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一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一节

“文婷,你要去哪?”毕素文问道。

“去找我弟弟。”文婷停下脚步,回过头来,“毕老师,你好好陪着山妹姐吧,你们很久没有见面了。寻找弟弟的事,你就不用管了。”

“不,我答应你的事,不能放下不管。”

“文婷妹妹,我支持毕素文,我也加入你们的队伍中去。”苏姗姗走过来说道。

文婷见两人的态度很坚决,只好同意了。

“对了,苏姗姗,你有没有见过周金柱?”毕素文问道。

“没有。”苏姗姗摇了摇头。

“我们得找到他,或许他还活着。”毕素文说道,“我们再上鹅岭山一次,不过,我们得作好准备。”

“作什么准备?救人要紧。”苏姗姗说道。

“文扬究竟身在何处,我们还是未知数。盲目地去找不是办法。”毕素文说道。

“我们现在怎么办?”文婷望着毕素文问道。

苏姗姗也满脸疑惑地望着毕素文,“你想到了什么吗?”

毕素文没有回答,而是问道,“宝藏的两片钥匙在哪?”

“我这儿有一片。”文婷拿出了一片钥匙,“这是从林绚绚的衣服口袋里找到的。”

“我这儿也有一片钥匙。”苏姗姗拿出了另一片钥匙,“这是青龙帮的人从文婷身上拿来的,后来到了王剑波手上,他把它给了我。”

“你爷爷叫苏泽塘吗?”文婷问苏姗姗道。

“你怎么知道?”苏姗姗大吃了一惊。

“我听周金柱说过。”文婷说道,但关于土匪内部发生的事情她没有说。苏泽塘到底有没有想独吞土匪宝藏的这件事,毕竟只有周金柱的一面之词。事情过去这么久,当时的人物几乎都不在人世了,山洞内发生的事情真相到底怎样,已无从考证。不过,文婷明白了一件事,林绚绚的土匪钥匙是怎么得来的。可能苏银潼再也没兴趣找什么宝藏,或者他根本没有告诉过苏姗姗钥匙的秘密。令人不解的是,苏银潼为什么会把这样的东西当作定情的礼物送给刘玲英。

大家商议了一番后,决定先去周子强父亲的纪念堂,探查那个地方是不是山洞的入口。

毕素文站在墓碑前端详了一番,用放大镜看了看后,微微一笑,走上前,将墓碑压下去,墓穴盖啪地弹开,出现了一个干枯的井口。借着外面漫射进去的光线,可以看到井底和井壁砌有石板。原来这是一个活动的机关,外观装修得跟墓穴一模一样。

大家吃了一惊。

“你是怎么发现的?”文婷问道。

“我早怀疑这里有问题了。周子玟告诉我,她从来没有来过这种地方。所以,我认为这一定是周子强造的一个机关。当我发现这个纪念堂后面连着死亡谷时,更加起了疑心。我细细观察,才发现墓碑是一个微妙的装置。”

“对了。”文婷说道,“小时候我听父亲讲过,三十年前月田乡‘广积粮,深挖洞’的时代,在这儿挖了一条很深的防空洞,据说里面能藏一万人,莫非说的就是这个地方?”

“可是,这儿离月田乡有几里路呀。”苏星星提出疑问道。

“化工厂后面的位置所占的地形好,未建之前,是个很小的山谷口。只要把住谷口,几乎没有人能进来。这可能是当初月田乡人把防空洞建在这里的缘故。”毕素文分析道。

接着,毕素文沿着旁边狭窄的石梯走下去,站在井底下的石板上,往四周仔细察看了一番,发现底部有三块活动的石板,相当于地下河流经此地的河闸。两旁的石板分别与地下河的上下游相连。当打开第一块石门时,上游的水进入井底,致使井中的水面上升。而第一块石门关闭,开启第二块石门时,井中的水会流入下游,成为枯井。这样,只要控制一定的开关,地下河上游里的水可流入井内,而井里的水也可流入下游而干涸。可是,井底还有一块活动的石板用来干什么呢?毕素文在石板上用手轻轻敲打了几下,忽然听见石板下面有空洞的回声,心里顿时明白了。

“现在我们同时启动两个墓碑看看。”毕素文上来后对苏星星说道。

苏星星跑回到另一个墓碑前,按照毕素文的意图开始动作。

毕素文叫道,“一,二,三,开始。”

当毕素文和苏星星两人同时将两个墓碑扭向相反的方向时,奇迹出现了。下面的石头出现了一个洞口。跳下去他们发现底下有个很大的地道。他们沿着地道继续向前走,大约走了十多分钟,发现来到了一个巨大的大厅。

“这就是传说中的地方。”苏星星很兴奋地说道。

毕素文觉得脚边有个什么东西在动,一看是个倒在地上的蒙面人,于是伸出手指在他鼻孔前试了试,发现还有一丝气流。那人嘴巴动了动,发出含糊不清的语言。

他在说什么呢?

毕素文俯下身子,将耳朵凑近他的嘴边,终于听到了一句微弱的声音:“快,快,离……”

正在这时,文婷和苏星星都跑了过来。毕素文蹲下身子。

“快,将他扶上我的背部。”毕素文说道。

“离……开……此地。”那人还在断断续续地说道。

毕素文迅速背起蒙面人往外冲。

“大家迅速离开此地,这儿有危险。”毕素文叫道。

于是,大家一起往外冲。刚刚走出不远,后面发生一声沉闷的响声,紧接着一个巨大的火球从上空蹿起,不久形成了一股巨大的浓烟。

毕素文将蒙面人轻轻地放在一块干净的草地上,接着向公安局发出求救的信号。半个小时后消防队员开着消防车赶来时,火焰已把化工厂变成了一片火海。

大家失神地望着大火,感到束手无策。

“这场爆炸来得好奇怪。”苏星星说道。

“救出来的那个人呢?”随着文婷的发问,毕素文和苏星星再看时,背出来的那个蒙面人,正用手笨拙地折他身旁一棵稚嫩的野草,好不容易折断后,试图将它送到自已的嘴里吸吮里面的水分。显然他极度口渴,贪婪的眼神集中在那根折断的草上,一点没注意到毕素文三人转过来的视线。他做了几次努力后,终因极弱的体能不足以让他完成简单的动作,手垂了下来,草掉到了旁边的地面上。

苏星星走过去,将那棵草放在了他嘴里。然后又从旁边找了一些含水量更充沛的植物叶片,递给他。蒙面人慢慢吮吸了一会儿,许是恢复了少许微弱的力气,便缓缓抬起头来,两眼发出死一般的光泽。

毕素文拆开脸具一看,大家不觉一惊,“文扬?”

“你加入了青龙帮?”毕素文蹲下身子问道。

文扬垂丧着头,没有应答。

“弟弟。”文婷快步走上去,握住文扬的手,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从脸上滚落了下来。

文扬抬头望了一眼文婷,“对不起,姐姐。”

“你什么时候与青龙帮扯上关系的?”文婷痛心地问道。

“我考大学落榜之后,被他们勾引着加入了进去。后来我后悔了,要退出。鸟岛一案我成为凶手实质上是他们有意陷害我,目的就是要威胁我不能退出青龙帮组织。我心里明白是他们干的,但是我不敢说,也没有证据,也害怕他们报复我的家人。我出狱之后,他们还是不放过我。为了妈妈,为了姐姐,我只好答应跟他们走。后来我不愿回家了,也没有告诉你们,只想你们把我忘了。姐姐,我不想这样做呀,但踏进青龙帮,就不得反悔,否则就只有死路一条。我不想害爸爸妈妈,还有你。结果我还是害了你们。”文扬几乎是用尽毕生力气说完这番话的,接着眼皮向上一翻,身子一歪,倒在一旁。

“弟弟,你为什么变成这样?”文婷大哭着扑了上去,“你醒醒。”

文扬断了气,大家感到一阵遗憾。本来可以问出许多其他重要的情报,现在事故唯一的幸存者就这样死掉了,使得周子强和周金柱是生是死的消息又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文婷扑在文扬身上,哭成了泪人。

毕素文默默地站在文婷身旁,许久许久没有说话。他知道文扬的死和文扬加入青龙帮对文婷是个双重打击,这让她难以接受。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