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风云2·问鼎天下

永乐风云2·问鼎天下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五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五节

当李增枝赶到前衙时,这里已是一片混乱。先前刺客闯入,前衙官吏已是惊慌不已,待到签押房火起,众人惊惧之下,皆作鸟兽散,只有几个胆大些的还赶紧张罗着找盆寻桶,运水救火。待李增枝领着亲兵赶来时,签押房已被烈焰笼罩,他当即气得跺脚,忙又喝止了慌乱中的官吏仆随,将剩下的人组织到一起齐心救火,这才将局面稳定下来。

而李增枝不知道的是,就在他热火朝天救火的同时,几个魅影却趁众人不备穿入后衙,进入玉蚕的房中。

本来,李增枝在后衙是留了人的,但他们都聚在监禁妙锦的书房周围,且目光也都被前衙大火吸引过去,根本没注意玉蚕所居的西厢房。玉蚕脱逃失败,还害的妙锦折在李增枝手里,正在房中急得团团转,忽见后窗中扑出几个人来,顿时大惊,正欲出声求救,其中一个黑衣人已抢先一步,将她口捂住,轻声道:“姑娘莫叫,我们是燕藩的人!”

燕藩?玉蚕心中又惊又疑。她在中山王府待了大半年,对燕藩与徐家的关系一清二楚,而妙锦几个月前赴北平报信,曾留信一封说明原委,这信便是玉蚕发现的。有这么一层关系在,玉蚕对燕藩自无恶意。此时来者若果是燕藩之人,那应该不会是来找自己麻烦的。想到这里,她惊恐之色稍缓。

见玉蚕情绪已稳定下来,黑衣人遂也放了手,待站定后,他一抱拳道:“姑娘,我是燕府承奉内官马和,这两个也都是内官。”

玉蚕这时才看清楚,来的三人脸上皆干净无须,说话的嗓音也略显尖利,显是内官无疑。德州是没有内官的,由此可以判定,此三人并没有欺骗自己。想到这里,她欠身还了一礼,细声道:“不知三位大人此来所为何事?可是要救四小姐么?李增枝把她囚到书房去了,未和小女子关在一起!”

马和沉声道:“四小姐之下落我等已知!然其周围看守严密,仅凭我三人,现绝无可能将其救出!”

“那你们……”玉蚕犹疑问道。

马和面色沉重,忽然拱手一长揖道:“在下此番前来,是有一事要请姑娘仗义相助!”

“要我相助?”玉蚕一时更加疑惑。

“此事非姑娘不可!”马和郑重道,“在下亦不瞒姑娘,此次徐四小姐来德州救你,正巧与我等相遇。起初,在下亦欲助小姐一臂之力,然进府之后,在下的一名手下行事不密,被人发现,暴露了行踪。如今不仅四小姐身陷囹圄,连我属下内官亦有数人被擒。徐李两家素来面合心不合,如今得此良机,李家兄弟岂能放过?而四小姐孤身入德州,又夜闯军衙,这本就是说不清道不明之事;若再加上这些燕藩内官,恐怕她勾结燕藩,刺杀朝廷大将的大罪顷刻间便就坐实。若果真如此,不但妙锦小姐自身难保,徐家亦难逃灭顶之祸。”

马和这么一说,玉蚕听得是心惊胆颤,当即问道:“小女子不过一介女流,能帮得了你们什么?”

“此事非姑娘不可!”马和道,“今四小姐已被擒,再想救出实是难如登天。如今之计,唯有我家王爷大败南军,方能救出四小姐,并使徐家免祸!故在下斗胆,想请姑娘在两军决战之时,寻机刺杀李景隆!主帅阵中被刺,南军必然土崩瓦解,如此我燕军便可大获全胜!”

马和说完,一双眸子紧盯住玉蚕的脸,似乎在判断她的心意。玉蚕闻言全身一震,继而不可思议地望着马和,良久方怔怔道:“大人未免考虑不周了吧?眼下小姐被擒,勾结燕藩之事顷刻间便发。到时候大战尚未起,小姐与徐家便已遭祸,又如何能挨到两军决战之时?”

“姑娘有所不知!”马和摇摇头道,“今南军连败,士气低落,李景隆已是步履维艰。而南军之中,又多有中山王当年旧属。若此时李景隆便向徐家下手,中山王旧部必然怒不可遏,进而对李景隆痛恨万分,一旦到了战场上,哗变倒戈也不是不可能的。李景隆为大军主帅,身担重责,岂会因小失大,为与徐家斗法而置己于万劫不复之地?故其必是引而不发,待战事结束,其得胜回朝时再下手。”

玉蚕点点头,又思索一阵,再问道:“大人说得有理,可小女子还有一事不明。难道南军大败,李景隆被杀,四小姐与徐家就能化险为夷?这其间因果,奴家却是想不明白。”

“其实亦不难明白!”马和微微一笑道,“既然李景隆对徐小姐之事引而不发,那么战事未定之前,徐小姐便只能软禁在德州城内,且其之作为亦不会被他人知晓。若南军大败,李景隆身死,德州城内必然一片混乱,看守四小姐之人也多半是闻风散尽,到时候我燕藩遣精干伏于德州城内,趁此时机一举将其救出,想来亦不是难事。妙锦小姐得脱回京,这所谓勾结燕藩之罪便无了凭据,自然也就烟消云散了。”风遗尘整理校对。

玉蚕沉默片刻,突然淡淡道:“大人这般算计,想来不光是为徐家和小姐,更是为了燕藩吧?”

马和心中一惊——没料到这弱女还有这番见识!不过他马上反应过来,当即坦然道:“姑娘说得不错。不过此乃救徐四小姐的唯一之法。正所谓庆父不死,鲁难未已!李景隆不除,徐家和四小姐在劫难逃!”说到这里,他又诚恳道,“姑娘受徐家大恩,难道就忍心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受难么?”

玉蚕身子一抖。马和的话击中了她的要害。玉蚕半生孤苦,自家道败落,她被充入贱籍,处处被人欺辱,时时受人白眼,没有半分尊严可言。而像李增枝这浪荡公子,更是垂涎其美色,竟勾结教坊司,欲强纳其为婢,辱其清白。这浑浊人世中,对她好的,除了不离不弃的景儿,也就是妙锦了。妙锦心地善良,嫉恶如仇,将她从万劫不复的悬崖边上救下,待她同亲姐姐一般。这份恩情,玉蚕纵死也不能报。而徐家几位兄弟,个个贵胄出身,身居高位,但也都对她以礼相待。徐增寿有一次还偷偷跟她说,待过一阵子,也给她寻个正经人家,让她体体面面的嫁掉。这一切,都让她重新感受到了尊严,感受到了温暖。而如今,眼见徐家和妙锦大祸临头,她怎能不急,怎能不想相救?

但想救又岂是那么简单?马和虽然未明言,但玉蚕心中一清二楚——行刺李景隆,无论成败与否,自己的结局必然是死!绝无生还之理!

不过思索再三,玉蚕仍决意答应。她是个知恩图报之人,徐家的恩情,她誓死必报。只要能救得徐家,她即便付出生命,亦在所不惜。

“马大人,小女子应你!”玉蚕淡淡做了回答,腔调中透着几分决然。

马和眼中露出一丝钦佩。他默默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布包,放到桌上摊开,里面露出一个小铁盒。马和拿出把钥匙,将铁盒打开,里面竟放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

“玉蚕姑娘!”马和小心将匕首拿出,正容道,“此匕首乃精炼而成,锋利无比,且淬有剧毒,人畜沾之顷刻毙命。小姐借此利器行刺,一旦刺中,李景隆必无生理!”说完,他又将铁盒盖上,庄重地奉到玉蚕身前。

玉蚕却未即刻接过,而是脸上闪过一丝疑惑道:“大人此番前来德州,怎么还带此等利器?”

马和脸上闪过一丝慌乱,不过马上敛去,从容道:“小姐忘了么,方才在下说过,此番来德州,本为完成王爷交待之要事而来!此物本为履行使命所用,未料尚没来得及用,便撞上徐小姐之事。如今救徐小姐乃第一要务,故在下斗胆代王爷做主,将它赠于姑娘!”

马和的瞬间慌乱并未逃脱玉蚕视野,不过她也无意再追问,于是接过收好,又道:“刺李之事,小女子固不惜性命。但李景隆乃三军主帅,我一介女流,又怎能近得了他身呢?还请大人教我?”玉蚕果然聪慧,她知马和既然能把这件大事托付给自己,便也定有办法让自己近到李景隆跟前。

马和沉思片刻,方小心道:“敢问姑娘,你如今仍孤囚一室,是否是因被擒后仍坚贞不屈,李增枝一时无法得手!”

“不错!”玉蚕傲然道,“小女子虽身份卑微,但也宁死不受此贼侮辱!”

马和脸上露出一丝迟疑,半晌,方嗫嚅道:“若……若姑娘能忍辱负重,屈身事李增枝,以姑娘之美貌,其必会与你如胶似漆。李增枝乃李景隆亲弟,平日里时常相见,到时候姑娘便可见机行事!”

玉蚕的脸色瞬间变得一片惨白。她万没料到马和出的竟然是这个主意!所谓屈身,自然是要她顺从李增枝这个淫贼,任其蹂躏!玉蚕生性刚烈,却要受此侮辱,这样的羞辱她又如何愿受?

马和此时心中也十分复杂。他虽是个宦官,但也知要玉蚕做此等牺牲是如何残忍!这一瞬间,他忽然生出一些不满,不满燕王和金忠定下这个连环计策,更不满燕王命他来办这个差使!堂堂燕王,怎能用一个女子的身体和性命,来换取自己的胜利?不过很快,他又理解了燕王和金忠的难处——他们也是没办法啊!强弱之比如此悬殊,若不使得毒计,又怎能一举扭转乾坤?一个女子的牺牲,不仅能换来整个大局的颠转,也能保得无数燕军将士的性命,使他们不用命丧疆场。居上位者,必须要从全局考量,做这样的事,虽然不免残忍阴毒,但也是情势所逼,不得不为的!

就在片刻之前,马和已面不红心不跳的跟玉蚕说了许多半真半假之言。但这时,他几乎丧失了再诓骗她的勇气。可有些话是必须说完的。想到这里,马和不由自主地垂下了头,用几乎只有自己才能听到得声音继续道:“李增枝贪恋女色,以往在京中时,便是夜夜笙歌。此次北上,他只带了姑娘一个女……女伴,而您又誓死不从。军中本就清苦,这段日子下来,他必憋闷得慌。若姑娘能忍辱从之,其必是日夜不离。到时候姑娘可提议女扮男装,穿上他的亲兵服饰时时随伴,他自然乐从。如此,则大事可图!”

玉蚕已接近崩溃的边缘。当要她屈身李增枝的话从马和口中说出时,她震惊和羞愤之余,下意识的就要拒绝。可当想到妙锦,想到徐家,她又不始终开不了口。如果她这一拒绝,妙锦和徐家可就将万劫不复!怎么办?玉蚕的内心在颤抖,在呼喊,在流血!

终于,她冷静了下来。待马和说完,她呆呆立了好一阵,方凄凉一笑道:“也罢,我本就是个下贱人,受此屈辱也是理所应当。我既已下定决心舍此性命,又何惜这区区肉身?便依你言就是!”

玉蚕话音一落,马和心中犹如一块大石落地。但继而,他又生出一阵强烈的负罪感。沉默半晌,马和方喃喃道:“姑娘高义,在下万分敬仰。姑娘放心,待靖难功成,王爷必表告天下,旌您节义,您父亲之冤屈亦可昭雪……”

“莫谈这些虚文……”玉蚕一挥手,阻止了马和的话,继而漠然道,“我只问你一事。这李增枝攻打北平不利,现已被发配回德州,成了转运官,你如何保证决战之时,李景隆会把他带在身边?我可不惜受辱,但我也不愿这身清白被白白玷污!”

“姑娘请放心!”马和赶紧言道,“李增枝虽遭败绩,但其功名心却不死。今擒得四小姐,其必去李景隆处表功,并以此求其兄再次带其上阵。李景隆素来疼爱这个弟弟,上次虽因北平之败而迁怒于他,但这么久过去,气也消得差不多了。李增枝挟功请战,李景隆顾及兄弟之情,断无不允之理!”

玉蚕沉吟一番,微微颔首,继而一挥手,冷冷道:“我知道了,你们可以走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马和心中一酸,几乎要落下泪来,不过赶紧又忍住了。他不再多言,只是对身后的王景弘和亦失哈二人做了个手势,三人拱手,对玉蚕行了个齐眉大揖,方一声不吭出门而去,继而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待马和他们出门,玉蚕再也忍耐不住,当即“哇”地一声,瘫倒在床上大哭起来……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