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风云2·问鼎天下

永乐风云2·问鼎天下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七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七节

冬去春来,待到四月,天气已变得十分暖和。此时,在朝廷的鼎力支持和李景隆的再三严令下,京师、直隶、山东、山西、河南乃至湖广等的的援军相继抵达德州和真定,李景隆手头的兵马又增加到近四十万之多,再加上驻防在河间等地的部属及大同、辽东两地偏师,朝廷用以平燕的总兵力已有六十万之众。

有了援兵,李景隆的腰杆子又直了起来。尽管大同和山海关两支侧翼已残,但他仍觉得凭眼下之力剿灭燕藩已是绰绰有余。而建文和黄子澄也不停地催促进兵。终于,四月一日,李景隆于德州誓师,再次北伐。

此次出兵,李景隆所用兵力仍以德州、真定两支大军为主。刨去老弱病残以及留守将士,出动兵力总计约三十四万,其中真定大营出兵八万,由武定侯郭英为帅;李景隆则亲率二十六万大军,由德州方向北上。两军约定在白沟河会师,然后合二为一,以雷霆之势直扑北平。

南军既动,燕军自然也不能闲着。李景隆誓师的第二日,燕王朱棣在东殿召集军议。殿上,休整了一个冬天的燕军将领们嗷嗷直叫,争着要将南军撕成碎片。见士气可用,朱棣心中暗喜。四月五日,朱棣率燕藩众臣祭告天地,随即统领十一万燕军主力南下,并于两日后抵达武清。

到达武清后,朱棣一边向固安方向缓慢行军,一边广派斥候,侦察德州、真定方向南军动向。四月十九日,燕军渡过卢沟河,进入固安县城。与此同时,南军情报被收集过来:德州南军的先锋已抵达白沟河南岸,郭英的真定兵马也已掠过保定,正向白沟河进军。至此,南军战略动向已基本判明:白沟河便是南军会师之地。

“绝不能让李景隆与郭英会师!”形势明朗后,金忠立即向朱棣进言,“一旦南军会师,其兵力将是我军三倍!届时再要取胜,必然难上加难。当务之急,是要趁南军会师之前,一举将郭英击溃。郭英一除,李景隆势力大减,且必然胆寒,到时候再行决战,形势便对我军有利得多!”

“不错!”朱棣十分赞同,“各个击破,乃此战致胜之不二法门!”

金忠仔细看了看地图,然后伸出手向标明“苏家桥”三字的小黑圈处一指,沉声道:“请王爷即刻下令,全军加紧进军,两日之内,必须抵达苏家桥。到苏家桥后,我军可以兵分两路,主力可以大清河为堑,隔河固守;王爷则亲率亲军、朵颜鞑骑及三万燕山铁骑,一路向西,奇袭郭英部。真定军马是偏师,人数较少,论精锐亦远不如李景隆的德州主力,只要我军行动迅速,出其不意之下,必能一击建功!剿灭郭英,我军再重新会合,与李景隆决一死战!”

“便是如此!”朱棣一锤定音。第二日清晨,燕军再次南下,渡过拒马河后一路南行,终于在天黑之前抵达了位于文安县城以北四十里处的苏家桥。

苏家桥不大,来头却不小,相传是北宋文豪苏洵任文安主簿时所建。不过此刻朱棣却没心思凭古吊今。当晚,燕军将士便在苏家桥北面的苏桥镇扎营。

夜色已深,大地渐渐寂静下来。白天的行军,让大伙儿都疲惫不堪,此时除了巡哨的守夜士卒,其余的将士皆进入了梦乡。明日,还有艰险的征程在等待着他们。

“轰隆……”,忽然间,天空响起一连串的惊雷,把大家从梦中震醒。朱棣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正咕哝两句欲转身再睡,忽然间脑中一个念头闪过,顿把他吓了一激灵。

朱棣当即一跃起身,一旁侍候的黄俨见着,忙拿起一件油衣欲给他披上。朱棣一把将黄俨推开,披头散发地冲出帐外,只见天空已是电闪雷鸣。不一会,倾盆大雨便漫天砸下。

“糟了!”朱棣的脸色倏时变得十分苍白。时值春夏之交,正是多雨季节。看样子,这场雨的来势颇为不小。明日燕军骑兵便要出击,若前方道路被暴雨冲毁,那这场奇袭可就真的要化为泡影了。想到这里,朱棣顿时急得团团转。这时金忠也冒雨赶来,朱棣一瞧,这位一向气度从容的军师也露出几分焦急之色。君臣二人说了几句,却都彷徨无策,只得眼巴巴地看着上天,祈祷暴雨能尽快停下。

不过朱棣的希望终究是落空了。这场雨大得惊人,顷刻间便将燕军大营浇成了一片泽国。燕军猝不及防之下,各处营帐纷纷进水,就连朱棣的中军寝帐也是水深三尺。无奈之下,堂堂燕王最后只得在床上干坐到天明。

燕王尚且狼狈如此,其他将士可想而知。大雨直至第二天上午方停。待雨水退去,燕军上下已是疲惫不堪。而更让朱棣感到沮丧的是,在暴雨的冲刷下,前方道路已变得泥泞不堪,不适合大军疾行。

得知前方道路受阻,朱棣立即召集军议。会上,朱棣与诸将大眼瞪小眼,个个垂头丧气说不出话来。良久,金忠才铁青着脸沉声道:“人算不如天算。事已至此,再多想亦无益处。唯今之计,只能暂时休整,待天气放晴,与南军决一死战!”

金忠说完,朱棣一声长叹。南军有三十余万,论兵力是燕军三倍,且蓄养多时!以少胜多,这样的仗朱棣在真定城下和郑村坝都有打过。但那要么是趁敌军未集,分而破之;要么则是占了南军不耐严寒的便宜。如今分击敌军已不可能,天气又正暖和,一想要在这种情况下与南军硬碰硬,朱棣心中沉重万分——别说不一定打得赢,就是侥幸取胜,自己手下这十一万健儿又还能剩几人生还?

只剩下一个希望了——想到这里,朱棣抬起头,眼光穿过帐门,直抵远处的南方。自得知李景隆出兵之日起,他便一直在等,等那个可一举扭转乾坤的变故发生。可至今为止,南军那边仍毫无动静。尽管朱棣一开始时并没抱太大期望,但在眼下,他却只能等待,等待那个看似渺茫,但却能挽救燕藩命运的奇迹尽快发生!

只是朱棣也不知道,他能够如愿以偿吗?

数日之后,天空放晴,休整完毕的燕军开始向白沟河进发。与此同时,南军也逐渐推进到白沟河南岸不远处,一场决定天下气运的大战终于爆发。

燕军的首战并不顺利。一开始,朱棣想趁李景隆立足未稳之际,先抢渡过河择好地势,以取得决战先机。毕竟这次面对的南军有三十余万之多,这便宜能多占得一分也是好的。

可当燕军过到一半时,对岸突然传出一阵炮响,紧接着近万名南军骑兵从对面山头背后冒了出来,对燕军展开攻击!

这支骑兵的主将是参将平安。平安是大明北军中的一员老将,开国之初还做过朱元璋的义子。昔年北军出塞时,平安曾在朱棣帐下效力,对他的战法十分熟悉。正因为这一点,此次北上,平安又被任命为先锋。平安知道朱棣爱身先士卒,此次便有意打了个埋伏,想趁着燕军前锋渡河时来个“半渡而击”,争取趁着燕军慌乱,一举把朱棣给擒了!

不过燕军毕竟是百战劲旅,面对呼啸而来的南军骑兵,他们只慌乱了一小会,随即便开始列阵迎敌。朱棣也在军中,只见他号令迭出,身后五色令旗连番挥舞,不一会儿,一个大方阵就初具雏形。

见燕军反应如此迅速,平安也惊叹不已。不过仍率领手下骑士大声呼喊着突入阵中,与燕军绞杀在了一起。

见平安如此不要命,朱棣一声冷笑,正欲调集重兵将其一举歼灭,忽然后方的河北岸忽然传来一阵喊杀声:

“杀燕贼啊……”

朱棣浑身一震,继而回头一看,不由大惊失色——北岸竟也出现一股南军!从旗号看,领兵的正是自己的老对头——瞿能!

瞿能自彰义门败退后,一直被李景隆弃而不用。郑村坝之战时,他被留在了北平城下。燕军回师北平,城下南军猝不及防,一败涂地。当时瞿能就在军中。见大势已去,瞿能与瞿义一起,带着一干残兵败将逃向真定。瞿能知自己不受景隆待见,也不想再去德州受气,便找到了当时留守真定的安陆侯吴杰,依附在他帐下。此次北进,真定方面亦大军齐出,瞿能便也跟了过来。

平安与瞿能相好。待得了先锋之职后,平安便找到了瞿能,要他配合自己伏击燕王。见平安发话,瞿能当即应允,随即去求自己的上司——武定侯郭英。

郭英不是李景隆,他犯不着跟瞿能过不去。何况当瞿能将平安的计划详细说明后,郭英也觉得可以一试,便做主让瞿能单独行动,并也给了他万余人马。

瞿能率着手下,赶在燕军抵达之前埋伏在白沟河下游的五官淀中。当时燕军急着赶路,并未发现身后居然埋伏着这只人马。待战事打响,瞿能率军冲出,终于在关键时刻赶到了战场。

这下轮到朱棣心中发毛了!瞿能能打,他早就知道。而这时燕军大部已渡过了河,北岸仅有后军两万人马,八成不是瞿能的对手。

分兵回援倒不是不可以。可是白沟河虽然不深,但要涉水返回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兵士在水中行动不便,很容易成为南军的活靶子。而一旦瞿能占领北岸,待李景隆主力赶到,自己就不得不面临南北夹击,腹背受敌的尴尬局面,这对于本就处于劣势的燕军来说无疑是致命的。

阴沟里翻船!这个念头一经冒起,便死死占据了朱棣的脑海。不过此刻也来不及后悔了,眼下最要紧的就是在瞿能杀散北岸燕军之前,赶紧分兵回援!

很快,燕军便做出了调整,大军仍继续攻打平安,必须要将其彻底击溃,否则李景隆大军杀到,燕军就彻底完了!而张玉则带领中军人马,拼死回援,务必要将瞿能打跑,以保燕军后方安全。

就在朱棣匆忙调兵的同时,北岸的战斗已到了千钧一发的危险关头!

北岸留守的都是后军。后军在燕藩五军中战力最弱,且这两万人大都是步卒。面对凶狠的瞿家兵马,燕军将士顿时乱了阵脚。

“杀!”在南军的震天喊杀声中,草草布置的燕军防线被撕裂,一群又一群的燕军士卒倒在了瞿家精骑的铁蹄之下,剩余的人退到河边,依托河堤进行最后的抵抗。

狗儿此时也在后军阵中。苏家桥大雨,狗儿负责警戒中军,硬生生的在朱棣帐外被浇了一宿,第二天便发起了高烧。几日过去,高烧虽退,但他身子仍较虚弱,朱棣遂命他随后军行进。

本来,朱棣这般安排,也是为照顾狗儿。因为后军非遇大敌,一般不会参战。哪知事情就这么不凑巧,正好后军被瞿能堵个正着,狗儿也不得不爬下担架,操刀自卫。

狗儿身在燕府,对兵法多少也懂一些。尤其这半年来,他随着朱棣南征北战,对用兵之道认识更深。此刻他一眼就看出了燕军的危险。待搞清楚情况后,狗儿心中大急,要是自己身边这些人再败,那这十万燕军可真就命悬一线了!

“啊……”随着一连串的惨叫,又有一批燕军中箭倒地,南军的进攻又开始了。

这次打头的是瞿义。前次的惜败,让瞿义心中憋足了气。此刻胜利在望,他岂能错失良机?在他的带领下,南军舍生忘死,他们呐喊着、叫嚣着,向已混乱不堪的燕军人群拼命杀来。这些军士大都参加过真定之战,参加过北平围城。接连的失败,曾让他们一度丧失了与燕军作战的勇气。但在瞿能的激励下,他们终又恢复了过来。此刻,燕军犹如待宰的羔羊,正等着他们肆意砍杀。南军将士又岂能不抓住机会,一出心中憋了许久的鸟气呢?

燕军终于顶不住了,矮矮的河堤并不能成为拦住南军的障碍。在南军的猛攻下,燕军开始了大规模的溃退。很多将士从河堤上退下,向白沟河中奔去。而在此时,张玉才刚刚从南岸下河。一旦河堤被占,燕军再要爬上北岸可就难了!

“狗日的,不许退,谁再退老子宰了谁!”一声尖利的叫声在燕军人群中响起。众人一瞧,却是燕王的贴身内官狗儿。

狗儿此刻脸色铁青,右手将刀把握得紧紧的,死死盯着众人。一些靠近狗儿的人心生惧意,倒还真放慢了逃跑的步伐。

“都跟爷杀回去!”狗儿又叫一声,随即扬起大刀,迎着南军铁骑直直扑去。

狗儿的举动起了效果。后军虽然实力较弱,但那是相对于其他燕军而言,作为昔日的大明北军,其战力和斗志在整个明军中仍是不错的。此时见狗儿一个内官都如此气壮,这些真男儿又岂能退居阉人之后?一时间,众将士的豪气复生,一阵叫骂声在燕军阵中响起:

“操他娘!跟南军拼了!”

“杀了这帮杂种!”

“狗日的,老子豁出这条命不要了!”

一时间,部分燕军又逐渐掉头,与南军展开了殊死的搏杀。

燕军阵势稍稳,瞿能的攻势顿时被阻滞下来。就在两军血战的当口,张玉的中军终于渡过白沟河,站到了河堤之上。

中军的到来,迅速扭转了战场的颓势。南军无论是从兵力,还是从战力上都已处于劣势。在张玉的带领下,中军将士一泄而下,对南军展开了报复性的反攻。

“唉……”瞿能不由一声哀叹。当张玉站上河堤的那一刻其,瞿能就知道,自己又一次功败垂成。

“撤退吧!”在短暂的惋惜后,瞿能下令退兵。南军将士飞驰回阵,缓缓向后退去。白沟河北岸重回到了燕军手中。

打退瞿能后,南岸燕军一片欢腾。士气复振的燕军将士又开始向平安发起了凶狠的攻势。平安见瞿能兵败,知道势不可为,只得且战且退。朱棣岂能这么便宜就让他离开?双方走走打打,一直到天黑方结。南军折兵数千,燕军损伤也不在少数。待杀退平安,燕军将士已累得够呛。朱棣怕李景隆趁机夜袭,随即命众军重渡白沟河,退回北岸休整,准备来日再战。

待过完河,狗儿和张玉便迎了上来。狗儿的壮举,朱棣隔河已遥遥看见,此刻他自不吝赞美之词。再把狗儿一顿好夸后,方命下去休养。

狗儿一走,朱棣的脸色便沉重下来。今日之险,着实出其所料。由此可知,南军对这次决战是精心准备,势在必得。由此想到明日的决战,朱棣心中一点底也没有。

“难道非作生死之搏不可吗?”望着静静地白沟河水,朱棣无奈地喃喃自语,心头闪过一丝难以言喻的失望之情。

用户还喜欢