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风云2·问鼎天下

永乐风云2·问鼎天下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节

彰义门是位于西直门和平则门之间的一座小便门,不在北平九大门之列。因为小,且与东南方向杀来的南军主力相隔较远,因此无论是朱高炽还是李景隆,都没把这里当成攻防的重点。燕军方面,把守彰义门的是三郡王朱高燧。高燧年纪小,今年不过十四岁。他虽不像高炽那般文弱,但也与从小在武人圈中厮混的二哥相差甚远。这次之所以让他守这里,也是因为此门狭窄,易守难攻,防起来相对容易。

燕军兵力本就少,还要顾及北平大大小小十几个城门,因此分到彰义门的兵士并不多,除了几十个内官、亲兵外,留给高燧的就只有不到千人的壮丁了。

本来李景隆也没把这个门当回事。在彰义门前,他安排的是瞿能父子以及从河间调来的三千山东屯田军。

瞿能官至都督佥事,在北伐军中也职任参将,以他的资历和官位,完全有资格负责主攻一个大门。无奈当初他父子言语间得罪李景隆,差点让这位大将军当众下不来台,后虽认罪服软,但李景隆心中的梁子却已结下。这次围攻北平,李景隆认为成功易如反掌,自然不肯给瞿家父子任何立功的机会,便把他二人打发到彰义门来。彰义门是小门,易守难攻,就是破门,仓促间也涌不进大批兵马,很容易被守军堵上,何况瞿能除了自己的五百亲兵,其余全是上不得台面的屯田军,因此要想立功更是难上加难。

不过瞿能也不是普通角色。对于这种明目张胆给他穿小鞋的安排,瞿能虽因前车之鉴不敢反抗,但心中却也憋了老大一团火:你不是不想让我立功吗?老子偏要立给你看!只要老子第一个冲进北平,这平燕首功便任谁也抢不走!

攻城战开始后,瞿能经过几天的试探,已摸清了彰义门的虚实:守将是乳臭未干的朱高燧,守军大都也是未经战阵的北平青壮,而更让瞿能欣喜的是,他找到彰义门的致命弱点:城门。

早在南军围攻北平之前,高炽鉴于双方实力悬殊,便抱定了死守的心思,故北平大小十几座城门全被堵得严严实实。可同是堵门,这里面也是有差别的。城内原先储备的巨砖大石有限,且南军将至,也来不及大兴征集;而现有的砖石中,大部分还要搬上城墙,充作防守之用,故在堵门时,只能优先照顾九大门,里面堆积的都是大石巨砖,而像彰义门这样的小门,不仅砖石多为体积较小的零碎物,更要紧的是使用了很多柴木。眼下已至冬岁,北平气候干燥,这些巨木堆积在一起,无疑就是一个大大的柴火场!搞清楚这一点后,瞿能心中有了主意。

今日攻城,因李景隆下定决心,要争取一举破城,故各大门攻防都较前几日激烈。彰义门这种小门不太紧要,且一开始时瞿能又故意放慢步伐,这便让朱高燧放松了警惕。眼见彰义门平安无事,他更慷慨地分出二百青壮,去支援附近吃紧的西直、平则两个大门。哪知风云骤变,就在彰义门守军皆以为太平时,瞿能突然发力。他事先已偷偷从平安处借来四百张长弓,加上自己原有的百张,共五百张劲弓让亲兵装备上,齐齐冲到彰义门前,对着城头便一阵猛射。守军万没料到南军会突然猛攻,一时被打懵了,个个缩在女墙下不敢抬头。趁此机会,屯田军按事先部署,将事先准备好的两座壕桥推入壕中,其余众人背负着柴草越壕而过,将它们堆积到彰义门下,并泼上火油。朱高燧在城头透过悬眼看着,急得心里直冒火。忙命将士放火箭烧壕桥。无奈南军弓手蓄力已久,此时一发,箭矢连绵不绝,愣是把城头青壮压得抬不起头。瞿能一声令下,百余名弓手搭上火箭,直射城门,只见一阵流矢飞过,彰义门便燃起了熊熊烈火。时值初冬、气候干燥,这日又起了一阵西北风,火借风势,一转眼功夫过去便把彰义门烧了个七零八落。待见城门已开,瞿义带着几十名亲兵一声呼啸,飞驰上前,于残烟中穿越了城门洞,彰义门就这么破了。

听完杨庆的简要讲述,高炽直觉背脊发凉。这时顾成也已赶来,他一把抓住杨庆,急匆匆问道:“三郡王现何在?南军可已突入城内?”

“尚没有!”杨庆道,“彰义门小,里面有还堆了许多杂物,一时涌不进太多人。城门一破,三殿下便带人下城,将南军堵在城门口血战。殿下派我飞马赶来丽正门向世子禀报!”

“那他可有派人去西直和平则二门请援?”顾成紧逼着又问。

“没有!三郡王严令封锁消息,只派了我一人来丽正门!”

“哎呀!”高炽急得大叫,“彰义门离这里这么远,他怎么不就近请援?若让南军突入城内,那可就来不及了!”

“世子勿急!”顾成看了高炽一眼道,“三殿下做的对!彰义门一破,北平的防御就被撕开了条口子,李景隆得报,肯定会派兵支援彰义门,并趁机加紧攻城。而北平这边,各门兵力已经很紧张,若此时请平则和西直援军,一来两门守军多半会军心涣散,二来一旦南军加大攻势,此二门兵力不足,必将失守!现北平城内已无余兵,各门当中,也就丽正门兵力最多,援军只能从我们这里出!”说到这里,顾成深吸口气道,“天幸李增枝已退,即便再来亦已气夺,如此我丽正门多少还有些余力。请世子赶紧下令,速派亲兵飞速赶至彰义门。眼下南军进城的不多,且都被压制在城门口,我军需抓紧时机,将其逼出城去。否则一旦李景隆援军赶到,则大势去矣!”

高炽这才明白过来。他感激地忘了顾成一眼,随即回头大声叫道:“徐野驴!”

“小的在!”一个粗壮的黑脸汉子按剑上前。

高炽卸下自己腰间的佩剑,递给徐野驴道:“此剑授尔,尔即刻带上本世子的三百亲兵,驰援彰义门。若胜,此剑便赐尔,若不能驱退敌军,尔便拔剑自裁!”这三百亲兵全部出自燕山三护卫,是眼下北平城中最精锐的部队,也是高炽最后的本钱。

“世子放心!”徐野驴慷慨一应,随即提剑而去。

徐野驴走后,丽正门城头的气氛仍十分凝重。众人眉头紧锁,心中都是忐忑不安。这三百亲兵是彰义门最后的希望,也是北平最后的希望!高炽走到垛墙前,扶墙眺望,前方远处,就是李景隆的中军大营。按时辰算,李景隆应已知道彰义门之事了,他的援兵派出了吗?自己的亲兵能否赶在李景隆援军到之前夺回彰义门呢?一切都是未知!眼下的他,只能默默祈祷,祈祷高燧能坚持守住,祈祷徐野驴能快些赶到,祈祷南军能出些岔子,让北平化险为夷。

就在丽正门诸人焦虑万分之际,彰义门内已陷入一片刀光剑影中。

朱高燧不是孬种!尽管因为经验不足,他把守的彰义门被瞿能轻松突破。但当破城的危机迫在眉睫之时,这位年仅十四岁,尚未正式封王的燕府三殿下却表现出了非凡的勇气和坚定的决心。面对杀入城内的南军,高燧不仅没有畏惧,反而与之展开了殊死搏斗。在他的指挥下,一部分壮丁牢牢守住城墙,以防城外的南军大部趁机攀城。而高燧本人则亲率内官、亲兵以及三百名壮丁,将首先入城的数十名南军压制在城门洞口处,并拼死紧逼,希望能将他们驱出城去。

彰义门狭窄,且里面还有大量残碎砖石堆积,城外兵马很难大举突入,故在一开始时,南军并没有占到太大便宜。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形势逐渐发生变化。

高燧手下的燕军以青壮百姓为主,这些人依托城墙防御或许勉可胜任,但一旦陷入白刃战,其劣势便显现无遗。率先杀进城的都是瞿能亲兵,其剽悍在南军中首屈一指,领头的瞿义更是有万夫不当之勇。在他们的努力下,南军顶住了燕军的围逼,将城门洞牢牢控制住。站稳脚跟后,南军背靠城门洞列成一个弧形小阵,并一步一步向城内拓展。而在他们身后,又有一些南军逐渐通过城门洞,进入到城内。战场的优势逐渐向南军方面转移。

朱高燧心急如焚。此时越过城门,加入弧阵与燕军对杀的南军已有百余。虽说仗着人数优势,燕军仍将他们堵在门前的一小块空地中,但高燧明白,这种局面维持不了多久。自己身边只有三四百号青壮,而在城外,却有瞿能的数千大军!南军每向城内突进一步,双方对峙的战线便会扩大一分,便会有数名瞿能亲兵加入战团。一旦南军的弧形阵扩展到一定程度,那自己便难以再将其遏制。到时候只要出现一两个缺口,南军便会趁势突破,将自己这支小部队一举歼灭,进而突入城中,占领北平!

事到如今,再想单凭一己之力将南军驱逐出城已不可能,高燧适时调整了战法,围逼南军弧阵的燕军已转攻为守,尽量拖延时间,以待援兵来助!

可还有援兵来么?眼下北平四面受敌,一旦得知彰义门破,李景隆必然督师猛攻,丽正门纵然兵多,可面对南军重压,高炽又派得出几个兵来?高燧向丽正门方向眺望一眼,心中万分沉重。

“啊……”

“哎呀……”几声尖叫传来,高燧放眼一望,心中不由大骇:瞿义手持一柄大朔奋力挥舞,几名青壮中招倒地,周围的青壮也被吓得连连后退,燕军的阵势已被打出了一个缺口!

“快!把这人挡住!”高燧急得大叫,身边的亲兵匆忙上前围堵。

“殿下,撑不了多久了,要再没有援兵,南军就要破阵了!”一名偏将焦急地道。

“援兵,援兵!”忽然间,一个小内官大声叫道。高燧也听到了动静,忙扭头一瞧,果然,后方的大街远处人头攒动,似有一支部队正向此地赶来。

“咦……”高燧心中冒出一丝疑惑:他是已派杨庆去丽正门请援。但杨庆才走了一刻不到,就是高炽立即派兵,要赶来也没这么快才是!而且从方向看,这条大街是通向王府遵义门的,可王府里现在已没有兵了啊!

“杀南军啊!”援兵中忽然爆出一阵喊杀声,声音尖细而清脆,高炽当即便吃了一惊,再一张望,更是瞠目结舌:来的竟是一支娘子军!而领头女将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小姨徐妙锦!

原来自陈亨变卦后,原定回防北平的两万大军化为泡影,北平局势在瞬间变得万分凶险。值此危难之际,为守住北平,一向不过问军政之事的王妃徐仪华也站了出来,平日里安抚士民,鼓励将士,对稳定北平局势出力甚多。但任凭徐王妃如何殚精竭虑,北平兵力严重不足的事实却让她束手无策。值此之际,一向对战事跃跃欲试的妙锦却出了个主意,建议将城内壮妇组织起来,协助高炽守城。妙锦先把这想法跟主持城防的高炽说了,却没引起他的重视,在高炽看来,妇孺给军士做饭洗衣倒也罢了,搬运器械也不是不可以,但在短短数日内将她们组织成军,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高炽不把妙锦之言当回事,徐王妃听后却起了意。燕赵自古民风剽悍,北平又是辽、金、元三朝旧都,四百年胡风熏陶,妇女的性子也十分刚烈,其力气虽不比男儿,但也远比弱不禁风的江南民女要强;这样一支人马,固不能与正式行伍相提并论,但值此危急存亡之秋,还是多少能派上些用场的。有了这个计较,徐王妃便带着妙锦,亲自走街串巷,劝说妇人应征。

北平多军户,城中妇女的男人许多都是燕军士卒,若燕藩覆没,他们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徐王妃从保自家平安这点着手,并激以大义,再许下重赏之诺,总算也说动了几千妇人慷慨应征。徐王妃和妙锦从中甄选出千余力气和胆子都较大的,将她们组成一军,作为缓急之用。今日形势危急,徐妃虽待在王府,但对城墙上的战事十分留心,见彰义门起火,她赶紧派侍婢前去查探动静,结果正撞到瞿义率部破门。侍婢回话,王妃大惊,时妙锦正在旁,得报精神抖擞,当即嚷着要率娘子军去彰义门。徐仪华思忖:眼下王府的男人都上了城墙;自己虽也是徐达之女,但从小修文,对武事一窍不通;永安、永平两个郡主就更不行了。妙锦一向好武,素以将门虎女自诩,虽谈不上懂什么军事,但至少比自家这些一无所知的妇人要强。按理说,为避免妙锦身份暴露,她不应该在朝廷将领面前抛头露面,但眼下局势危在旦夕,燕藩存亡或就在此一举,也顾不得这许多了。计议已定,徐王妃当即拍板,命妙锦率五百壮妇前往增援。妙锦得令,雄赳赳气昂昂地带上这群壮妇便往彰义门赶来,正好在千钧一发之际赶到现场。

妙锦她们来的正是时候,此时燕军的防线已几近瓦解。壮妇们的到来,不但让燕军将士欢欣鼓舞,同时也激起这些男人们的羞愤之心:堂堂七尺男儿,却要一群妇女相助,这脸面可折得不小!一时间,本已有些心惧的燕军将士又生出无穷斗志,对南军展开疯狂的攻击。

战斗又陷入僵持。此时瞿能也进入城内,瞿家父子同心协力,指挥着阵中军士奋力厮杀;燕军慷慨迎敌,死守不退。妙锦手下的壮妇也没闲着。妇人们舞刀弄枪自是不会,但扔砖掷瓦还是勉可胜任。在事先的设想中,妇人们是在万一之时上墙掷砖的,此时虽在墙下,但她们仍几人一组,把从王府内搬过来的砖瓦箩筐放到燕军阵后,各自拿起一两块顺手的,趁着空隙向南军掷去。平地掷石,其威力自比从城墙上向下扔要小了许多。但南军见燕军个个凶神恶煞般,连妇人都奋不顾身,心中难免惊慌,一时间攻势就有些凌乱,本来不断扩张的弧阵也停滞下来。

“甥儿谢小姨相助!”妙锦正一脸兴奋地领着壮妇们掷砖,忽然耳边传来一阵说话声。妙锦扭头一看,高燧这小子一脸感激地望着自己。

在王府时,妙锦得知高燧连一个小小的彰义门都没守住,心中十分恼火,来的路上,她还琢磨着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个仅小自己三四岁的外甥。不过来到现场,她见高燧临危不乱,率着手下死战不退,一时很是敬佩,原先的愤怒也消散不少。歪着脑袋一想,妙锦哼一声道:“吃一堑长一智,你下次可要当心些,再要有什么闪失,我这个当姨的定不饶你!”

“甥儿记住了!”对妙锦这种以小充大,自认长辈的说话派头,高燧心中哂笑不已。不过他也不愿戳穿她的这点小小虚荣,正琢磨着怎么回话,妙锦忽又叫道:“咿呀,南军还没退哩,咱们哪有功夫瞎嘀咕?”

“小姨放心!”高燧镇定地道,“甥儿已去丽正门请援。大兄的援兵应该马上就来了。眼下南军已是强弩之末,只待援兵一到,南军必退无疑。”

高燧话音方落,后方又传来一阵喊杀声。妙锦回头一望,一群骑士已呼啸而来——徐野驴终于带着高炽亲兵赶到。

援兵一到,战场形势骤转。眼下南军在城门内的兵力总共不到二百,其余部众因城门洞狭窄难行,此时仍被堵在城外,反观燕军,仅徐野驴所率援兵就有三百。虽都是精锐亲兵,但高炽的亲兵自然比瞿能的要强。何况高燧和妙锦手下的壮丁壮妇还有大几百号子能战。两方实力差距悬殊,且援兵一到,燕军士气大振,南军气却怯了。终于,在燕军的合力猛攻下,南军再也招架不住,将士不断伤亡,弧阵不断缩小,已有被逼退出城之势。

“狗日的,援兵怎么还不来?”弧阵后面,瞿义望着狂叫着杀来的燕军,直气得破口大骂。

瞿能也是一脸悲愤。彰义门一破,他便派人去李景隆处请援。算时辰,援兵就是爬也该爬到了。本来瞿能算得好好的,援军一到即刻攀城,城头剩下的三四百青壮无论如何也招架不住。可直到现在,彰义门外仍没半点援军影子。当初分派他攻彰义门时,李景隆根本没指望他能破城,连登城梯都只拨给他七八架。而为了烧城门,它们都已被劈成了干柴,在彰义门的熊熊火焰中化为灰烬。眼下援兵不到,城外的屯田军连攀城都不行,只能瞪着眼干着急。

“收缩阵型,再坚守半刻。若援兵不到……”说到这里,瞿能长叹一声,面露苦笑道,“那我们也只能退兵了!”

“退兵?”瞿义气得几乎发狂。好不容易破门进城,眼瞅着北平就要到手,却因为后援不至而将功败垂成!想到这里,瞿义的双眼几乎冒出火来。他又望了瞿能一眼,只见父亲眼中透出一丝无奈。一时间,瞿义似乎明白了什么,胸口顿如被一块大石压着般难受。突然,瞿义将大槊狠掷于地,满腔愤怒地叫道:“李景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