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节

毕素文心情沉重地说道:“我们中国很多人自己在患病时同样需要人体器官移植,就因为他们付不起钱,或者付不起高价器官的钱而不可得。那些所谓的外国富人,却可以堂而皇之地利用我们中国同胞的器官,延长他们的生命。这些外国人当中有的或许就是想颠覆中国政府的敌人,有的或许就是从中国劳工身上榨取了大量血汗钱的富人。所幸的是,我们的政府终于意识到了在这方面管理的薄弱和法律的漏洞。我相信,这些违法行为,不久将会得到清算。这些人要为他们的违法行为付出代价。”

“我罪有应得。”周金柱停了半晌说道。

“你知道你女儿的事情吗?”毕素文问道。

周金柱摇了摇头,神色茫然地望了毕素文一眼,然后醒悟般似的问道:“她怎么啦?”

“她被青龙帮害了。”

这消息如同睛天霹雳,把周金柱震呆了!

“我女儿,天啦!”周金柱用力地揪着自己的头发,“我唯一的希望就是她了,我什么财产可以不要,可是我不能没有她……我不能原谅自己。”

周金柱说罢,将自己的脑袋撞到墙上,再一次要撞的时候,被毕素文和苏星星拉住。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周金柱扯着毕素文的衣服哭道,“你在骗人。”

“我是苏姗姗。一年前林绚绚的确在鸟岛被人残忍地杀害了。”苏姗姗走上前解释道,“我和她是同母异父的姐妹。她是姐姐,我是妹妹。我妈妈叫刘玲英。”

“什么?同父异母?”周金柱醒悟似的问道,“难道刘玲英就是刘玲虹吗?”

“嗯。”

周金柱绝望地瘫倒在地上,“怎么会这样呢?上天为什么要这样愚弄我呢?”

一会儿,刘玲英闻讯披头散发地赶来,拉扯着周金柱的胸襟,“你为什么要做丧尽天良的坏事?你还我女儿,你这没良心的东西。”

“我……”周金柱垂下头,“我开公司差点破产了。为了挽救我的公司,我认识了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头,但他的肾脏功能不好,必须得做换肾手术,由于国内货源紧张,便想到中国来做。他认识了我后,问我能否帮他的忙。我找到周子强,周子强再找到莱市公安局的一个副局长,花重金从一个死刑犯那里搞到了货源。后来,我的周子强了解到很多外国人有这种需求,意识到人体器官移植是一个潜在的巨大市场,开始合作开发这个市场。利益引诱着我最终陷了进去。有了第一次,便有了第二次。后来,在那个日本人的资助下,我成立了对外旅游公司。我负责在日本收集有关这种需求的客户的信息,周子强负责获取货源。但我给他订下规定:器官一定要来自法律意义上的死刑犯,不要让媒介知道此事,不要滥杀无辜。通常周子强这边确定什么时候有货源了,我再通知那边的客人办签证来华旅游。可是,万万没想到我女儿被害了。”

“是谁杀害我女儿的呢?”刘玲英问道,“一定是周子强。”

“不是,是陈爱才。”后面走过来一个人说道。

大家回头一看,原来是刑警大队长王剑波来了。

“我是公安局刑警大队长王剑波。”王剑波先作了一番自我介绍,“由于莱市公安局个别领导与青龙帮有勾结,我在取得省公安厅的支持后,通过举报莱市的个别领导,从而触犯少数当权者的利益,借机让莱市公安局把我开除出队伍,这样我在走投无路之际,投靠青龙帮,可以取得青龙帮的信任。青龙帮的很多犯罪手段极其狡猾,让公安局很难抓到他们犯罪的证据。周子强是一个高智商的犯罪头目,通常利用政府部门一些当权者的弱点,将要害部门中的负责人一个个拉下水,使得我们公安人员的侦察非常困难。我打入青龙帮后,顺利通过了青龙帮的考察,成了他们中的重要一员。由于我是被公安局通缉的对象,又出身于公安人员,具有一般的反侦探能力,周子强给我做了整容术,留在了他的身边,当作了他的心腹。”

毕素文说道:“你就是我第一次来莱市时劫持我做人质的那个逃犯?”

王剑波点了点头,“没错。”然后他转向周金柱说道:“你知道周子强为什么要杀死你的女儿吗?”

“无非是想霸占我的财产,成为我财产的合法继承人。”

“不完全对,这只是理由的其中之一。”

“难道还有其他的原因吗?”

“林绚绚是国内第一个在网上发帖揭露你那个对外旅游服务公司真相的网友,网名叫做‘我是中国人’。这之前她在那个公司担任导游翻译,通过与外国客人交谈,发现了公司的阴谋,才冒险发帖。她的做法,首先引起了当地政府的不满,他们认为这种帖子是给当地形象抹黑,千方百计压制着不准放帖。其次也触动了青龙帮的利益。所以,她的死是毫无疑问的。我当时上网时也看到了这个帖,便想法与她认识和接触。这个现象同时也引起了省一级领导的注意。但莱市政府为了声誉,为了本地的经济发展,对此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个别当权者还参与其中,谋取利益。”

周金柱的身在不断发抖,嘴里不断地说道:“是我害了她,我罪不可恕。”

“刘丽人是周子强杀害的吗?”文婷问道。

“对。刘丽人是周子强的合谋者之一,也是青龙帮的主要骨干,但她很想和周子强结婚,不甘心只在背后当周子强的情人。当她打听到周子强喜欢你之后,暗中威胁周子强,要他脱离你,否则就一起完蛋。周子强担心刘丽人会坏他的事,因而精心导演了一出让刘丽人上山找宝藏的戏剧,轻而易举地干掉了刘丽人。”

“王佐军是周子强的得力干将,为什么也被周子强杀死了呢?”文婷又问道。

“王佐军参与了几次案件的活动,已引起了警方的密切注意。干掉他,是一种丢卒保车的策略。双尸峡谷一案,多亏了毕素文的协助。要不,这案子十有八九成了意外事故。”

“我对不起林绚绚,对不起刘玲英。”

周金柱嚎叫着,脸上的光泽变成了暗淡。当他的嘴再次张动的时候,已显得非常困难,不久,就咽了气。

刘玲英一阵晕眩,苏星星见状,扶着她回了青龙镇。

王剑波站立在那儿,呆呆地看着倒在地上的周金柱,低垂着头,半晌没有说话。大家这才发现,他脸上密布了痛苦的阴云。

“林绚绚是您的女儿,也是我的女朋友。我也对不起她。”王剑波低下头,哽咽着说道。

苏姗姗冲上前质问道,“你对她怎么啦?”

“她知道我暗中在调查对外旅游公司的真正目的之后,帮我继续打探了一些情报。就是因为这些,才招来了后来的杀身之祸。”

“打探情报?她发现什么重大情报了吗?”

王剑波点了点头。

文婷问王剑波道,“林绚绚被害以后,他们为什么不弄走林绚绚的人体器官呢?”

“弄走器官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在野外没有工具,没有会动手术的人,没有运输和保存器官的装置,即使摘到了器官,也会成为不值钱的废物。此其一。青龙帮虽然做尽了坏事,但很讲究方法和策略。如果,一具尸体被大家看到摘除了器官,在当地会造成什么样的新闻和恐慌呢?如果引起了上面的注意,即使莱市公安局的个别领导人想包庇,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所以,青龙帮不会做容易引起公愤的事,也不想弄出对他们不利的特大新闻。此其二。林绚绚在与日本客人接触中,偶然发现了其中的秘密,所以才会遭到他们的毒手。”

“青龙帮的人又怎么知道她会去鸟岛和苏姗姗会面呢?”

“自从她在网上发帖后,青龙帮就注意到了她的行踪。当初她来湘南的目的,是为了找到她的亲生父母。但根据当时的处境,她不敢前去和刘玲英及苏姗姗母女俩相认,便暗地里与苏姗姗约好见面。青龙帮得知她们见面的地点选在鸟岛之后,于是为她们设计了一个陷阱。那天早上,她就被害了。尸体被陈爱才拖放在山洞内后,可能一时找不到处理尸体的办法,陈爱才一大清早回了家,到了上午十二点多时,他又折进山洞。”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