏姗姗看出了文婷和毕素文之间的微妙关系,文婷不时望着毕素文,而毕素文却始终不敢正眼对他。苏姗姗意识到了她和毕素文之间的关系不能再回到从前那样了。

面对苏姗姗,毕素文没有以前的感情冲动,而是一种平静,更多的是一种矛盾。

“命运之神捉弄了姗姗姐之后,又把你送到了毕老师的前面。我作为你们的好朋友,为你们祝福。”文婷说完,就跑开了。同时,她的眼泪控制不住,纷纷流了出来。

“文婷,文婷。”毕素文追了上来。

“毕老师,姗姗姐经历了生死,好不容易又和你重逢了,你就好好陪着她,不要管我。”

“不行,我们……”

“你不要说了,姗姗姐是我的朋友,虽然之前我们误认为她不在人世了,由此我们产生了一段爱情。但是,姗姗姐比我先和你谈恋爱,她才更有资格值得你去爱。”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