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节

“我……居然为了你成了杀人凶手,而且为你背了黑锅,做了一次人体器官走私的帮凶。”文婷继续哭诉道。

“什么?”毕素文听到文婷的话大吃一惊,至此,他明白了,文婷一定是因为救文扬落入了青龙帮的圈套。

“文婷妹妹。”苏姗姗抱着文婷的肩膀,“你别哭了,好不好?哭得我心里碎碎的。你要知道,青龙帮的人无孔不入,到处拉那些没有正当职业的社会青年入伙。他们有的是办法。苏星星要不是被素文弄到了广东,也会走文扬同样的道路。”

“文婷,文扬走这条道路,是他自己的选择。我们是成年人,都有独立的思考能力和判断能力。每一个成年人要为自己选择的道路负责。你已经尽到了一个做姐姐的责任,为他牺牲的够多了。至于选择青龙帮这条道路,想必他应该知道后果了。既然他对死已看得非常淡然,你也没必要为此感到悲伤。”

毕素文正在说话的时候,忽然看到远处,从倒塌的废墟里爬出来一条人影,不禁走过去问道,“你是谁?”

“我是周金柱。”

“什么?你是周金柱?”毕素文想道,周金柱很久没露面了。

“周董事长,您怎么在这里?”文婷从后面冲上来惊问道。

“我被周子强囚禁在这里。”

“什么?”文婷感到不可思议,“周子强到哪去啦?”

“我不知道。”周金柱有气无力地回道。

“这就奇怪了。”文婷说道,“周子强难道逃了?”

“咳咳咳。”周金柱用手肘支撑着想站立起来,费了很大劲才知道无效。

“你怎么啦?”毕素文走上前想扶起他的身子,可是周金柱沉重的身躯让他吃不消,无奈之下,只好托住他的头部轻轻地靠在有草的地面上。

“我……我……”周金柱嘴里发出含混不清,断断续续的语言。从他的口里,毕素文得知,他体内早被人下了一种毒性非常缓慢的药。这种药在产生致命的攻击力之前,可以悄无声息地在人体内潜伏一段时间,甚至会制造假相,让人误以为只是一般的疾病,服用通常的药物后,会与药物混合作用并杀人于无形。

“你知道是谁干的吗?”

“青龙帮的人。”

“青龙帮?”毕素文看着他脸色苍白的样子,豆粒大的汗珠不停地从脸上流下来,说道,“我送你去医院吧。”

周金柱摇了摇头,摸索着从身上掏出一粒红色药丸,吞入腹中,说道:“什么都不用了,我的生命只有一个小时了。”

周金柱脸上出现了潮红,精神比刚才好了许多。

“我服的是强心剂。它的剂量能维持我半小时的清醒,但却加速了我的死亡进程。”周金柱说道,“本来,我想亲自见刘玲英一面,依今天的情形来看是不能如愿了。”

毕素文望着周金柱,觉得他似乎有话要说,便要苏姗姗打电话叫她母亲过来。

“罪有应得,罪有应得。”周金柱说道,“我自作自受,才走到今天这种地步。我来大陆太信任周子强了。没想到,他利用我对他的信任,帮我扩展企业,开拓事业,打通了地方上的很多关节。这样他渐渐取得了我的信任。我把化工公司交给他经营后,并告诉了他我女儿林绚绚的事,希望他能帮我找回林绚绚。可是,当我发现他根本无意寻找林绚绚时,开始警惕提防他,但这时已晚了。公司里安插了很多他的眼线。他联合刘丽人,开始逼我让位,并把我弄醉后,背地里逼我写好遗嘱。实际上我处于他的监视之中。”

“民间传说的土匪宝藏是否是真实的?”毕素文问道。

“土匪宝藏的确就藏在瞎子洞内。但一般人进不了那个地方。瞎子洞藏着的多是些黄金、首饰之类的东西。山洞爆炸之后,估计永远沉于地底下了。”

“是周子强引爆的吗?”

“不是,周子强也被埋在了山洞内。”

“那会是谁呢?”

周金柱摇了摇头。

“你的对外旅游公司是不是专为日本人移植器官建立的?”

“说起来愧疚,我当初建立对外旅游服务公司时接受了一个日本人的借款,条件是和他联合开发一个项目。这个项目,其实就是打着对外旅游服务的旗号,从国外介绍需要做人体器官移植的客户来华进行手术。当初因为周子强能力强,许多地方上的事都交给他去办,他会一一摆平。我们公司负责从国外引进客户,而像找移植的器官及请人做手术移植之类的工作我们则交给地方去做。几年以来,我们分工合作得非常默契。没想到王布凡的手术每一例都做得很成功,在国外的声誉也越来越好,更多的客户开始主动找我们联系。这样,死刑犯的人体器官来源已不足以满足我们的客户需求。青龙帮成员丧心病狂地做出了一些违法的事。”

“做了哪些违法的事?”毕素文问道。

“他们开始建造一个大型的人体器官仓库,器官来源扩大到了周边地区的死刑犯。有些不应该判死刑的人,在他们串通一气的情况下也被了判死刑。这还算是公开合法的抢夺器官的事。更令人发指的是,医院里有些因车祸或者其他意外事故而受伤的人,本可以救活,也成了他们获取器官的对象。为了金钱,他们已经丧失了最起码的良知。”

毕素文从身上拿出一份报纸,说道,“看来,你说的是事实。我这里有篇新闻报道,与你说的差不多。”

周金柱接过报纸,报道内容如下:

世界各地的病人都到中国寻找移植的器官。而且,中国是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进行器官移植手术数量最多的国家。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每年平均进行大约五千例此类手术。这一数据还表明,每年至少有150万名患者等待移植手术所需的器官。但是,实际可提供的器官仅有一万。

从中国走私的人体器官质量好,价格便宜,在西方需求量大。每一个环节都有巨大利益,因此竟然形成了固定的供应链!

中国一年死刑犯才多少?!4万!4万里面绝对有罪不该死的普通罪犯,甚至有可能是劳教所的劳教人员!这说明什么?说明了法律及监察的巨大漏洞。一个人不明不白地死掉,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怎么可以没有一个解释?没有一个说法?即使是罪犯,他们什么时候该死怎么死应该由法律决定,监狱劳教所无权决定!

更要命的是:他们冒充客户打电话给相关监狱所要器官,那些监狱居然说:我们有货源,你什么时候要我们什么时候搞定,保证新鲜!调查机构把所有通话以及访查记录全部保留了下来。

在大家努力建设和谐社会的同时,有那么多的过街老鼠给中国人脸上抹黑!这些硕鼠为了钱财丧尽天良,丢尽了我们的脸。凡是涉嫌卷入此类走私人体器官犯罪活动的人员都将被免除公职;涉嫌的医生将被停职至少三年;官员将被逮捕判刑、撤职。而且,所有涉嫌参与的犯罪分子都将按照“售出”器官的价格处以八至十倍的罚款。

长期以来,国际舆论指责中国未取得死亡患者或者交通事故受害者及其家属的同意,擅自摘除其器官用于器官移植手术。对此,中国政府历来回应说所有用于器官移植的人体器官全部来自志愿人员的捐赠。

但是,去年11月,中国被迫承认其绝大部分器官移植手术的器官都是从死刑犯人或者交通事故中死亡人员的身上摘取的,并没有获得上述人员或者家属的同意。同时,指责进行手术的医生应对此承担责任。专家指出,问题在于应该验证器官的确实来源。

为此,官方公布的人体器官移植手术的数据是矛盾的。中国的网站上有公开叫卖人体器官的,并明码标价(肾脏平均为6.5万美元、心脏则为14万美元到16万美元)。中国政府卫生部被迫于2006年3月颁布了《器官移植暂行管理办法》,规定只能在具备进行器官移植技术水平的专科医院内,经专科医生主刀进行此类手术;严禁使用非捐赠器官,并于同年7月1日正式生效。政府又先后颁布了更加严格的条例,相应机构也作了细致的调查,访查了很多相关人员,证明属实!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